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东方行亚洲超市

萍聚头条

探亲保险好方案
签证审核易通过
拒签全额退保费
看中文申请指南
查看: 135|回复: 0

[中国新闻] 昆山一大学生帮老师搬家途中身亡,涉事教师:没有实际动手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0-8-18 13: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德国喜宝小鸭子洗手洗脸泡沫三瓶包邮只要90元!
新京报讯 (见习记者 汪畅)21岁的大学生仇某,在医院抢救4天后宣告不治,昆山市第一人民医院确认的死亡原因为“中暑”。在入院之前,仇某与老师薛某和另一名同学一道,帮助老师徐某搬家。

17日,涉事老师薛某告诉新京报记者,此前家属质疑仇某为“在货车内闷死”与事实不符,且仇某并未实际参与搬家,仅是帮忙开电梯门。新京报记者获悉,由于未达到刑事立案要求,事件目前尚未立案。

家属:帮老师搬家途中送院,抢救4天后不治

仇某入院的四个多小时之前,与母亲季某还有过一次通话。

季某向新京报记者回忆,7月26日下午5时许,儿子打来视频电话。电话那头,仇某说,自己刚参加完学校举办的机器人比赛,“他兴致挺高,说8月16日还有一个大型比赛,参加之后就能拿到什么证书。”

看见儿子心情很好,季某也很开心,“我回他说,恭喜你,你要认真学习,不能马虎。”

随后,仇某在电话中说,“老师要带我们出去”,随后挂断电话。

仇某口中的“出去”,即指帮助老师徐某搬家。

关于这一行程,家属与老师的表述并不一致。在家属口中,仇某是直接参与搬家,“跟(给)老师干私活”。而薛某则向新京报记者坚称,因为本来就准备一起吃饭,所以仇某只是顺便跟着自己一起去帮同事,而且仅负责按电梯,并未实际动手。

然而,在挂断电话4个小时后,噩耗传来。

当日晚9时10分左右,季某接到薛某的电话称,儿子“生病了”。听到这话,季某心里一惊,随后询问儿子的情况。电话中,薛某表示,仇某“现在手有点抽筋,不能接电话。”

10分钟后,薛某再次致电,提醒家人抓紧时间来医院。

此时,尚在建湖老家的季某开始联系车。从建湖到儿子上学所在的昆山,全程需要4个小时,期间,老师和医生不停打来电话。

季某觉得,儿子的情况应该比较糟糕。



昆山市第一人民医院出具的死亡记录显示,仇某死亡原因为“中暑”。

涉事老师:没有耽误治疗,不存在“闷死”一说

27日凌晨,抵达昆山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季某得知,儿子正在重症监护室抢救。医生告诉季某,入院是由中暑引发。

在此之前,仇某一直在附近的乡镇医院接受治疗,之后才转院至市区。

入院4天后,仇某最终宣告不治。昆山市第一人民医院出具的死亡记录显示,仇某死亡原因为“中暑”。

在季某看来,儿子的死亡与在搬家过程中被“关”在货车后厢,长期处于封闭空间,最终被“闷死”。鉴于此,季某向昆山科教园派出所报警,要求追究涉事教师和校方的责任。

对此,参与搬家的薛某则提出不同意见。

17日,薛某告诉新京报记者,所谓“关”在后厢一说“不符合事实”。薛某称,当天车厢里共坐有5人,座位是随机安排,车子有窗户,“不存在闷死一说”。

薛某说,在上车之前,仇某还有说有笑,但是在车上十几分钟后,仇某突然说自己感觉手抽筋,然后一行人立即靠边停车,并拨打120送医。

关于家属质疑,为何没有第一时间送到昆山市第一人民医院,薛某表示,具体送到哪个医院是按照就近原则,“不是说我要送哪个医院的。”

薛某说,发生这样的事情,自己也感到难过,自己和仇某“不仅是师生关系,还是朋友关系。”其称,校方目前愿意解决此事,但已经与季某先后三次调解,始终未能达成一致。

在季某眼中,校方应该为儿子的死承担责任,“我们孩子是到学校读书的,不是跟你老师出去干私活的,这一点是最起码的。”

新京报记者获悉,由于未达到刑事立案要求,此事目前尚未正式立案。

编辑 王煜

校对 李立军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AGB|Impressum|Datenschutzerklärung|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网站地图

GMT+2, 2020-9-29 18:53 , Processed in 0.214375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7-2020 DOLC GmbH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