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东方行亚洲超市

萍聚头条

查看: 106|回复: 0

[娱乐新闻] 写景写人也写情,《与君歌》走出古偶剧新路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8-23 14: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影视独舌
傀儡皇帝、天真女主、全员腹黑、正反派势均力敌……当这些标签聚合在一部古装剧中时,那大概只有一个词语能够形容——非典型。
的确,《与君歌》并非一部可以用常规类型定义的作品。它有宫廷斗争,也有浪漫爱情;它讲残酷与现实,也讲成长与救赎。将各种矛盾扭成一股绳,形成独特气质的《与君歌》。



近日,影视独舌专访了《与君歌》的编剧十四阙,导演刘国楠、赵立军,以及制片人高新杰,试图将这部非典型古装剧的台前幕后串联起来。
让大兴王朝有史可依

古装剧作为一种创作积淀颇丰、文化底蕴深厚的类型,故事的情节设计、情感展现皆有丰富的发挥空间,但与历史逻辑的合辙又是这一类型的特殊要求。
“从远古到明清,我们有着五千年的灿烂文明。如今,我们需要的是打开新的视角,用新的方式,将这些丰富的历史文化遗产,展现给广大观众。”在赵立军看来,如今的古装剧仍需要依托于历史文化,“只有厚重的历史感才能保证剧集的根基,否则一阵大风就会把它吹散了。”



《与君歌》的解决办法是,先用最直接的视觉符号为观众定位剧集的历史坐标。
《与君歌》脱胎于短篇小说《剑器行》,故事发生在唐末。在制作上,《与君歌》也以唐末景象为底,并由此进行合理的改编,最终设定了风雨飘摇的大兴王朝。



开篇以来,从工雅典丽的齐焱(成毅 饰)寝居,到绿意满满的珖王(韩栋 饰)木屋,从暗藏危机的紫衣局,到黑石壁垒的将棋营,再到机关重重的玉真坊,剧中的各类场景特色鲜明。甚至连街边的“吕记野味”,蔡氏酒肆鼎鼎有名的面,都有历史可依。






刘国楠电影出身,在拍摄过程中,他总是不自觉地想要为剧集加入一些值得反复品味的细节。其中,频繁出现的俯瞰空镜便是他特意为之。
“相对于被誉为‘精神食粮’的电影,很多人认为电视剧更像是‘快餐’式的大众娱乐,但无论如何定义,古装剧还是要有宏大的世界观。我们经常讲,举头三尺有神明,所以我希望在讲述善恶争斗时,可以以一种更高维度的视角来审视这一切。”在刘国楠看来,这个视角,可以理解为观众的审视,也可以将其定义为《与君歌》价值观的一种展现——“人在做,天在看。”






除此之外,《与君歌》中不乏一些借用服化道来推动剧情发展的隐喻细节。
例如,仇士良(何晟铭 饰)给齐焱准备了两套冠服,一紫一黑。皇帝穿的冕服为黑色,紫色是官服。仇子梁拿出这两件衣裳是在试探齐焱,齐焱便只能穿紫衣来表示忠心。



齐焱寝宫中有一个柜子,里面整整齐齐地摆放着一些物件,有带血的手帕,也有装在盒子里的毛笔——其实这些都是在朝露之变中死去之人的遗物。



服化道不仅与一部剧的视觉呈现相关,也与主题表达和文化内核相关。高新杰认为,这也是《与君歌》最大的创新之处:“在有限的预算里不断提升画面的美感,把性价比提升到最高。”
正是靠这些制作考究、富有东方美学的服化道,《与君歌》才能在历史感上牢牢扎根,让主角们的传奇故事跨越时空呈现在观众面前。
好好写“人”,不落于俗

从2012年编剧接到改编任务,到2017年成稿,再到2020年投入拍摄,《与君歌》的开发一直处于反复与磨合的螺旋式上升状态。
从最初的武侠与宫廷结合,到如今的悬疑和情感并蒂,观众审美几经更迭,《与君歌》的剧本也经历了漫长的创作与修改期。在高新杰看来,这其中的每一环节都是复杂的选择题。



但对于十四阙而言,这近十年来不论剧本怎样修改,她始终坚持的一点是,电视剧最重要的是人物,人们会忘记故事情节,但会记住人物。
在刘国楠看来,《与君歌》从来不是“打怪升级”模式,它的故事发生在盛世之后,基调是沉重而充满悲剧色彩的。
经历了朝露之变的大兴,留下了太多冤死的忠烈亡魂。但即便如此,朝堂之上似乎依旧没发生什么大变化:宦官依旧把持着朝政,掌握着实权,皇权名存实亡。与五年前唯一不同的,如今的傀儡从文宗(韩承羽 饰)变成了齐焱。



齐焱是身不由己的天下之主。在这个人人处心积虑的朝堂之上,身处于万丈天宫峭壁之顶的他知道身居高位有多难。这也意味着,比起以往那些君临天下唯我独尊的霸气枭主,齐焱这个傀儡皇帝的处境不允许他有外露的锋芒——他连拉弓练剑都只能在四下无人时偷偷地来。
高新杰认为,这也是齐焱不同于其他作品中皇帝的一面:“齐焱是一个阴沉的君王,他有他的正义,但为了他的国家和他的子民,他的正义是要不择手段、不惜一切代价的,这是完完全全的帝王之志。”



这样的一个皇帝,是此前同类作品中鲜有尝试的。因此,为他配一个怎样的女主,让《与君歌》的主创费心不少。天真型女主人设在古装剧中并不新鲜,但对于《与君歌》而言,程若鱼(张予曦 饰)却意义非凡。
上一届执剑人给齐焱最印象深刻的是一生只说三句话,那是真正为帝王之志服务的利器。但他所遇到的执剑人,相比于一把所向披靡的武器,更像是一个真真实实存在着的人。她让齐焱能够放心地露出柔软的一面,说出“朕等着你救”这番话。



赵立军解释到:“齐焱经历了太多的尔虞我诈,他不能相信任何一个人,哪怕他身边最近的人。但是程若鱼却是一个极度单纯的角色,她其实也是剧里这么多双面人、三面人中,唯一一个正直、善良、忠诚的单面人。她就像黑暗中的一束正义之光,这样一个人出现在齐焱面前时,带来的震撼可想而知。”
这种彼此成长与陪伴的情感才足以让人信服,才经得起观众的剖判与探讨。
用价值观勾连古今

如何让古代的故事与现实对接频率,是《与君歌》创作时面临的一大难题。
这也是赵立军在接触剧本之前所担心的问题。此前,他鲜少执导同类型古装剧,此次接下《与君歌》的剧本,正是被书中人物所传递的情感与能量所打动了。



“我在创作上,始终秉持的原则是剧集一定要传递出正向的价值观和人生观。”在齐焱等人的成长过程中,赵立军读到了与现代人相通的情感,“只是他们换了一个时空,经历了现代人不曾经历的生死。”
从程若鱼成为紫衣局执剑人开始,她与齐焱并肩经历了太多的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每个人不论是自愿还是被迫都深陷于这盘棋局里。人人都在下棋,人人都是棋子。局中局,计中计,碟中谍不断。而他们中究竟谁能成为登顶之人,谁又只能任人摆布做牺牲品,目前看来依旧是迷雾重重。
唯有一点清晰的是,这两个彼此依靠、互为后盾的人,在危机四伏中相遇,却因为内心深处对真情、真心的渴望牵手相持。



这些情节设计都从一定程度上满足了偏好情感张力的受众,也消弭了古今的时空距离。因此,与其说反转是剧集亮点,不如说合乎人物内生情感逻辑,让剧情的每一步都能因果自洽。
而这也是十四阙在剧本创作阶段便强调的一点,“我觉得观众最喜欢的永远是真挚的爱情。80年代,爱要加上不渝;90年代,爱要加上知心。现在……爱还要加上平等。这些定语是随着时代在不停发展和变化的,但本质始终不变,要‘真’。”



当然,这种精神不止体现在齐焱与程若鱼的爱情上。在刘国楠看来,所谓“与君歌”,其中的“君”,是皇帝,也是剧中每一个真正维护着家国平安的人。
“真的在去拯救家国、维护家国的时候,其实是需要人们用真挚、忠诚的态度去彼此协助的。能够舍生忘死的,都可以称得上是‘君’。”
齐焱与程若鱼、与皇兄文宗、与皇叔珖王、与李德昀(何中华 饰)……他们之间都是互为“与君”关系。
甚至包括仇烟织(宣璐 饰)。因为背负着仇恨,她不得已只能成为最不想成为的人。但她多年沉浮,只为报仇雪恨的坚韧心性,同样令人敬佩。
“他们都要历尽沧桑,踏上命中注定的道路,于是有了挣扎与权衡,有了生离与死别,有了抛却与担当。”



所以,不论各方意见如何,高新杰始终希望《与君歌》能够传递给观众态度:“我们永远要怀抱着正义与善良去面对一切,这种情感是可以穿越时空的,也是本剧想转达给观众的一种力量。”
这样的立意和故事,放到当下的古偶剧版图上,是稀少的反类型故事。这些年,我们在古装剧中已经见识过太多浓情蜜意,而《与君歌》则明确了要与单调的幻梦告别。
无论是少年帝王逆风翻盘的“燃”,还是“腹黑皇帝爱上我”的“甜”,抑或是身不由己的“虐”,对于《与君歌》的主创团队来说,都是不可或缺的叙事手段。
但最终,他们希望传递的,是关于成长、初心、信仰与反抗的现实精神。这一点,或许才是能让年轻观众产生共鸣的根源所在。
【文/石榴】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微信登录

x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AGB|Impressum|Datenschutzerklärung|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网站地图

GMT+2, 2021-10-22 02:25 , Processed in 0.044364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7-2021 DOLC GmbH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