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东方行亚洲超市

萍聚头条

探亲保险好方案
签证审核易通过
拒签全额退保费
看中文申请指南
查看: 122|回复: 0

[中国新闻] 乡邻谈江西乐安嫌凶曾春亮:曾在被害人家开空调睡了一觉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0-8-17 16: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德国喜宝小鸭子洗手洗脸泡沫三瓶包邮只要90元!
澎湃新闻记者 俞骄 实习生 孙蒙娜

江西乐安县及周边县市数千名民警已搜寻了一周,背负三条人命的嫌犯曾春亮仍未现身。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此前报道,5月12日,曾春亮第二次入狱刑满释放。7月22日,曾春亮首次潜入山砀镇山砀村康海(化名)家,与后者发生冲突后逃走,警方接康家报警后介入调查。8月8日,曾春亮再次进入康家后,两名老人遇害,一名7岁小孩重伤。8月13日,在山砀镇厚坊村村委会楼里,一名驻村干部遇害,曾春亮是嫌疑人。此后,曾春亮消失在厚坊村附近的深山中,不见踪影。

从5月刑满释放至8月连犯命案,曾春亮的活动轨迹是怎样的——尤其是7月22日与康海发生冲突后至8月8日凶案发生前的17天内,在康家人已经报警的情况下,曾春亮人在哪里?

驾车从乐安县山砀镇山砀村沿238国道一路向北行驶约15公里,就会到达另一个小镇丰城市蕉坑乡,而在两者之间、更靠近蕉坑乡的一处路口驶进山区,约3公里的位置,则是山砀镇厚坊村。

而这三个地点,将曾春亮出狱后三个月的轨迹串联在了一起。



嫌犯曾春亮此前活动较多的丰城市蕉坑乡。 澎湃新闻记者 俞骄 图

出狱后想办厂

曾春亮家有6个兄弟姊妹,其排行老四。据他大姐介绍,家中孩子众多,曾家经济情况并不是很好,父母在2000年同一年先后逝世后,老四曾春亮“犯事”坐了牢。

公开资料显示,2002年12月5日,因犯盗窃罪,曾春亮被判刑10年。出狱后不久,2013年3月,曾春亮因再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6个月。因减刑,2020年5月12日,曾春亮刑满释放。

曾春亮大姐称,弟弟此次出狱后,在“学生放暑假”前一天,两人曾在山砀镇街道相遇。她本来想叫曾春亮吃点东西,但遭到对方拒绝,说随便吃点。看到患有尿毒症的大姐,曾春亮称自己也没钱帮衬大姐看病,但不要担心他,当时双方说的话不多。此后两人未再见面。

因长期没有人居住,曾春亮在厚坊村的房屋现今已只剩瓦砾。8月15日傍晚,曾春亮在厚坊村的一名亲戚回忆,6月的一天,曾春亮回过一次老家,当晚留宿在他家里,后来也住过几次。“(为曾春亮)买菜买肉,我家里人也很烦的。”该亲戚称。

厚坊村一名村干部告诉澎湃新闻,曾春亮6月初回来后,的确“找过村委会三四次”,要求回来开采石场,“搞点钱”。该村干部劝过曾春亮去从事工资稍低一点的工作,“起码可以生活”,但后者“听不进去”。“总是嫌工资低,又有点自卑,说‘(企业)不会要我这个坐过牢的人’。”上述村干部称,曾春亮认为自己“没房子住、没有吃的”,没办法活,“他也没和村里要求低保,就只提出想要办厂。”

办厂的想法最终没了下文。前述亲戚称,曾春亮提过要办采石场,但问过村干部,“手续太繁琐,没办下来”,“也没听他能从哪里搞到资金”。



8月7日一早,曾春亮骑车离开蕉坑乡。 澎湃新闻记者 俞骄 图

寄居邻镇

厚坊村位于山区中,距离省道尚有数公里之远,通有一条乡村马路,最窄处仅容一车经过。该村在行政编制上由乐安县山砀镇管辖,但在地理位置上,它距离丰城市蕉坑乡更近。

到了7月,曾春亮开始频频出现在蕉坑乡。陈磊(化名)在这里经营着一家餐饮、住宿一体的“酒楼”,曾春亮常来住宿、吃饭。“7月份住到这边来的,来这里玩一两天就走,不久又来,反正就是来来去去……他来了,就几乎是住在我们这。”陈磊说。

对于曾春亮,陈磊早就有所了解。两人年龄相当,2001年前后均在浙江台州打过工。“知道他这个人,但没有一起做过事。”陈磊说,彼时曾春亮留给他的印象就是,“天天在外边玩。”

在蕉坑乡,王玲(化名)也认出了曾春亮。据她回忆,早年在台州打工时,她曾和曾春亮打过麻将。“麻将、扑克……他什么都赌,输赢都在千元上下。”她说,彼时,曾春亮“人懒,不想去干活,到处去偷、找钱。”

王玲认为,彼时曾春亮“脾气还可以”,“只是偷东西,不会打架”。“偷东西的人多得要‘死’,又不只他一个——而他倒霉,被抓住了,坐牢了,就这么简单。”王玲说。

将近20年后,出现在蕉坑乡的曾春亮似乎变化不大。“他(就像)一个‘弥勒佛’,看起来一点都不凶。”陈磊形容,自己偶尔会跟曾春亮开玩笑,“一说他就嘿嘿笑”。“他单身嘛,常跑到我这里吃饭。一次就吃十几块钱,一份苦瓜、一碗饭,很简单,又不喝酒。”陈磊回忆。

曾春亮爱打麻将,但在蕉坑乡几乎没碰过,因为“没钱”。“说句实在的,他有钱他能在我们这里?吃饭也没钱,睡觉也没钱。”陈磊表示,当地麻将“赌资”较大,曾春亮“打不起”,有时会看别人玩。几个老头子打扑克牌,一天下来输赢二十多元,但曾春亮能坐在一旁看一天。

在陈磊印象中,曾春亮没有要好的朋友,也没有正经事做,“就玩,看一帮老头打打牌。”

一次,曾春亮在陈磊店里买了包烟。“他没钱,背包翻了个遍,就一堆硬币,一角的、五角的、一元的,都有,捧给看,问够不够。”陈磊说,他店里卖的最便宜的烟“都是25元一包的‘金圣’”,那些钱远远不够。

但陈磊认为,“不管有钱没钱”,曾春亮“都很好说话”,不会像个凶神恶煞一样。“你笑眯眯跟他说话,他就一个笑容——怎么都看不出来会杀人。”陈磊称,对曾春亮的小偷小摸的习性,自己并不意外,“认识曾春亮的100个乡亲中,99个人都知道他会偷东西,这在当地是出了名的。”

尽管陈磊和曾春亮“混得较熟”,但两人并不交心。“他从来不会跟我们说真心话,我们也不可能跟他说真心话。你只要在店里吃饭,没出事,就什么都好。”陈磊说。

凶案发生前曾说要去南昌打工

7月22日,曾春亮潜入了山砀镇山砀村康海家三楼。这是一幢地上三层、地下一层的楼房,坐落在省道一侧,外墙贴有颜色鲜明的瓷砖,院子筑有两米多高的围墙。相对于周围的民居,这有些特别。据康海介绍,因家里办厂,收入水平在当地属于“中上”。

当天早上,曾春亮被康海母亲发现,继而与康海发生了打斗,之后逃走。康海与家人选择报警,而后得知潜入者正是出狱不久的曾春亮。两天后,康海妻子打扫房间时,从床底找出一堆疑似曾春亮留下的“作案工具”——手套、手电筒、螺丝刀、上衣,还有一顶帽子、一双鞋。

据《楚天都市报》报道,7月22日上午8点多,曾春亮骑着一辆电动车回到厚坊村老家,将车停在一名亲戚家门口,“随后就离开了,也没多说什么”。据该亲戚介绍,直至不久警察找上门来,才知道曾春亮和人“打架了”。

当天上午9点过,蕉坑乡一位村民也在小镇上见到了曾春亮。“他脚上没有鞋,光着膀子,一件衣服缠在脑袋上,骑着小小的电动车。”该村民告诉澎湃新闻,彼时他发现曾春亮脖子上有几道指甲印。

因两人认识,曾春亮主动向该村民提及7月22日那天发生的事。“说是没钱,想搞点钱用,就跑到一栋别墅里的三楼,把空调开着睡一觉,然后被一个老太婆‘弄’着了。”该知情人士称,他当时对曾春亮的这番话并不在意,“我们又不熟,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就过过日子、吹吹牛,哪会去想真假。”

过了几天,陈磊发现,曾春亮穿了一件长袖子,而彼时气温较高,其他人“都光着膀子”。曾春亮告诉陈磊,“衣服都掉光了,没有衣服穿”。“我说没衣服穿也不能穿长袖啊,这么热。但也是,他哪里有什么好衣服呢?坐牢坐了那么多年。”陈磊说,他还发现,曾春亮手臂上绑着纱布,对方解释是“骑车摔的”。

陈磊对曾春亮的“光头”印象深刻,“每天都剃发,剃得溜光的”。陈磊认为,曾春亮以这样的形象出去,要是能找到事做,自己“就把脑袋剃下来”。但在8月5日前后,曾春亮告诉陈磊,自己准备去南昌工作,“买个电动三轮车,帮人拉菜”。

蕉坑乡的一处公共监控视频显示,8月7日,曾春亮背着单肩包,骑一辆摩托车前往山砀镇方向。次日,凶案发生,两名老人身亡。8月13日,曾春亮逃亡过程中再致一名驻村干部身亡。

这段时间,蕉坑乡街道上鲜有人烟。凶案发生后,镇上的人一般不敢出门。“都没想到过他会杀人,会出现这样的事。”一名饭店老板称,最近广播里不停播放针对曾春亮的悬赏通告,“早上一早,下午到很晚,吵得人心慌”。

责任编辑:谭君

校对:张艳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AGB|Impressum|Datenschutzerklärung|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网站地图

GMT+2, 2020-9-24 07:39 , Processed in 0.213696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7-2020 DOLC GmbH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