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亚洲超市东方行

今日头条

探亲保险好方案
签证审核易通过
拒签全额退保费
看中文申请指南
查看: 267|回复: 14

[中医资讯] 李氏砭法---居家自我防护的刮痧思路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0-2-27 15: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李师:我们今天讲座的题目叫《居家自我防护的李氏砭法刮痧思路》。这个题目有几分悲壮,这三年多来道生中医一直坚持我们的初衷,要把李氏砭法走进千家万户,藏医于民,民不疾困。这个两点,细化就是两点,一个用传统中医的方法强大我们民族的体魄,第二个传承中医文化,扎根人民这块土壤,中医才能够千古。

想不到我们近80场的全国普及课程,而且在近20所医院,国家为我建立了名医工作室,有几百名师承弟子,但是普及量从这次瘟疫发展的情况看远远不够,所以在政策的范围内,我们在李氏砭法各群、平台迅速推广,希望居家隔离的情况下,能够用虎符铜砭自救,并且取得了辉煌的成就。在这个群体中,虽然许多人生了病但都能通过自救行为保持一家人的平安。

今天讲这个题目,看看这次疫情的发展过程,可以说全国上下都一致公认,这是海鲜市场那里面的野生动物,蝙蝠,穿山甲这些带有病毒传染,那么这个病毒源就在海鲜市场。

那我们要问一句了,全国海鲜市场多了去了,广东人肯定比你们武汉人吃野生动物时间长,吃的内容也比你们多,那么天上飞的地上爬的,这是一个,为什么他们那里没有首先爆炸?第二个,武汉疫情的发生,并不是一年四季都在发生,而是在去年年末的一个特定的历史时期,所以这个发生我们可以下结论,吃海鲜仅仅是吃了一个雷管引爆了一包炸药,这个炸药是什么呢?就是气候。

我们来看一下,武汉的气候发生什么变化,这个和《内经》里面有七章讲的五运六气,天、季、候啊都能够吻合,武汉从秋季开始已经出现了较多不正常的苗头,最终的爆发是因为之前湿热的气候持续异常已经做足了准备,气候的变化,流行病的发生,也要水到渠成。受持续暖秋气候的影响,武汉大学的樱花再次绽放,我们可以查阅一下2019年10月15号9:35中国新闻网报道,他们用引号引出,“正是花季的桂花和反季的樱花同台竞艳”樱花只是在春季绽放,从未见过在秋季开花的樱花,这叫花开二度。由于气候的潮湿,湿热气候,因此这是造成了这次瘟疫爆发的温床,这就是一包没有雷管的炸药,那么遇上雷管插上去,条件成熟就开始爆炸。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20-2-27 15:35 | 显示全部楼层
病毒最留恋湿浊,预防病毒感染的关键之一就是要祛湿化浊,杜绝它的滋生,繁衍的内环境。


想一想武汉的大气候与地理环境的特点,为什么从那里发病,我们就可以略知一二。

这次新冠肺炎患者初期都发现为发烧缠绵难退、伴乏力、浑身酸痛、干咳、食欲差、口干口苦、金津玉液怒胀发黑,乱脉或无脉,舌苔厚腻等等。具有明显的风寒犯肺、湿困脾胃的特点,所以这次疫病发病初期很可能与湿邪偏盛相关。

我们再看一下上呼吸机的危重患者往往表现为胸腹灼热、手足逆冷,处于脓毒症休克的状态,所以早期正确的及时的化湿,然后通腑泄浊是治疗这个病的关键环节。

我在今天讲座前就突然想到《道德经》第六十章,是这么说的:


“治大国,若烹小鲜。以道莅天下,其鬼不神。非其鬼不神,其神不伤人。非其神不伤人,圣人亦不伤人。夫两不相伤,故德交归焉”。

那么这一段啥意思呢:治大国好像煎烹小鱼,用“道”治理天下,鬼神起不了作用,不仅鬼不起作用,而且鬼怪的作用也伤不了人。不但鬼的作用伤不了人,圣人有道也不会伤害人。这样,鬼神和有道的圣人都不伤害人,所以,就可以让人民享受到德的恩泽。

你看看,我们古代的圣人的祖先如此的气魄,治大国如烹小鲜,我们面临着庚子年的新冠肺炎,其实我们的气概也是治大疫如烹小鲜。

这场瘟疫现在气势汹汹,其实只要在初期把它控制住,在轻症和中症这个阶段,把它消除了,坚持把湿浊排掉,那么这场瘟疫其实就是加强版的感冒,无足轻重,所以没有正确的判断,就造成了现在的后果,没有治敌的杀手锏,就造成了这样的后果,这个不是事后诸葛亮,在我们的各群,很多同学进行分享,当家里的父母亲或者是亲戚,出现我刚刚讲的那些早期症状,比如发烧,食欲不振,腹泻,全身厥冷,往往当刮痧刮到结束的时候,这种症状就在这块虎符铜砭下同时消失,这已经不是个案,所以,我们充满着信心。

无论是理论上的八大理论和技法上的虎符铜砭的刮痧技法,都在关键时候让我们从无奈的病痛中得以解脱,所以我们的普及还不够,如果这场大疫下,我们每家人家都能把自己管好,能够自救,那么这个又怎么能成为大疫呢?这个大疫仅仅像煎烹一条小鱼而已。

接着我们再看一下病情的发展,治疗这个病的症状,或者说湿邪是本病形成的重要条件,治疗上采取温散寒湿和除湿郁热,效果是好的,发热是容易退下去,胃口会恢复,精神会好转,CT片显示肺渗出也减少或消失。

但此病若是失治或误治,病情化燥化热也很快,热毒雍盛的症状也会现出来,这时治疗的方向要调整,要考虑佐以清热解毒,或以清热解毒为主。

但还有一种可能,新冠病毒本来属于中医温热毒邪,却被继发的寒湿“冰伏”了,热毒性质一时没有暴露出来,郁久后突然爆发,CT先提示肺大量渗出致血氧骤降而呼吸困难,病情突然或危重。这很可能与热毒外出无路而向内传变,移时郁火骤炽,化燥伤阴有关,中医有句话“有胜必有复”,寒湿郁压久了,大热必会择时而复。但不管何种情况,中医治病的原则是“观其脉症,知犯何逆,随症治之”,这不容怀疑。所以,初期的邪热就疏通散发,病情就不会进一步恶化。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20-2-27 15:35 | 显示全部楼层
《孙子兵法·虚实篇》讲到: “兵形象水,水之形,避高而趋下,兵之形,避实而击虚。水因地而制流,兵因故而制胜。故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能因敌而变化取胜者,谓之神。”


治病,如用兵打仗,中医是以辨证为前提,不断变化自己的方法,在应对随时变化的病情。用药,刚才我讲的这个辨证过程,如果用药,君臣佐使的药的配伍,加减要起变化。

但是我们刮痧,完全不用药,所以,我们就八大理论的通论为前提,所有的问题,通过疏通化解,都能得以解决。

这就是我们这次疫情的背景和它的辨证,还有中医的思路。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20-2-27 15:3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开始讲正题,第一个问题,我们看一下我们的祖先是怎么战胜瘟疫的。网上面说,有文字记载,战胜瘟疫有321次,大瘟疫,这个数量没有研究过,但是有一点,历代瘟疫之战,中医未曾输过。现在我们谈一下康熙十四年,公元1675年,距今已经有345年的历史。

当年,武水、秦溪、江淮、吴越“时逢痧胀流行猖獗,罕有识者,方书不载,明医束手,病死惨状,不目忍睹。”“其时疫情大作,患者胸腹稍满,生白毛如羊,日死人数千,竟不知所名。”“顷刻,症状变为咳,咳甚轻,就是咳嗽它不是很严重,不半日遂毙,就不到这个症状出现以后,不到半天就死了。”“有知者曰:此亦痧也。”有海昌明经李君见之,曰:“此痧也。”

于是城中有许多人,把这个患者抬到城里,就医者,日以千计,每天人看上千个人,皆得愈而去。其法,“挑之以针,血出,病随手愈”。这就是我们现在的刺络法,也是砭法中间一种放痧。

医者,郭志邃闻之,入城,李君已出都,郭氏动员百姓利用钱物蘸这个油而刮,及此,另外还用挑的方法。所以,康熙十四年,郭志邃带领着老百姓,发动了老百姓,用刮痧放痧的方法,平息了一场瘟疫。事后,郭志邃根据平息瘟疫的经验写下了一本《痧胀玉衡》。两年后,他发现痧症与各种杂病混杂在一起,所以,进行了修改。《痧胀玉衡》我们看一下它的序言有两篇,就此而来。

痧的问题,在中医的历史上,每一个时代都解释不同,最早的“痧”就是黄沙的“沙”,它是一种皮肤病。到了元代危亦林,把“沙”字加上了一个病字旁,它就成为一种病。但是历史上,对痧症的解说,每一期的每一次的崛起,都没有雷同的地方。

譬如讲,张景岳的《景岳全书》,《四库全书》都没有重复,也没有专著,也没有技法,基本上是一个空洞,半个月亮。

《痧胀玉衡》是痧论的专著,是扛鼎之作,弥补了中医在这个里面的一个空洞。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20-2-27 15:37 | 显示全部楼层
但是郭志遂对痧的治疗分三个层面:“肌肤之痧,刮之,血肉之痧,放之,脏腑之痧,药之”。但是根据我几十年的临床经验觉得,这三个层面完全能够用刮痧解决,取决于气的透的深度,所谓痧,惜自古以来,从未论及,是以其疾往往不治。所以,痧证是瘟疫,和一般的病不能同日而语,如果用常规的治疗法,《痧胀玉衡》上面讲的是以其疾往往不治。甚至于痧证的时候,脉血多改。

《内经》中记录了中医治病六法:砭、灸、针、毒药、按跷和导引。尝观医林多士,业擅歧黄,深通古籍者,动辄援引《内经》,谆谆不已,竟不知黄帝始制九针之法以疗民病,多刺少药。其砭法为六法之首,汉代失传,流入民间,为正统医学家不齿,近代对砭法妄加非议,曲解甚多,虽登其堂,而难入其室。

郭氏总结民间经验,以砭法刮痧制服一场瘟疫,不仅医理源渊,而且技法严臻。《痧胀玉衡》有200多例临床病例,看了以后震撼人心。告诉世人,刮痧能治病,治疑难病,治大病,为中医之瑰宝。

病因不明的诸病,靠着细胞病理学,见木不见林,目前新冠病毒没有特效药,最佳的方式是改变自身内环境。

我们的人,仅仅是它的寄生体,寄生体必须要适应它的寄生环境,我们的药,不断的进行研究,但是在短短几个月里面,这个病毒已经有抗药性。而我们研究一个药,到三期临床一般要5年-10年,所以我们新药的研制和临床的应用,永远跟不上病毒的变异。

人体是病毒的寄生体,其实人的细胞有一万亿,而人体的细菌有十万亿。所以人和细菌都是生命群体中间的一个物种,互相相依为命。要改变病毒的秉性,人类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们能够改变人类身体的内环境,使病毒无法把人体作为一个寄生的宿主,使病毒水土不服,它必然离开人的身体。

有些人说刮痧怎么能消除病毒?他对刮痧的理解,就把刮痧当成抗病毒药。其实刮痧它是造成病毒难以生存,在过去的例子上我们祖先对这个问题,已经很清楚。你比如说我们有大量的过敏性皮肤病,包括痤疮,牛皮癣,还有过敏。

用对抗的方法就是抹药膏,用抗激素,用激素,但是没有一例能看好,药不用了以后会复发。但是在《内经》74章病机十九条,就明确指出’诸痛痒疮皆属于心’,他把病因归结为心火过旺。从西医的角度来看,它是一种病毒,是一种细菌,是一种霉菌,怎么和心火过旺,八竿子打不着一起去的。

所以细胞病理学,他看的是病,而中医辨的是证。我们看过一个二十多年血尿患者,专家无数,最差的时候4个+,最好的时候2个+。但是二十多年下来,这个出血点也没找到,血也没止住。但是我们在《内经》里面看到,25个字,大悲以后,心包瘀滞,阳气在内妄动,不能归经,迫血下行,小便屡次见血。就看了心经,心包经以后,20多年的血尿止住了。

世界上没有一件事情是靠对抗能够解决。中医用的方法是顺生,化解,疏通,两师相军的时候,也仅仅是和而不同。我们治病从来不用对抗的方法,而是顺生的方法。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20-2-27 15:37 | 显示全部楼层
由于我们不用药,所以我们对细胞无需研究,因为用药,细胞必须搞清楚,我们现在所说的基因,临床上发现,基因也会改变,我们在对待各类疾病的时候,包括对待肿瘤病人的癌细胞,属于哪类癌细胞我们根本无需过问,我们用我们的方法,只要消除症状,就是成功。

这次瘟疫,我们不管它是怎么个说法,是天气也好,是动物带的病毒也好,有些人讲是搞这个病毒攻击也好,我们都不怕,为什么,我们不用药。

刮痧它有几个主要的优点,一个,效果快,效果好,第二个,没有毒副作用,第三个,少花钱和不用钱,不花钱,虽然易学难精,但是进入的门槛低,只要经过基本的操作,只要头、身、胳膊、脚长在什么地方,只要器官的投影部位长在哪个部位大概知道,我们就可以操作,当然你要看大病难病,要有扎实的中医功底和基础,所以砭法的学习易学难精,但是它能普及。

那么所有的病,我们怎么看?这个病太多了,几十年前的病,由于现在气候和生活习惯都变了,原来的病都不是病,现在又产生许多的病,将来还会产生更多的病,因为人类对大自然的破坏,必然产生反作用,也要得到大自然的报应,我记得我们小学的时候,卫生老师通知今天下课以后都不能回家,都要留在教室里,天黑以后,卫生老师要看每一个同学的肛门,看看有没有绦虫,这个寄生虫,当时蛔虫,钩虫,绦虫这些寄生虫是普遍的现象,那么寄生虫寄生虫,就是把人体作为寄生,那么现在我们的学校,你们年轻的爸爸妈妈看看你们小学读书的子女,有没有学校发通知叫你们,取一些子女的大便第二天带到学校里去,进行这个寄生虫的检查,没有了,为什么?这个人的毒性已经足够了。

我们吃的有毒,呼吸有毒,生活习惯有毒,营养过剩有毒,大量的抗菌素抗、生素过量有毒,所以人体五毒不侵啊,寄生虫已经没有办法寄生下去了,所以他要寻找另外的宿主,所以时代不同了生的病也不同了,那么现在营养过剩,补品吃得太多的话也要生病,运动过少,生活方式,电脑,手机,晚上不睡觉,这些都会影响身体。

所以病,是病因,我们现在生病,大部分病因是搞不清的,如果搞得清,那么对症下药,下去见效,由于搞不清,所以大量的都是乱治误治,那么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可以解决,因为我们虎符铜砭刮痧,它不用药,我们认为所有的病都是因为经络不通,神经不通,血管不通,淋巴管不通,皮肤表面有八个系统,都不通,形成淤结。不通就生病,所以,八大理论的第一论就是通论,以通为治,以通为补,以通为健,以通为泻。

所以哪些原因使人经络不通、神经不通、血管不通、淋巴管不通,各有原因,有外伤,有痰湿过重,有脊柱错位,有肌肉移位,骨骼移位,这个原因不正常,所以我们以疏通化解顺生为本排毒扶阳,使人的气血升降浮沉,升降出入的规律回归正常,调动人的自愈力,使人体回到他的天公所造的原始状态,这个衣服,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所以人的身体要不断的疏通打理,使它保持代谢的正常运作其实这个病毒,不管哪一种病毒,我们都不怕,哪怕你是我们也不怕,因为我们人体仅仅是你的宿主,我们不让你住,叫你滚蛋,你就不得不滚,而让你滚蛋,是叫你自己滚蛋,就是我们改变内环境,就是把病毒的赖以生存的土壤清理掉。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20-2-27 15:38 |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我突然想起《道德经》第六十章写的这个,哇!真的是,脑门大开啊,我们的祖先,有如此的这个说法,绝对不是狂言,而是有他的文化底蕴,所以这次瘟疫,我们在临床上已经发现有个神奇的效果,那么现在我们的情况就是居家隔离,那么这个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封城,高速公路封掉,推迟上班时间,就避免交叉感染。

在家里,我们是避免感染。但是,这个不等于能够治疗,我们现在武汉在攻坚战,危重病人一大堆。那么这个危重病人,别人打一个喷嚏,马上就要上呼吸机。它也从轻度到中度,最后没有得到治疗,然后走向危重。现在要把这个问题根本解决,就要在轻度和中度的这个地方,开辟另外一个战场。这个战场就是自救,因为现在条件非常好,大家在家里面,在家里面做啥,家里面给你们自救,不要给国家增加负担,能在病情发生的初期,就得以治愈,这样来看对武汉人民巨大的支持。

危重病人,现在也没介入刮痧,因为医学上面认为,这个肌肤之间的接触可能会发生新的的病情。但是我看看这个有些大医院里面还在跳广场舞,那个体力还不错,为什么有跳广场舞的时间不进行刮痧呢?那么广场舞跳得最多说你的心态会好点,这也是对的。

因为这个中医有五点,第一点就是治神,魂不附体,灵魂出窍,这个再高明的医生都救不过来。要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还要重视敌人。所以在家里面也不存在互相感染。一个马桶大便,一个锅里吃饭,所以进行互刮。这是最好的机会,天赐良机。然后每一个人每一个家庭都把自己弄得健健康康,就断了这个新冠肺炎的这个扩散的这个市场和源头。所以,李氏砭法走进千家万户,藏医于民,在这个疫情中间,我们显示了它的优点。

当然这个除了控制病情以外,还有几个重要问题。第一个现在危重病人都是基础体质比较差,年老的比较多,那为什么?因为老人往往心脏出问题,糖尿病、高血压这种基础体质病啊!它比较多。而且人体的器官衰老,免疫功能差。这个本来这条大堤都有许多管用,现在碰上连夜的雨,大潮水就要溃堤。所以我们这个年老人呐,天天要叫维持量的服药。但是,许多地方现在门诊都不开了,这也对。门诊开,有病没病都去看,急病重病都去看,看病的地方就是互相感染的一个传染源,现在这是没办法的办法。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20-2-27 15:39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么在家里刮痧。不仅要对付这个现在的新冠肺炎,而且原来的常见病一起治。这样的话就减少了许多老人,走向危重病人。初期和中期治好以后了,就不可能上ICU病房。这样的话我们对于现在整个这场瘟疫。就采取釜底抽薪。这个平息起来是很快的,别看现在投入了两万多医护人员在攻坚。但是除了武汉以外的地方。其实这个面很广,面太广了。你也不知道现在传染源在哪里。原来接触到是A。后来B也搞不清了,然后后来C啊,E啊,F啊,这个搞不清了。这个接触你到超市里走一圈就回来,没准电梯上跑一跑就有感染上了。所以我们这个是消极防御,我们现在刮痧用起来以后,家庭里面防御变成积极进攻。因为进攻是最有效的防御,这是第二个。

第三个,这个瘟疫,总归会过去。特别今天我看电视啊,中医,有些中医,这个而不是讲出个文件,中医进场了,这确确实实是中医的团队介入一线。情况立马就会好转。看到这,我眼睛一亮。这个瘟疫战胜,只要普及到下面的市,下面的县,下面的街道。刮痧,每家人家都刮起来。平息瘟疫,指日可待。

那么第三个问题,要瘟疫过后的并发症,现在有一个问题。肺部的炎性反应,即大白肺。并不是病毒本身有多可怕,而是患者的免疫机能低下。不能有效地和它斗争,或者斗争以后,战场不能及时清理那些淤毒和病毒的尸体,还有原来的那些这个湿毒,而堵塞正常的气血通道,使他们不能运行,从而出现了组织的坏死。

如果初期不能有效激发人体的免疫力,那么后期更加可怕的并不是说会死多少人。这次来看,死亡的率是极低的,对人体的侵害也是比较低的。但是这种间质性的损伤会直接导致不可逆的肺纤维化,以及肺脏不可逆的改变。也就是说。后遗症是非常令人头疼的。

我们提出中医的疗法方案,早期介入,以及早的逆转这一个问题。那么这个问题是不是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是可以解决的,我们都有经验,原来这个经验主要是对付肺癌,有毛玻璃结节,毛玻璃结节发展到后面就是肺癌,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刮痧,毛玻璃结节可以消除。所以治肺的问题,刮痧有非常好的效果。因为这个肺,中医把这个人的五脏六腑,就像管理一个国家,肺叫相傅之官,君临天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肺朝百脉,肺为五脏之华盖。这个肺,它细胞如果放在一个平面上,可以有55个平米,但是病变的肺细胞其实成六角形的,所以治肺有难度,但是刮痧能够全覆盖。因为我们以通为治,以通为泻,以通为补,以通为健,不管任何结节包括肿瘤,我们仅仅认为它是痰湿和眩晕的互结之相。

我们用什么运载火箭来发送人在卫星呢,就是调动气血二字。气行血行,气滞血瘀,气温血滑,气为血之帅,血为气之母,所以我们用无形的气解决有形的病兆。用无形的气解决它的内核,就是无形的气对付有形,用无形的气对付所有细胞的内核那个无形的部位,所以祖先的智慧。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20-2-27 15:45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师:昨天我们谈了这场肺炎的背景,也谈了它的辨证。今天谈到“肺”这个主题的时候,我们先来谈一下“李氏砭法的肝胆论”。

肝胆论的提出主要是与五运六气相关联,地球在宇宙中的位置,太阳系的一个运行周期大概是180年。从大世纪来看,1924年到1954年,它的气候特点为寒水在泉,1954年到1983年为湿土在泉,这个计算年是以60年一个甲子为单位,那么我们现在是处于怎样的一个周期里面呢?


1984年到2043年,属于第79个甲子对应,那么这个60年的特点是厥阴风木司天,少阳相火在泉。你如果是气象学家就能够发现,所谓这个全球气候变暖一定是主要原因,太阳系存在的四大四季的周期性的轮回。

那么为什么在谈肺发生疾病的前面要谈肝胆呢?因为这个肺和肝的关系太重要了,太密切了。在五行之中肺属于金,肝属于木,金克木。但是这个60年中间普遍的基础季候呢,是木火刑金,它那个火,木火特别旺。

现在我们春天到了,2月4号就立春,进入春天这个季节,那么春季在五行之中属于木,肝也属于木,所以五运六气,也是厥阴风木,少阳相火在泉,所以这三个木都碰在一起了,所以木火一动,地动山摇。

肝是一个封闭的器官,火是向上,它没有别的出路,直接就会引起肺的燥火,那么肺如果痰湿的话,就是湿热为主,这和当前的瘟疫又关联了。所以我们现在有人咳嗽,咳嗽不一定是肺咳,因为肝火往上走的时候,也能引起肺咳,所以我们李氏砭法八大理论里面有一个肝胆论,然后就发现在这个60年中间,人的身体随大自然变化而显示着它的强弱,所以这个咳是干咳。

它要借肺的出口,要把肝火往上冒,这也不可抗拒,所以这个事情都凑到一起去了。我们从肺会引起咳嗽来讲,这个久咳入肝,久咳入脾,久咳入肾。比如这个咳的时间长了以后,一咳嗽小便会失禁,那么这个说明什么?这个肺的病气已经入肾脏了。

《素问》中:“肺者,相傅之官,治节出焉”,意思是说肺,尤如治理国家的宰相之官,宰相是辅佐君王,因主一身之气,调节全身的活动,因此肺在五脏中间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把肺比成宰相,宰相是何许人也,宰相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辅助君主来治理国家。

《素问》中说:“五脏六腑皆令人咳”,又说“喘出于肾,淫气病肺”,这是肾脏出了问题,病气往肺走。“喘出于肝,淫气害脾”, 病从肝里面出来,就会涉及到脾脏。

刚刚我们讲木火刑金,五行中间肺是金,肝是木,现在无论是五运六气还是我们处于春季,还是在我们这个季节,立春刚刚过嘛,所以肝火特别旺,肝又在五行中间属木,所以现在这些病除了因风寒、湿浊引起之外,肺疾起的原因均与其他脏器有所关联,因此调诸脏便是治肺。如果要把其他脏器治好的话,你必须要把肺治好。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20-2-27 15: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看到一篇论文,就是新型冠状病毒的感染者可能存在着广泛的肾脏的损伤,并建议在感染确诊患者入院的第一天起,应尽早采取肾功能的保护措施,这个尤其是连续性的肾脏替代治疗,有望为降低危重病人的死亡率提供有效的措施。

我们在临床上发现了这个问题,但是我们的祖先在《内经》中已经把这个问题提到我们的面前了,所以中医有智慧。现在医学,它仅仅是在临床上印证了我们中医在几千年前下的定论,所以刚刚有一条就是治五脏便是治肺,这是李氏砭法的整体论。如果单一的介入治肺,而五脏撇开,这个肺永远攻不下来。

整体论,说来大家也可以理解,现在西医一般按系统分,比如呼吸系统、生殖系统、消化系统,内分泌系统,但是我们不具备任何医学知识的人都可以看到这个五脏六腑都包裹在皮囊里面,脏器之间是不可能分割的,无论是血管、经络、淋巴,五脏六腑就像串在一根绳上的蚂蚱,你把它按系统分,就会发生偏颇。

五行之间,肺属金,脾属土,所以脾土为母,肺金为子,土生金,肺气弱了,可以发展为脾失健运。脾脏功能低下,根据《难经》里面说的“所谓子母补泻者,济母益其不足,夺子平其有余”,因土生金,虚则补其母,则刮拭手太阴肺经五输穴之间的土穴——太渊穴,太渊穴就在手腕大拇指上面,不仅是脉会,又是肺经的原穴,所以刮这个地方能够补肺。

然后刮三阴交,三阴交就意味着肝脾肾三脏同治。太白穴是脾经的原穴,刮太白穴就可以补脾气,以增肺金之肉气。因为脾脏统血,主运化,主肌肉。它不仅供应运动系统肌肉的气血,而且也供应内脏器官的气血。所以我们在治心脏病的时候为啥效果非常好?我们从治脾脏入手,然后再刮肺经的尺泽穴,清上焦邪热。我们做过导引,你如果要让气血往下走,先刮左侧的心包经,然后刮右手的尺泽穴。尺泽穴是肺经的合穴,这么一刮以后上焦的肺邪就往下走,中医上面用导引。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AGB|Impressum|Datenschutzerklärung|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网站地图

GMT+1, 2020-3-28 18:49 , Processed in 0.308637 second(s), 11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7-2018 DOLC GmbH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