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亚洲超市东方行

今日头条

探亲保险好方案
签证审核易通过
拒签全额退保费
看中文申请指南
查看: 277|回复: 0

[中国新闻] 统战的三次经验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25 11: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我从2002年9月起担任考试委员,而于2008年9月离开考试院,到开南大学担当人事室主任,做了一年之后,再转去图书馆当馆长。当时,中国陕西省晋城县的县政府与县党部的干部,来开南大学访问,几个主管们陪同校长与这些客人一起吃饭。我曾经在2002年出版《马克思经济学理论与发展》一书,这种用学术的观点,来写马克思经济的著作,在国内并不多。可是在吃饭的当中,他们会主动跟我谈及我写过有关马克思思想的著作,显然,这一听就知道是有备而来的。

过了两年,我再转到学校的台湾书画苑当执行长,并当了两年半。当时马英九担任总统,海基会派了一位姓罗的小姐,招待一群共产党的干部到学校参观,中午,校长与大部分的主管就在第二宿舍的地下室餐厅,设宴款待这些客人,一交换名片之后,他们突然跟我讲到与我的专攻—地方自治有关的话题,他们说中国没什么地方自治,人民不守法,他们到文山区去参观社区,看到这些社区居民,主动参与社区公共事务的精神很感动,认为中国要好好跟台湾学习地方自治。在言谈当中,他们说我是地方自治的专家,并说以前我在台大法律系读书时的民法老师王泽鉴在中国教授《民法》,是很出名的老师,言谈中也说及可否到中国授课一事。我一看就知道是统战,但是如果一般人被捧到这种程度,相信被捧的人一定会茫酥酥,感觉到被重视的程度很高,而会在“知我者伯乐”的感动下,去呼应对方的诉求。

但是他们大概也不知道我一辈子被国民党与日本政府联合追杀的惨痛经验,碰到这些事,我会很敏锐地嗅到味道,尤其当下我立刻想到的就是:如果我这种坚决主张台湾独立的人,到中国授课,这无疑将使人们认为我是投降中国,这对于台独运动将会产生某种程度的负面作用。吃完没有多久,我就先离席。

这次的宴客,让我很惊讶的是,这群客人似乎是有预谋到学校来进行统战的,而这种猜测如果没有错的话,那为什么海基会的人会陪他们过来呢?国民党是否跟中共有什么联合的计谋来共同对台独人士进行统战呢?中共的统战是不是由国民党在极力配合呢?透过这一次的经验,让我不得不做这样的猜想,而马英九所以推动服贸协议,显然是在大量引进共产党员进入台湾布线后,要第二度大量引进共产党人士和平跨过台湾海峡这个关卡进入台湾,以足够的力量去发挥里应外合的作用,一举占领台湾。我这样的讲法并不是没有根据的,我再举一个例子来说明。

后来随着开南大学董事会的更替,我就不再担任学校的主管。我不会开车,也不会骑摩托车,所以我都从汐止坐火车到桃园车站,然后再从桃园车站换校车到学校,而回家时,我会从学校坐校车经过其中有一条叫做“国际路”的道路至高速公路,再到台北车站,跟着再换火车到汐止。不过,在寒假与暑假的时候,校车不开,因此要去学校的话,我会坐计程车从桃园车站到学校。我坐计程车时,如果有同学或朋友要去学校,我都会请同学或朋友一齐搭车去学校。

而我要说的这个例子,就发生在暑假的时候。我从汐止上车后,就在火车上翻译一本西藏喇嘛与日本人用日文合着的《西藏佛教入门》,而准备到法律系办公室开会。火车上,人来人往,人下人上,我并未注意周遭,可是大概到了树林站左右,我斜对面的一位三十多岁的女士,因为让位给一位需要坐位的人,就跑到我的隔壁位置上。由于我忙着翻译,她就开始主动跟我聊天,她问我是不是在写什么东西?是不是在写佛教相关的东西?我就跟她说我想把佛经翻给许多人看。我跟她说我在开南大学教书,她说很凑巧,她也住桃园,要在桃园下车,跟着她说她是江西人,嫁到台湾,我跟她说,蒋经国以前在赣南统治过,她说她们家是穷人,受到共产党的照顾,她的老公是台商,她的女儿现在在深圳工作……,这样的聊天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我其实是把这个聊天当做是一种友善的对话,希望中国人知道台湾人很友善,可是让我起疑的是:就在要到桃园车站的时候,她跟我讲说她住在国际路上,并问我要搭什么车,我马上欺骗式的回答说我要坐校车,结果一到桃园车站,她就没有任何的打招呼立即走掉。

这件事后来我做了分析:一般台湾的女性不会在车上随便跟男性搭讪,这个女士是非常主动地要找妳聊天,而且好像一开始就知道我是佛教徒,她是明知我正忙着在平板电脑上面写东西,但是她却不让我继续写下去,而要让我直接跟她对话。而且一般来说,如果双方讲话讲得很契合的话,至少在下车以后,会继续聊天,于分开时才互相道别。于是我判定这次可能又是一次的统战,而且可怕的是他们对于要统战的对象非常清楚,情报收集做得很齐全,而且能抓住统战对象的个性,例如:知道我会让同学、朋友一齐搭便车,也知道我寒暑假一定坐计程车去学校,并知道我是佛教徒。这位女士的最大败笔,就是发觉任务无法达成时,掉头就走。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AGB|Impressum|Datenschutzerklärung|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网站地图

GMT+2, 2018-10-23 16:11 , Processed in 0.714854 second(s), 17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7-2018 DOLC GmbH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