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东方行亚洲超市

萍聚头条

查看: 132|回复: 0

[八卦专栏] 披头士最怪癖的专辑:Revolution 9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9-18 15: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与1968年的《革命9(Revolution 9)》相比,披头士(The Beatles)乐队从来没有发布过任何比它更加激进、大胆和前卫的东西。

在他们之前的作品里,痴迷于死亡絮语的《Tomorrow Never Knows》也好,1967年的世界末日歌曲《A Day in the Life》也好,都从未像《白色专辑(White Album)》里结尾部位的这首歌那样,给乐迷们带来前所未有的震撼。

建议您打开背景播放,听着音乐来读这篇文章:



披头士《白色专辑(White Album)》

即使是在50多年后,对于《革命9》究竟是一首前卫的杰作,还是约翰·列侬自我放纵的错误,人们还是莫衷一是。

如果你把《革命9》与披头士其他的歌相比,它显得似是而非,因为它与披头士们之前和之后发表的任何作品都完全不同。在这首歌里,似乎列侬打算抹去任何与摇滚乐队相关的东西,而专注于发出一些奇怪的声音。



今天我们回顾披头士在音乐中的诸多实验,我们会记得披头士们使用锡塔琴、Moogs(电子合成器)、莱斯利音箱,在吉他轨道中加速、减速或者倒放。

但是当我们面对《革命9》的时候,我们得意识到,披头士已经抛弃了任何传统西方音乐的风格,他们甚至直接来到了施托克豪森(实验噪音艺术家)的领域,并且推动了这些领域的发展。

披头士对声音实验并不陌生,当我们回顾EMI录音室的声音效果银行时,我们会记得他们玩过了一些老花招:1966年的《黄色潜水艇》中,他们营造了一个充斥着潮汐和船长命令的潜水艇仓;而1967年的《Good Morning, Good Morning》里,各种动物的声音构成了一副马赛克的图景。



最开始列侬是想在他的《Revolution》这首歌结尾玩点音效,他找了一堆自制录音带,标签上是诸如“牧师诗歌”、“皇后的混乱”和“元件最后遗愿测试”之类,然后他在一卷测试带的最后发现了一个不知道是谁的录音工程师念叨了一句:“这是EMI测试系列第九号(This is EMI test series number nine)”。

这句毫无意义的话莫名地吸引了列侬,他后来对《滚石杂志》回忆说:“那个数字恰好就是我的生日,而且是我的幸运数字,它简直就是一切。”



于是列侬编辑了那个带子,让它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说“第九号”,让这个声音在立体声场中来回移换,然后就像打开了一个杂音的发射台,来自贝多芬、西贝柳斯和舒曼的古典乐以支离破碎的方式播放出来。

列侬和乔治·哈里森接下来念出了一些不成片段的词语,“工业产出、金融失衡、瓦图西(非洲布隆迪和卢旺达的隆迪人中的牧主阶级)、扭扭舞”,列侬嘀咕道。而哈里森则接着说:“埃尔·多拉多(神话中的黄金之城)”

然后他们一起低声说:“对公司怪人来说,没有任何规则”,重复了六次。与此同时则是美式橄榄球比赛里的喊叫:“守住那条线!挡住那个球!”

再接着就是小野洋子用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在谈论赤身裸体的经历。



小野洋子与列侬

回到当年,这显然成了一首让人匪夷所思的作品,它也挑战了当时几乎所有的乐评人。“它被污蔑了,”《滚石杂志》的1979年新专辑索引中这么说。Mojo杂志在2003年则表示这是“披头士所制作的最不受欢迎的专辑”。

而最严厉的评价来自NME,艾兰·史密斯把《革命9》归结为“自命不凡……白痴般的幼稚”。

让《白色专辑》更加臭名昭著的是它成了连环杀人狂魔查尔斯·曼森的预言,除了《Helter Skelter》以外,曼森也声称《革命9》暗示了他,其中列侬重复高喊着“骑车(ride)!”,曼森认为是“崛起(rise)!”这句口号印证了他对种族战争爆发的偏执幻想。

于是,曼森把这首歌当做是《启示录(Book of Revelation)》的第九章,是来怂恿他杀人的。



最知名的连环杀人狂和邪教领袖:曼森要出专辑了!

但是当我们把《革命9》从它在历史中所引起的种种波澜中剥离出来,对于今天的人来说,它并不是一首蠢笨的消极作品,而是呈现出一种狡猾的怪异。

尤其是在最近推出的5.1版本里,它包含在最新发行的《白色专辑》50周年纪念版本里。如果你已经很久没有专门来听过这首歌的话,那么这是你多年以来的最佳机会。

甚至是制作人乔治·马丁在《白色专辑》的制作期间都经常被这首歌所萦绕,他发现自己沉浸在那种奇怪的噪音实验里。

“我喜欢《革命9》,”他在《白色专辑》50周年纪念册里说,“如果你闭上眼睛,你可以想象自己坐在那两台巨大的扬声器面前,并且看到事情在你面前发生。这不仅仅是音乐,而是声音画面。”



麦卡特尼:《革命9》吾关我事啊

最令人惊讶的莫过于,披头士们在五年前甚至还在写《I Want to Hold Your Hand》这样的流行歌,他们通过《左轮手枪》和《佩伯军士》粉碎了流行的习俗,但任何人也不会预料到他们能走到像《革命9》那么抽象的层次。

更有趣的是,这首歌还激起了乐迷们前所未有的巨大争议,在这一堆漫无目的的低语中,《革命9》引发了公众广泛的误解,无数的深夜辩论以及对“意义”的毫无结果的追寻。

在“第九号”的采样背后,你甚至还能听到类似“把我打开,死人”这样模糊的话,这也让“麦卡特尼其实已经死了”的谣言找到了绝佳的证据。



还记得披头士狂热的那个时代么,如果全世界给披头士的就是没完没了的女粉丝的尖叫和警察设置的路障,那或许这些噪音就是披头士们把他们听到的一切反馈给了这个世界。

如果你的身边也有那么一个对披头士不屑一顾,甚至觉得他们只是一伙“流行偶像”的家伙,那你可以把你的大耳机扣到他脑袋上,让他听上一天的《革命9》,这一定可以治好他的“披头士怀疑症”。

references:

https://www.billboard.com/articles/columns/rock/8486236/the-beatles-revolution-9-white-album-defense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微信登录

x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AGB|Impressum|Datenschutzerklärung|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网站地图

GMT+2, 2021-10-22 14:52 , Processed in 0.059562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7-2021 DOLC GmbH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