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亚洲超市东方行

今日头条

探亲保险好方案
签证审核易通过
拒签全额退保费
看中文申请指南
查看: 319|回复: 0

[财经新闻] “老赖”贾跃亭在美国还账了! 至于造车…说是月底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23 01: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优拜物流:包裹躺着发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老赖”贾跃亭在美国还账了! 至于造车…说是月底(图)[size=0.9em]文章来源: 凤凰网 于 2018-01-20 08:38:38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size=0.9em]打印本新闻(被阅读 23851 次)


贾跃亭看起来的确拿到了一些钱。

“他们(把欠款)全部付清了。”在北拉斯维加斯,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在当地土地所属物业LDA的总裁David Brown向界面新闻证实了这家公司最新的动作——他们偿还了拖欠的工程承包商AECOM的款项。



图片来源:2016年4月贾跃亭在乐视汽车发布会现场。


早在2016年4月时,法拉第未来启动了在北拉斯维加10亿美元工厂建设计划。

这是一个浩大的计划,一旦建成,能够在当地聘用4600名员工,振兴当地经济。法拉第未来也因此从当地政府部门获得了超过3亿美元的税收优惠。

但工程到了2016年11月就停止了——因为拖欠了承建商AECOM共计5900万美元工程款。这也成了当地政客抨击引入法拉第未来的官员们的把柄,在美国当地掀起波澜。

那也是贾跃亭商业帝国走向衰败的开始,当越来越多的关于资金短缺的消息被爆出来后,人们很快忘记了这个计划宏大的工程。

2017年8月,法拉第宣布造车计划由北拉斯维加斯转向加州汉福德一个旧工厂。在这里小批量造车不需要那么多资金。

但即便如此,因为融资难题,这个退而求其次的小工厂也搁置了许久没有动静。

“我们的确拿到了一些钱。”今年1月初,一位不愿具名的法拉第未来北美人士向界面新闻表示。虽然他无法证实金额有没有传言中的10亿美元那么多,但确实是有钱进账了。

贾跃亭的造车计划是否真的有转机?为此,界面新闻记者近期实地探访了法拉第未来以及乐视汽车位于中美两地的工厂。

1、从硅谷往南三百英里,就是法拉第未来在加利福尼亚汉福德工业园区(Hanford)的工厂。

这是贾跃亭近期的希望所在,他要让首款量产车FF91真正实现量产,靠的就是这个工厂。

驶进这片工业园区的入口,一眼就能够看到法拉第未来的标志。



2017年8月,这个厂区曾经热闹过。当时法拉第邀请公司在美国的400来名员工前来厂区庆祝,到场的还有汉福德当地的官员。


但很快这个园区就归于平静。

2018年一月初的一个下午,界面新闻记者来到这里发现,工厂门是敞开的,厂房大门紧闭,停车场没有一辆汽车,没有人在里面工作。

偌大的厂区只有一名老年门卫。“我给物业工作,并不是给法拉第未来工作。”他介绍说。

门卫每天没有什么工作,在1月份,工业园区其它工厂开始招工了,新进园区的人不知道路怎么走,总是前来向他问路。

汉福德这座工厂的占地面积为100万平方英尺,相当于9.3万平方米。根据澎湃新闻早前报道,早在2年前,法拉第未来的人士就考察过这片厂房,但之后他们选择了北拉斯维加斯那片三倍之大的土地自建工厂。

随着贾跃亭的商业帝国坍塌,他们又回到了这家工厂。相比北拉斯维加斯需要耗资10亿美元的计划,这个工厂只需要3000万美元就能够完成整修和翻新。

当时,贾跃亭在社交媒体发文称,为保障产品按时交付,FF91高端工厂将迁至汉福德,并全力改造现有厂房和推进设备采购,尽快实现量产。在他们的计划中,公司预计在2018年初开始大范围的机器迁入工作。



但现实却是2017年8月一批工人来了并在墙上刷上法拉第的标之后,这个工厂就没有动静了。此前有一名工程师每天来车间工作,但也回到了拉斯维加斯。

据界面新闻记者实地了解,到目前为止生产机器也还没有进入厂房。

但门卫表示自己听到了一些风声,可能一月底这个工厂就要开始进人了,“我得到的都不是一手消息,但是真的希望能够早点有人来工作,工厂开动起来,需要一千多人呢。”

在法拉第未来租下这个工厂之前,厂房已经空置了十多年了,这里原本是倍耐力轮胎的一个制造厂,在2001年被弃用。

这也和加州产业环境变化有关。1980年代开始,加州原本是汽车制造重镇之一,因此也滋养出一系列汽车零配件生产厂商,而随着这些汽车制造商逐渐搬出加州,零配件制造商也逐渐消亡。

这些年加州再次掀起汽车制造浪潮,则是因为以特斯拉为代表的硅谷电动车公司的兴起,他们又就近盘活了加州的废弃的汽车工厂。而法拉第未来原本也被媒体视特斯拉的挑战者。

在法拉第盘下汉福德这个厂房之前,物业把工厂划为小空间散租出去。法拉第宣布租下厂房之后,通知物业让其他人在30天内搬了出去。但直到现在,几个西裔工人还没有搬出去,他们还在制作汽车顶棚用于绑住行李的架子。

加州对租客有法律保护,难以驱赶租户。贾跃亭想开工的话,还要先解决这个问题。

2、在大洋另一端的中国浙江,乐视汽车生态园的门卫也过着一样清闲的日子。

乐视生态汽车曾于2016年1月、2017年4月分两次拿下浙江德清北部经济开发区的土地,总面积超过2000亩,花费总计4.19亿元。目标是将德清打造成汽车生态小镇。

2018年元旦后,界面新闻记者实地探访了这片园区。

乐视德清工厂地理位置很偏,在德清火车站20多公里外,是湖州市德清县高新技术开发区北部园区一块尚未开发好的荒地,很多地图上都没有具体的导航显示。1月2日,界面新闻记者到达乐视德清工厂时,现场工地一片荒凉,没有任何施工、或者工人工作的迹象。



大门口的保安人员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目前整个工地连地基都没有挖好。距离厂房建设、设备引进、量产更是遥遥无期。




而按照德清高新区北部园区的规划,乐视工厂计划于2018年12月一期量产。

界面新闻记者来到德清县高新区管委会。管委会国土规划建设局一名工作人员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目前暂时不知道乐视汽车项目的进展,好像已经停了。



在德清高新区管委会楼下,有一整面墙都是德清高新区官网项目的进展图——其中包括北斗高精度地理位置大数据中心项目、机飞无人机项目等共计百余项。具体涵盖项目名称、建设单位、项目内容、投资额、开工竣工时间等。

但是,之前轰轰烈烈的乐视汽车小镇项目已经不在其中。

在德清高新区的规划中,德清高新区希望建成以地理信息、汽车、航空产业为主的特色小镇。其中“智能汽车产业”仍然处于网站上最重要的位置。

北接莫干山风景区、南临杭州、德清一直希望靠优惠的外资引进政策吸引各家企业工厂入驻,提高小镇GDP。德清已经属于国家百强镇。据当地出租车司机介绍,德清高新产业园区一共有几百家工厂,既有从杭州搬迁来的项目,也有当地政府独立招商引资的结果。

就乐视生态汽车(浙江)有限公司的股权结构来看,浙江当地企业德清启航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占股20%,其余还是归乐视汽车北京公司所有。德清启航负责德清辖区内村镇基础设施、公用设施及工业、商贸用房的建设和经营,土地开发和综合利用。

根据最近的风险提示,2017年6月,乐视汽车(北京)有限公司的股权处于出质状态,以换取800万融资支持。德清启航股权没有变化。

3、回到美国,离加州汉福德工业园区再往南200多英里,是法拉第未来研发总部。

从2017年7月开始,贾跃亭离开了中国来到了这里,身后的乐视商业帝国则一点点坍塌。贾跃亭持有的乐视网股份被全部冻结,他也辞去了包括董事长在内的一切职务,由孙宏斌派人接盘。

滞留美国的贾跃亭,也从“下周回国”,到任凭国内的合作方以及监管机构怎么喊话,他再不提回国之事。

2017年11月初,贾跃亭在洛杉矶接受腾讯新闻采访时说,“目前首要任务是完成FF的A轮融资,暂时还不会回国。因为债务纠纷会涉及到我,可能会对我产生限制出境和高消费的影响。一旦回国之后又来不了美国,FF的融资就没戏了,就垮了。”

但很少有人知道,贾跃亭躲在洛杉矶研发总部的这段日子,也经历了一场残酷的权力斗争。

在2017年10月底,钛媒体爆出了一篇文章,描述了贾跃亭的“金蝉脱壳”套现计划。

爆料人称,2017年7月时,他们拿到了一份融资计划书,计划书表明,法拉第打算在2017年8月向美国联邦破产法院申请破产,“且通过破产重整把公司卖给其他投资人,自己退出。”

通过这样的安排,依据美国破产保护法公司可以不优先偿还债务,但可以通过完成出售控制权的金融融资来解决公司后续发展的问题。在此情况下,债权人有可能转为股东。

根据爆出的融资文件,最终新的投资人将以1.5亿美金的投入,持有公司85%股份,债权人和团队持有另外15%,贾跃亭则彻底退出。按照钛媒体的报道,贾跃亭的金蝉脱壳计划顺利实施的话,他能够从这个融资计划中至多套现1.5亿美元,以及免去1.3亿美元的债务,总计2.8亿美元。

一位接近贾跃亭的人士向界面新闻证实了这份文件的真实性,但他强调,这是法拉第未来前CFO特凡·克劳斯(Stefan Krause)自作主张发出的,且没有经过贾跃亭的同意,“他希望通过公司破产程序,然后寻求新的融资,组建新公司,公司权利掌控在他的手中。”

从那份融资计划书的措辞来看,他们的确在强调“这家公司一直以来被错误地管理,但是,2017年到位的管理团队是十分有经验的,而且成功地重组了公司管理和开销架构。”也表示说,这个重组计划对于投资人而言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如果CFO可以背着创始人出去这样融资,并且董事会还能同意,说明贾跃亭那个时候已经被架空了。”硅谷一名投资人士对于法拉第方面的说法给出了这样的猜测。

他认为,CFO如果真的在贾跃亭不知晓的情况下试图走破产清算程序,至少是董事会同意的,因为“没有董事会批准的融资计划,都是无效的。”

可以肯定的是,前CFO特凡·克劳斯和公司其它成员的确关系紧密——他后来离职,组建了新的电动车公司,还招去了前法拉第多名核心成员,包括前技术总监Ulrich Kranz、前首席设计师理查德金姆(Richard Kim)等。而这两位曾经在2017年1月份的CES上,站上舞台向外界介绍FF91。

从种种迹象可以看出,贾跃亭和克劳斯之间的确爆发了严重的矛盾,并经历了控制权的争夺。

在2017年11月上旬,贾跃亭向全体员工发送内部邮件,附上了一份法拉第未来就克劳斯离职发表声明的文件,声明称,法拉第未来已经决定“终止”克劳斯的职务,立即生效。

他在声明中表示:“斯蒂芬·克劳斯自今年3月份上任以来,可能涉嫌违反法律和缺乏对法拉第未来的目标做出贡献,这导致了法拉第未来及其投资者的利益遭到严重损害。鉴于斯蒂芬·克劳斯的渎职和玩忽职守,法拉第未来目前正在采取法律行动。”

开除公司高管,并且主动暴露矛盾,贾跃亭这样的举动,在美国汽车制造商和美国的初创企业中都是前所未有的。

贾跃亭最终拿回了公司的控制权——2017年12月18日贾跃亭出任法拉第未来的CEO,结束了法拉第自创建以来没有CEO的日子。

4、法拉第未来的确是贾跃亭最后的领土,在整个商业帝国坍塌之后,与其说FF可能让他翻盘,不如说是证明他自己唯一的机会。

即便投资人都希望他离场。

界面新闻在2017年7月底采访数位乐视的投资人,在当时乐视非上市业务已经全面崩盘的情况下,仍然不乏投资者愿意入股法拉第未来,但他们都表达了希望能够和贾跃亭风险隔离,换句话说也就是希望贾跃亭退出FF。

在投资者看来,“非上市公司体系及其债务需要贾跃亭负责,但他又是汽车的大股东,纠结在这儿。”

而投资者的这种看法,在某种程度上正好又契合了那份被爆出来的融资计划书,也就是说,如果法拉第内部人士信息属实,前CFO通过重组让贾跃亭离开,市场上是有不少投资者是欢迎这种做法的。

离开CFO之后的法拉第亟需资金继续运转下去。据《证券日报》去年12月底报道,法拉第未来获得了一笔新融资,有媒体称,投资者是李泽楷、泰国国家石油公司。

但这两家公司都出面否认,以至于外界对贾跃亭是否获得融资的消息也开始怀疑。

一个值得注意的信息是,2017年12月28日,美国科技媒体The Verge援引三位知情人士称,今年早些时候,贾跃亭将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下称“FF”)控股权股份转让给了外甥Wang Jiawei。

这个消息未经证实,但转让股权给值得信任的非直系亲属,毫无疑问是在贾跃亭目前面临高额负债的情况下,保持对法拉第控制权的同时,又隔离了风险的巧妙手段。

但他的债权人们并不希望他这样做。1月19日晚,乐视网上市公司公开要求贾跃亭停止向第三方处置其所控制的乐视汽车、Faraday Future、Lucid等相关股权和资产,优先偿还欠乐视网的76.3亿债务。

另外,之前和融资消息一起爆出来的是乐视汽车将与法拉第未来合并,证券日报报道,乐视汽车国内300名员工也会全部并入FF。

综合这些信息,可以猜测贾跃亭确实在向第三方处置其所控制的乐视汽车、Faraday Future、Lucid等相关股权和资产。包括,把乐视汽车国内资产并入FF,然后通过FF在美国拿新融资,腾挪一切资源,为了在美国造车。而这也可以解释他最近资金的来源。

就2017年10月,界面新闻记者在硅谷采访其它中资电动汽车研发团队时注意到,作为行业竞争对手,他们仍然认为FF曾有一般公司难以比拟的人员配置。

而早期投资过贾跃亭的投资人对界面新闻评价称,他也不认为贾跃亭是要骗钱。

“他个人套现超过百亿,但是乐视汽车和其他业务也花去了不少钱,我当时做过尽调,到2016年年中时,贾跃亭在乐视汽车个人投入超过50亿元。”他说,“其他如收购酷派、非上市公司的早期投入,加上冻结的,真正留下的估计也不会太多了。”

而其它电动车公司在表达对法拉第的看法时,会表示他们会更加注意节约开支。

在2014年前后,除了法拉第未来,贾跃亭一口气投资三家电动车公司,包括位于硅谷的Atieva(如今更名为Lucid Motors),以及和阿斯特玛丁也有计划成立合资公司。三个计划都在几个月之内做出的决定,每个计划都耗资超过十亿美元到2亿美元,看起来不像是理性的商业行为。

界面新闻询问这些计划背后是否商业之外的行为,但前述接近贾跃亭人士的回答是:“你误会了,他就是为了造车,他先定下来要造法拉第未来,然后看到Atieva有成熟的技术,就打算把这个公司买下了为法拉第增加技术支持。他一直想把法拉第打造成一个豪车品牌,就和阿斯顿马丁谈成了合作,对方答应帮我们代工生产。”

根据公开信息,在Atieva这家公司,原本是贾跃亭和北汽一起投资,后来贾跃亭进一步盘下北汽的股份。而阿斯顿马丁的合资公司因为资金问题,最后就没有推进下去。

虽然在外界看来,贾跃亭的实际作为和乐视不断对外“放风”的矛盾之处,让他看起来像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但是,与他有接触的人对他还是深信不疑。网络上也常有企业家公开晒出力挺他的话,比如刘强东和侯小强,虽然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又删了。

不得不佩服贾跃亭的是,即便到了这般境地,他仍然不打算放弃北拉斯维加斯那个耗资10亿美金的庞大工厂计划。

“汉福德只是一个临时计划,最终我们还是要搬到拉斯维加斯去的。”一位法拉第未来北美人士告诉界面新闻,最终的大规模量产,还是会在拉斯维加斯。

“他们从来没有表示要出售这个地块,我们也这样问过他们是否考虑出售,但他们给出了否定的回答。”David Brown向界面新闻证实说。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AGB|Impressum|Datenschutzerklärung|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网站地图

GMT+2, 2018-10-21 03:10 , Processed in 0.503055 second(s), 17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7-2018 DOLC GmbH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