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东方行亚洲超市

萍聚头条

探亲保险好方案
签证审核易通过
拒签全额退保费
看中文申请指南
查看: 119|回复: 0

[流行前沿] 90后都在听什么乐队?打开他们的歌单,我大吃一惊| 评论留下你最爱的乐队吧!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0-8-9 16: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德国allcura淡斑霜国内现货3瓶包邮只要198元人民币!
本文刊载于《三联生活周刊》2019年第32期,原文标题《“90后”在听什么?》
这届年轻人的听歌喜好,实习生同学们拉了一个长长的清单,其中有三分之二的乐队我连听都没听过,这种感觉如当头棒喝。想起刺猬乐队唱得让人扎心的歌词:“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正年轻。”
记者/卡生



丢莱卡的现场是“90后”乐队里最“躁”的,成立不到三年的时间里已经有140场演出经验

作为一名“80后”的摇滚乐迷,我在“90后乐迷在听什么乐队”的问题上,大脑一片空白。他们爱听的东西会非常不一样吗?能否分析出在这些不同的背后透露出的时代秘密呢?

带着这些问题我开始了寻找“90后”乐迷之旅。北大中文系资深摇滚乐迷徐博诣出生于1997年,今年开学后将升至“大四”。在答应我的采访后,她连夜整理了一个网易云歌单给我。打开的瞬间,一种熟悉而陌生的感觉袭来。最久远的单曲有来自黑豹的《Don't break my heart》和脑浊的《Ambulance of love》;也有陪伴“80后”成长的Joyside、Snapeline、哪吒、惘闻、刺猬、宠物同谋、腰乐队……剩下的乐队则进入了我的摇滚盲区:丢莱卡、缺省、梅卡德尔、City Flanker、落日飞车和卧轨的火车……时间跨度之大,让我开始审视起这篇文章是否是一个伪命题。

徐博诣是四川姑娘,离开家乡到北大求学之前,一直生活在小城泸州。她坦言,她的家庭并没有人听摇滚乐,父母秉承着“棍棒底下出人才”的教育理念对她严苛要求,希望有朝一日女儿能出人头地,通过高考改变命运。父母眼中品学兼优的徐博诣内心中滋生出“中国式青少年叛逆”——一方面做个乖乖女,在学业上维持着父母的期望,另一方面开始产生自我质疑的独立意识。

徐博诣在高中听到的第一个国内乐队是好朋友推荐的万能青年旅店,那时的她喜欢苏打绿和张悬(介乎在大众流行和民谣的边缘),她当时的好朋友会“安利”她好的音乐,还和她在操场一圈一圈散步,谈论王小波和李银河,谈论自由、权利以及理想与未来的婚姻。她形容第一次听万能青年旅店的感受:“当时感到类似小行星撞击一般‘炸裂’,原来音乐可以以这样的形式呈现,在一个商场里循环播放《夜空中最亮的星》的年代,听到《在这颗行星所有的酒馆》后半部分漩涡般袭来的轰鸣与噪声,产生一种近乎自恋的骄傲和满足。尽管当时并不能完全理解这种对听觉的破坏与挑衅,却在各类金属般的音色中获取了‘小众的’‘另类的’价值感与存在感。”徐博诣心里暗暗想,“这么牛×的音乐只有我这样的人才会听”。这种被摇滚乐突然“唤醒”的经历,我感同身受,这是摇滚乐的意义所在,不一定是万能青年旅店,或许是别的乐队,它产生于青春期,一旦产生质疑、思考、与众不同的想法去对抗日常生活中的平庸,就仿佛推倒一个多米诺骨牌,开启全新的生活。

徐博诣以654的高分考入北大中文系,这让父母松了口气,女儿果然众望所归。对于远离家乡的徐博诣来说,她在内心里完成了对父母的交代,大学生活开始走向对自我的探索。她上“大一”的时间是2016年,让我们看看此时的音乐播放载体都是什么。以网易云音乐和虾米音乐为例,这时候的音乐分享和歌单推送已稀松平常,“90后”(确切地说是“95后”)听音乐的媒介已经彻底数字化和虚拟化。相比“80后”听摇滚乐的曲折过程,“90后”接受摇滚乐“洗礼”的方式显得轻而易举得多。

“80后”获取摇滚乐途径的历史,伴随着打口磁带(90年代初)、打口CD(90年代末)、刻录VCD、MP3、MP4、苹果iPod、电驴下载、博客电台、付费下载到免流量共享,历经多年。我记得每一次有听音乐的新产品出现,都得厚颜无耻地向父母伸出双手要钱买装备,就跟打游戏升级一样有门槛,购买不同媒介的播放器一直是我青少年时期最大的开支。而徐博诣说第一次接触到平克·弗洛伊德(Pink Floyd)的专辑《月之暗面》是因为网易云当时做了一个专题,推出“摇滚史上最伟大的100张专辑封面”的歌单。一旦他们被某个乐队的歌曲或歌词触发情绪,顺藤摸瓜便能将这个乐队“一网打尽”。

如果你是一名“盯鞋”又名“自赏”(Shoegaze)音乐风格的爱好者,一旦听了一首Slowdive,那么你的歌曲推荐一览将被相关风格占领。源源不绝的相似音乐,像一股河流发了洪水,年轻人可以上下求索,发掘自己的“最爱”,动动手指点个赞,那么私人电台将全部是这个路数的音乐推送。

“90后”这一代人无门槛地和国外的互联网青年达成了一致,在“音乐系统性教育”上占尽优势。所以在此前,徐博诣发过来的歌单,在时间上跨度如此之大就不奇怪了,因为他们听音乐的形式是“连锁式推荐”,音乐发行的时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众多风格中,数字化推送出来的结果就像他们在“网络外卖平台”里挑选自己最喜欢的相关产品一样容易。很快,这一代年轻人的聆听方式开始显露出异常“成熟”,甚至可以自成一体总结出极像乐评的聆听结论。徐博诣说:“后来,根据推送听完了平克·弗洛伊德的所有专辑,他们的音乐被纳入了思想领域,这种另类性、自我主义的情绪化内核成为随时可能引爆主流文化谎言的炸弹。”

我已经开始理解一个事情,曾经风靡一时的乐评人言论在“90后”乐迷之中已经起不到太多作用。他们相信自己的耳朵以及对音乐审美的独立性。那些曾经让“80后”乐迷翘首企盼的点评,已被他们独立的“耳朵”消灭。当问及《乐队的夏天》众人你们“90后”是否喜欢盘尼西林乐队时,我获得的答案出乎我的意料——“那是你们‘80后’喜欢的乐队!”老铁又被扎心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AGB|Impressum|Datenschutzerklärung|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网站地图

GMT+2, 2020-9-18 13:26 , Processed in 0.206553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7-2020 DOLC GmbH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