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亚洲超市东方行

德国基层市长剖析真实的德国社会

发布者: 袖底香 | 发布时间: 2018-8-10 10:29| 查看数: 463| 评论数: 1|帖子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夏天是德国人传统的度假季,包括总理默克尔也去度假了,但是今天已经是总理这个假期的最后一天,明天开始就要回到工作中,之前德国党派的争端并没有结束,德国社会面临各种各样的问题。德媒特别邀请了德国六位来自基层的市长在柏林进行了一次小型峰会:德国人真正关心的是什么?几个月来德国到底出了什么问题?现在最紧迫要解决的是什么?看看德国市长是如何看的。

这六名市长分别是:
Tobias Stockhoff,来自Dorsten的年轻市长,他是36岁的物理学专家,自2014年开始担任北威州76万居民的小城Dorsten的市长,该市失业率是7.6%,债务2.8亿欧元,接受了700名难民。
Markus Zwick ,来自Pimasens的市长,他是41岁的法律学专家,自2017年开始担任莱茵兰 - 普法尔茨州24万居民的小城Pimasens的市长,该市失业率是11.6%,债务9800万欧元,接受了1300名难民。
Frank Schneider ,来自 Langenfeld的市长,他是55岁的经济管理硕士,自2008年开始担任北威州6万居民的小城 Langenfeld的市长,该市失业率是4.2%,没有债务,接受了600名难民。
Christine Herntier ,布兰登堡州Spremberg的女市长,该城共有23000名居民,失业率是 6,9 %,无债务,接受了400名难民。
Hans Steindl ,1990 开始担任巴伐利亚 Burghause市长: 该城共有18 000居民,失业率是2,5 %,无债务,接受了400名难民。
Thomas Beyer ,2010 开始担任Wismar市长,该城 45 000 居民,失业率是7 %, 9000万债务, 接受了900名难民。

下面则是基层市长们提出的当前德国社会最急需解决的问题:

租金

★★★ Dorsten的年轻市长最先提出德国住房成本暴涨的问题:“住房价格太高了!短期的住房补贴计划根本于事无补,因为目前市场负荷过重。房产商要价过高。社会经济住房不能以这种方式融资。“

★★★“住房成本是德国涨价最快的。尽管政府计划投资50亿欧元于住房建设,但是在建筑成本暴涨以及新的节能规则下,房价和房租不断上涨。我们需要一个长期投资计划,以扩大所有城市的生活空间。“(Hans Steindl,Burghausen)

★★★“建筑行业过热。尽管新建了许多新建筑,但租金和价格仍在上涨。我们现在在Langenfeld开始了2025年新建筑用地的规划。联邦政府必须帮助我们。“(Frank Schneider,Langenfeld)


★★★“大都市区租金上涨对于我们Pirmasens这样的中小城市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我们这里的租金仍然可以承受。我们城市为周边地区做了很多贡献,但是很少得到联邦和州政府的关注。“(Markus Zwick,Pirmasens)

教育/社会

★★★ “社会差距继续存在,形成一定的社会鸿沟。为了帮助长期失业者重新就业,我们需要由国家补贴劳动力市场。现有支持计划的人选往往不太合适。“(Markus Zwick,Pirmasens)

★★★“特别是儿童和青少年需要帮助。例如在我们Spremberg,中学中的职业导向还远远不够。“(Christine Herntier,Spremberg)

★★★ “很多人问我,为什么有那么多资助计划,但日托的位置还不够?这不容易解释。但是另一方面,父母的要求也比较荒谬:一位母亲问我,为什么自己的孩子只能在临时房里上课。我的回答是我作为市长也曾经在临时房里上过课。“(Tobias Stockhoff,Dorsten)


★★★“年轻的家庭要求为年龄较小的孩子提供托管位置,有些孩子年仅一岁。为此,我们需要20名新的教育工作者,但我们没有钱和工作人员。“(Frank Schneider,Langenfeld)

交通
★★★ “交通不断崩溃。我们Langenfeld周边的高速公路都有了损坏。有关修复建筑的工程需要更快速,更好地进行协调处理。“(Frank Schneider,Langenfeld)

★★★“基础设施投资不足。我们希望建设从Burghausen到帕绍的一条40公里的高速公路,但是已经讨论了35年而无果,原因之一就是有切实利益相关的市民出面反对。现在只能有私人投资者接手“(Hans Steindl, Burghausen)

★★★“民主社会中,多数人获胜。但是缺点是五个愚蠢的人可能推翻四个聪明人的决议。而你永远不知道谁是愚蠢的,谁是聪明的“(Tobias Stockhoff,Dorsten)

数字化

★★★ “当我从Spremberg开车到科特布斯时,一路上都无法获得网络信号,也无法通过手机通话。这种状态一定要改变。“(Christine Herntier,Spremberg)

★★★“Wismar的很多公司已经厌倦了等待Telekom和vodafone,他们建立了自己的光纤网络。虽然市政当局有一定的联邦补贴限额,但是迄今为止只有周边地区受益。这对许多公司来说这个措施已经太晚了。“(Thomas Beyer,Wismar)

★★★“多年来,德国在数字化方面大大落后了。为什么公民仍然无法在线申请身份证?我们只能委托市政公用事业公司建造光纤网络并提供服务,事实上,只有大型互联网公司才能最终从联邦宽带资助资金中受益。“(Frank Schneider,Langenfeld)

难民

★★★ “2015年,成千上万的难民穿过边境城镇Burghausen,完全不受控制,这些难民身份不明,这是柏林政府政治上的失败!我们市政当局完全孤立无援,没人做好准备。而今天我们知道,至多只有30-40%的难民能够工作。“(Hans Steindl,Burghausen)

★★★“难民涌入无拘无束,我们很快达到接收的限制。但是现在我们已经掌控了这个问题。“(Markus Zwick,Pirmasens)

★★★“难民在今天已经几乎不成问题了。在2015年,我曾经对移民引起的德国社会分裂感到震惊:一方面是有这么多志愿者,而另一方面是房主到我的办公室表示自己社区不欢迎难民安家。“(Frank Schneider,Langenfeld)

★★★“融合是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我们如何让难民融入德国社会?来自叙利亚,伊朗和伊拉克的战争难民适应得很迅速,但是另一方面北非难民则不是这样,他们更关心自己的房子,曾经答应给他们的补贴。“(托比亚斯Stockhoff,多尔斯滕)。

关注公民利益

★★★ “我对联邦政府的呼吁:认真对待我们公民的利益!我们是德国民主和繁荣的萌芽,不管联邦政府的任何决定- 从Kita位置到全日制学校,都必须最终由我们公民埋单。“(Thomas Beyer,Wismar)


★★★“德国还有真正的公平和正义吗?为什么储蓄银行老板的收入是政府高级官员或市长的四倍?许多人认为柏林的政治是冷漠的,而不再是社会的。在联邦议院中,有太多议员不再理解公民的利益。但是另一方面,我们市长是政治体系中的看护者和基石。“(Hans Steindl,Burghausen)


★★★“一个最巨大的问题是全国性的护理和医疗!很多人问我:我是否必须开车100公里才能找到医疗专家?联邦政府必须为医生提供奖学金,这些医生在接受国家医生培训后必须承诺到大城市以外生活和工作。“(Christine Herntier,Spremberg)

家居生活实用比价器:
租房押金比价器               汽车贷款比价器             小额贷款比价器
人工智能理财比价器         众筹理财比价器             购物比价器

最新评论

李玮峰 发表于 2018-8-10 12:18
你们发文章之前自己都不读一下检查一下的吗?“北威州76万居民的小城Dorsten”,德国城市人口排名第五的城市法兰克福人口73万。


手机版|Archiver|AGB|Impressum|Datenschutzerklärung|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网站地图

GMT+2, 2018-8-20 15:11 , Processed in 0.054189 second(s), 14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7-2018 DOLC GmbH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