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东方行亚洲超市
查看: 84|回复: 0

[北京] 煤炭价格上涨明显,北京地区11家发电企业集体申请涨价!电价改革进入“进行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9-4 16: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红星新闻
近日,网传一封由11家发电公司联名发给北京市城市管理委员会的《关于重新签约北京地区电力直接交易2021年10-12月年度长协合同的请示》(下称《请示》)引发关注。这11家公司中,出现了大唐发电、华能集团、华电集团、国家能源集团等龙头电力企业。



网传11家电力企业申请涨价的请示文件

这11家发电公司在《请示》中指出,京津唐电网燃煤厂成本已超过盈亏平衡点(仅考虑燃料成本情况),与基准电价严重倒挂,燃煤电厂亏损面达到100%,煤炭库存普遍偏低,煤量煤质无法保障,发电能力受阻,严重影响电力交易的正常开展和电力稳定供应。

据《华夏时报》8月31日报道,北京城管委工作人员表示,这个请示是存在的,目前有关处室正在研究并和这些公司保持沟通当中。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请示》落款日期为8月12日。9月3日,11家电力公司中的一位联系人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目前此事已有进展,北京城管委在协调中,已要求企业补充材料。最终能否重签合同,将由政府决定。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理工学院副教授、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能源市场与能源金融实验室主任赵俊华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煤、电矛盾突出,市场机制需要调整。但改革不可能一蹴而就,短期内还需要政府协调解决发电企业的困难。

煤炭价格上涨

多家发电企业亏损

《请示》声明,受燃煤价格大幅上涨及持续高位运行影响,“京津唐电网燃煤厂成本已超过盈亏平衡点(仅考虑燃料成本情况),与基准电价严重倒挂,燃煤电厂亏损面达到100%……企业经营状况极度困难,部分企业已出现了资金链断裂。” 《请示》认为,市场化交易电量比重过高,“在市场上完全开放且充分竞争的形势下,北京地区电力直接交易价格平均降幅较大(60-110元/兆瓦时)。”《请示》表示,京津唐48家燃煤电厂已无力完成部分已签约的北京地区2021年10-12月电力直接交易。



2020年11月3日,山东省日照市,一列列拉着集装箱或煤炭的火车隆隆驶过 图据ICphoto

今年以来,国内国际煤炭价格大幅上涨,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陕西榆林动力块煤坑口价、秦皇岛港动力煤价格持续攀升。据商务部监测,7月我国煤炭价格环比上涨2.4%,同比上涨21.3%,其中动力煤价格环比上涨2.9%。8月价格继续上涨,动力煤价格上周涨到每吨749元高位。

央视财经8月报道,夏季用煤紧张,拉煤卡车排起长龙。陕西榆林多数煤炭公司都处在即产即销的零库存状态,尽管全力保生产,但仍然跟不上运输需求,矿区门口经常排起几公里长的卡车队伍等待运煤。煤炭企业满负荷生产,但仍然无法满足下游实际需求,即使集团内部的电厂也难以保障其煤炭供应。动力煤供不应求,不少电厂在煤炭竞拍过程中经常有加价抢煤的现象。目前,除少数长期协议煤价之外,大部分煤企的坑口煤价已涨到每吨八九百元的历史高位区间,而港口煤价因为叠加运费等因素涨幅更大。

此前,上市电力公司近期密集发布半年报。据《证券日报》统计,今年上半年,在26家上市火电企业中,有超过六成的企业上半年净利润同比下滑,还有5家公司陷入亏损状态。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发布的《2021年上半年全国电力供需形势分析预测报告》表明,部分发电集团6月煤电企业亏损面超过70%。

大唐安徽发电有限公司的一位员工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电价涨不上去,现在火电厂每发一度电都是亏损的,很多电厂都降工资了,包括他自己在内。他还提到,为了迎峰度夏,国家发改委对电厂有最低库存要求;入夏后,电厂存煤消耗大,曾无奈高价补库。

专家:煤价上涨后煤电矛盾突出

短期内还需政府协调解决发电企业困难

《请示》提出了3条建议:第一、允许市场化部分电量价格实行“基准价+上下浮动”中的价格机制,市场主体经协商上浮交易电价;第二、依据有关规定出台相关政策,重新签约北京地区电力直接交易2021年10-12月年度长协合同,上浮交易价格;第三、京津唐电网统调电厂优先发电权计划中“保量竞价”未能成交部分,建议执行各区域基准价。

9月3日,《请示》中的11家电力公司的联系人对红星新闻记者表示,这只是一个正常的工作汇报,向政府反映困难。企业也正在等待当中,相信政府会统筹考虑企业、社会等多个方面并召开会议。

另一位联系人则告诉记者,此事有进展,城管委在协调中,已要求企业补充材料。最终能否重签合同,将由政府决定。

售电企业北京每位能源有限公司一位员工尚先生认为,发电企业发文更像是表达呼声,政府不会直接干预企业经营。“一旦涨价,售电公司怎么和用户交流?要有契约精神。”

尚先生表示,除部分现货交易,电力交易以中长期为主,年度长协合同是提前一年签好的,当前上网电价不能很好反映煤价;销售价低于成本价不可能长期存在,但这一局面可能需要到明年才能缓解。他判断,明年的长协价会极度趋近基准价。

尚先生还透露,北京今年还有一个特殊情况在于,2月份,电力市场交易放开指定的发电厂限制,开始接受更多企业供电,这加剧了北京电力市场的价格竞争。

另有售电公司员工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今年以来煤价高企,电厂亏损严重,给出的价差优惠极低,导致售电公司也出现了亏损。



2021年6月10日,湖北襄阳华能火电厂 图据视觉中国

我国燃煤发电上网电价目前实行的是“基准价+上下浮动”市场化机制。基准价按各地现行燃煤发电标杆上网电价确定,浮动范围为上浮不超过10%、下浮原则上不超过15%,具体电价由发电企业、售电公司、电力用户等通过协商或竞价确定;但上浮机制暂时没有执行。此外,改革方案还规定:对电力交易中心依照电力体制改革方案开展的现货交易,可不受此限制;国家发展改革委根据市场发展适时对基准价和浮动幅度范围进行调整。今年8月,云南省电厂平均交易价同比提升9.38%,内蒙古同比提升30.50%。8月底,广东9月月度集中竞争交易首现0价差。随着今年煤电企业的经营受困,蒙西、四川、宁夏、上海等地7月、8月先后主动宣布允许市场化煤电交易价格上浮。

6月底,广西发文鼓励市场主体调整合同电价。7月,贵州电力市场管理委员会开会明确,立即协商调整2021年下半年合同交易电价,降低火电企业让价幅度。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理工学院副教授、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能源市场与能源金融实验室主任赵俊华解释,上网电价仍然受管制,就出现煤、电打架的现象,这在往年也多次出现过。之前电改的预期是降价,给社会释放红利;现在煤价上来了,煤、电矛盾又突出了,所以市场机制需要调整。之前在部分现货试点里,就已经出现了超过标杆电价的价格。赵俊华表示,改革不可能一蹴而就,短期内还需要政府协调解决发电企业的困难。

政府多举措保供稳价

券商分析师:九十月进入用煤淡季,煤价进入博弈期

入夏以来,发改委等部门采取多种措施迎峰度夏,推进煤炭市场保供稳价。

7月底,三部门联合印发通知,对煤矿产能核增实行产能置换承诺,鼓励符合条件的煤矿核增生产能力。内蒙古自治区7月份对38处前期因用地手续不全停产的露天煤矿批复了用地手续,这部分煤矿已全部复产,涉及产能6670万吨/年。8月4日,国家发改委表示,已明确允许联合试运转到期煤矿延期;内蒙古、山西、陕西、宁夏、新疆等5省区已对15座联合试运转到期处于停产状态的煤矿办理延期手续,煤矿已全部复产,涉及产能合计4350万吨/年。



资料图

8月25日,国家发改委发布消息称,继上月20多座露天煤矿取得接续用地批复后,近日又有16座鄂尔多斯露天煤矿取得接续用地批复,还有产能近5000万吨/年露天煤矿将于9月中旬陆续取得接续用地批复。全部正常生产后,每月可增加产量700万吨以上。同日消息称,8月中旬以来,电煤供应稳中有升,电厂供煤总体大于耗煤,存煤明显回升。下一步,随着日耗继续回落,预计电厂存煤会进一步增加。

8月26日,国家发改委再次表态,将对恶意炒作、哄抬煤价等违法违规行为依法依规进行查处。

一位券商分析师对红星新闻记者表示,入夏前,各地进行煤炭生产大检查,致7月许多煤矿产能未能及时恢复,碰上用电高峰期,形成了短暂的煤炭供应不足,煤价持续上涨。她指出,发改委的保供组合拳十分有力,但煤矿产能核增不仅需要发改委批准,也需要安监局批复,整个流程走下来通常需要3-5个月,因此保供政策促进的产能完全释放需要到10月甚至12月。她分析,9、10月份进入用煤淡季,煤价进入博弈期,煤炭价格发生断层式下跌可能性不太大,更可能会缓慢下跌,下降幅度要看煤炭库存累积情况和日耗下降情况,能不能补上库,是决定之后煤价走势的关键,也是煤电企业能否解困的关键。当前,发改委有可能采取调整基准电价等临时措施。

国家发改委:

将持续深化上网电价市场化改革

赵俊华指出,这次事件是电价体制没有完全市场化与煤价已经市场化之间的矛盾。对于电价大幅波动的担忧,赵俊华表示,电作为一种商品,市场化之后出现一定的价格波动是正常的,就像别的能源品种一样,社会自然能够消化。目前的价格管制实际上无法很好反映行业的供需变化,长期来看对行业的发展并没有好处。

华泰证券9月2日发布的研报认为,市场化电价在基准价格基础上上浮是大势所趋,电价机制完善和市场化深入系“碳中和”背景下构建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系统的必然条件。短期内,10%的电价上涨也只能覆盖约100-150元/吨的煤价上涨,但上浮空间的打开,对2021的年度长协(交易电量主要部分)和中长期完善煤电盈利模式有重大意义。研报展望更进一步的电价政策出台,呵护电力产业健康发展,例如火电的容量电价、储能的价格机制等。

去年底,国家发改委等五部门印发《关于清理规范城镇供水供电供气供暖行业收费 促进行业高质量发展意见》,要求完善电价机制,有序放开各类电源上网电价,完善跨省跨区电力价格市场化形成机制,逐步取消工商业目录电价。北京市等地方今年陆续出台相应实施方案。

今年3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出台了《关于“十四五”时期深化价格机制改革行动方案的通知》,提出要深入推进能源价格改革,持续深化上网电价市场化改革。

红星新闻记者 吴阳 特约记者 胡伊文 北京报道

编辑 谭王雨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微信登录

x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AGB|Impressum|Datenschutzerklärung|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网站地图

GMT+2, 2021-10-21 20:59 , Processed in 0.045181 second(s), 9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7-2021 DOLC GmbH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