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东方行亚洲超市

萍聚头条

探亲保险好方案
签证审核易通过
拒签全额退保费
看中文申请指南
查看: 689|回复: 2

[德国新闻] 再揭新冠肉联厂“现代奴隶制”惊人内幕,德国前经济部长涉水越来越深!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0-7-4 07: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德媒继续发力,进一步揭露德国肉食企业老大、欧洲第二大Tönnies的新冠丑闻,员工和社工现身说法,揭示肉联厂“现代奴隶制”的惊人内幕。而TÖNNIES老板的侄子的信件也引起公众对德国前社民党主席加布里埃尔在他担任德国经济部长期间(2013-2017年)给这家肉企巨头提供方便,甚至可能免除了Tönnies数百万的罚款的怀疑。

最近一段时间,德国肉联厂Tönnies员工大规模感染的消息,一直是德媒关注的焦点。从6月17日,该公司爆出657名员工感染新冠病毒后,到现在,确诊人数已经超过1550人,北威州州长拉切特(Armin Laschet宣布重新封锁居特斯洛(Gütersloh)和附近的瓦伦多夫(Warendorf)地区。而Tönnies公司在Rheda-Wiedenbrück的工厂要至少关闭到7月17日。德媒最新刊登了几大最新内幕。


真相1:员工工作量非常大
► 在这家工厂工作了七年之久的波兰工人科瓦尔斯基(Lukasz Kowalski)接受了德媒的采访。新冠爆发后,Rheda-Wiedenbrück工厂停工了,员工和员工家属都接受了病毒测试。而科瓦尔斯基和他的妻子女儿都已经被确诊阳性,而且妻子和女儿的病程还比较严重。
科瓦尔斯基虽然只有37岁,但是7年屠宰场一线的工作让他患上了静脉曲张,腰酸背痛,手发麻的病症。他每天凌晨三点就要开始上班,在媒体的采访中他这样描述他的工作:“机器一直在运转,大厅里声音很大,而且特别寒冷。”他并不是Tönnies的正式员工,而是和中介签一份临时合同,由中介派往Tönnies工作。这在德国肉类加工企业中非常常见。一周前,他向雇佣自己的中介报告说,他和他的家人明显显示出新冠症状:“他们告诉我,如果我没有证据证明我患新冠了,我还是应该去上班。”所以,那天这位来自波兰工人还是开车去上班了:“因为我不想被辞退。” 当然,就在那一天,Tönnies的新冠丑闻彻底被暴露了。而星期二以来,整个古特斯洛(Gütersloh)地区和邻近的瓦伦多夫(Warendorf)地区共有64万居民也被重新封锁了起来。

真相2:每月200小时工作量,净收入甚至不到1500欧元

“我的工作很辛苦,”科瓦尔斯基继续说,“我必须站着工作,用刀子将猪肉分解成块状。”他每月工作200个小时,但最多只能得到1500欧元的净收入。能讲波兰语的社工赫尔姆索里格(Hanna Helmsorig)为居特斯洛(Gütersloh)地区的许多零时工提供建议,她批评说:人们经常工作十到十二个小时,但是工资待遇非常微薄:“真的出了问题。”

看看工人的工资单,有一个月工作200个小时只拿到1191欧元净工资的。另一个工资单显示214个工时的工资为1409欧元。此外,”不支付加班费。清洁工作场所也不算作劳动时间。”

真相3:小房间里住三个员工
在Tönnies丑闻中,人们也把目光对准员工的工作和生活条件,这些员工大多来自罗马尼亚,波兰和保加利亚。Gütersloh地区社工组织领导布鲁根(Volker Brüggenjürgen)说,像Tönnies这样的公司的财富都是基于对这些临时工“最大程度的剥削”:“这种临时工作合同制度给人们带来了痛苦。有些工人只能忍受几个月或几年。但是来自东南欧的贫穷移民总是源源不断的到来。”


员工一般三个人挤在一个迷你房间里,一张床位的月租320欧元,每月去工厂车费100欧元,这是从他们的月工资中扣除的。这些工人通常不会说德语,而只能受公司的摆布。”

社工布鲁根主要为保加利亚人提供支持,她亲眼目睹了许多令人痛苦的案例:“一位父亲和他的女儿因为呼吸急促而不得不去看急诊医生,因为缺工一天而被赶出去了。”他们一家六口已经挤在一个小房间好几个月了。

在肉类行业中,每周工作60小时是正常的,这些外国劳工几乎没有时间学习语言,进行社交和融入德国社会。布鲁根指责Tönnies这样的公司使用临时工合同系统大笔挣钱,而“如果爆发了不愉快,他们就说是中介的责任,自己保持清白。”

真相4:几乎没有任何新冠防护措施
科瓦尔斯基说,工厂几乎没有任何新冠防护措施。他经常与多达30位同事合作,根本无法保持距离。“工厂有要求戴口罩,但是在食堂里没有人戴。”直到最近工厂才刚刚暗示要隔开就餐。“但是,对于这么多工人来说,这是不可能的。”“我害怕在工作中被感染,然后感染我的家人。但是我也担心我会丢掉工作。”

Tönnies在危机中受到的抨击声越来越响亮,随着封锁的压力,联邦政府希望加快对肉联厂改革的步伐:计划对这种临时合同发布禁令。政府在周二宣布,到2020年底,“在肉类生产的所有核心领域”的临时工合同应予废除,员工应该和Tönnies公司签雇用合同。

科瓦尔斯基希望与Tönnies签订一份固定合同:“我希望签订一份和德国雇员待遇一致的工作和薪资合同。”

真相5:德国肉类行业被大公司垄断
以养猪业为例,很明显特别需要大型农场!这也和过去几十年的发展相符合。自1950年以来,德国农场数量已急剧下降,但每个农场饲养的猪却显著增加:从3.7只(1950)增至1228只(2019)。

如下图是1950-2019年德国的养猪业的变化:


特别是在过去的20年中,大公司垄断化的趋势显著增加。目前,德国大约有21000个养猪场。而养猪场的趋势是数量还会进一步下降!

真相6:政商勾结的嫌疑

德国前联邦经济部长,也是前德国社民党的主席加布里埃尔(Sigmar Gabriel)被媒体曝出曾担任Tönnies的顾问,而且每月的报酬高达1万欧元。而现在Tönnies老板的侄子,也是Tönnies的合伙人RobertTönnies的一封信曝出新的内幕:前SPD党魁在他担任经济部长期间(2013-2017年)利用公职帮助这家肉类巨头,甚至可能免除了Tönnies高达数百万的罚款。
RobertTönnies拥有公司50%的股份,但是一直和他的叔叔在争夺公司的领导权。在媒体公开的一封他在2月26日写的一封信中,RobertTönnies试图阻止加布里埃尔的顾问合同(每月10000欧元)。在信中,他询问他叔叔支付给加布里埃尔的高额费用是否可以理解为“执政期对公司照顾的额外奖励”。据媒体报道,事关德国垄断办公室在2014年对Tönnies要征收的几百万欧的罚款,而垄断办公室在2016年终止了罚款程序,因为承认是内部重组。

而加布里埃尔则否认指控,表示不想对这些“家庭纠纷”进行“评论”。但是,不管怎么说,每月报酬1万欧的咨询合同是事实,而当时作为联邦经济部长的加布里埃尔到底在里面起了什么作用,现在可以说是越来越说不清了。

家居生活实用比价器:
租房押金比价器               汽车贷款比价器             小额贷款比价器
人工智能理财比价器         众筹理财比价器             购物比价器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0-7-4 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0-7-5 10:22 | 显示全部楼层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AGB|Impressum|Datenschutzerklärung|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网站地图

GMT+2, 2020-8-7 03:21 , Processed in 0.20231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7-2020 DOLC GmbH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