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Sign in with Twitter

It's what's happening?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萍聚头条

查看: 165|回复: 0

[八卦专栏] 张恒帮郑爽偷逃税被罚3227万元,明星网红们正在「补税」路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0-20 08: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TechWeb




「核心提示」

张恒帮郑爽偷逃税被罚3227万元,郑爽被追缴2.29亿税款,两人故事的涉税部分终于迎来大结局。自从郑爽和张恒开始口水仗、打官司,已经给吃瓜网友们科普了阴阳合同、收入转移,也给娱乐圈带来新一场“监管风暴”。与上一轮范冰冰带来的“查税潮”不同,这一次税务部门加强监管,盯上的不仅是明星艺人,还有网红主播们。
来源丨豹变,ID:baobiannews作者 | 刘霞、李鑫编辑 | 邢昀
一个打70大板、一个打30大板,郑爽张恒故事的涉税部分终于迎来了大结局。 距离郑爽被追缴2.29亿税款过去没两个月,举报人张恒也得到了他的“雷神之锤”。 10月18日,税务部门公布处罚结果,张恒作为郑爽参演《倩女幽魂》的经纪人,具体策划起草阴阳合同掩盖“天价片酬”,帮助郑爽规避监管、逃避履行纳税义务,被依法处以3227万元罚款。 他策划、他执行、他举报、他被罚…… 该消息一出,瞬间登上热搜榜一。网友纷纷留言:“渣男贪女再掀娱乐圈查税潮”“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2018年,范冰冰偷逃税被罚款8.84亿元,背后牵涉的“阴阳合同”“天价片酬”引发娱乐圈大地震,掀起一波影视行业查税潮。如今郑爽2亿偷逃税案让娱乐圈迎来新一轮监管风暴。同时文娱领域税收管理的加强从明星艺人延伸到网络主播等行业。 国税总局9月曾发布通知,将对2020年度个税申报有涉税风险的明星艺人、网络主播一对一提示风险和督促整改。近一个月内,已有网络主播因涉嫌偷逃税被国税务总局立案检查。


偷逃税夫妻的爱恨情仇

2018年张恒因与流量女星郑爽的恋情进入大众视野,2019年12月二人正式分手,虽然这段恋情只维持了一年多,但是二人分手后的“恩怨”一直延续到了今天。 二人的“梁子”结于2019年11月的“分手借贷案”,郑爽起诉张恒还款2000万。借贷案一审中,张恒方败诉。二审开庭前,也就是2021年1月18日,张恒在微博爆出郑爽代孕弃养,正式拉开年度“分手大戏”的序幕。 随后,郑爽通过微博发文回应,承认代孕属实,并透露了“张恒出轨、被曝光的录音断章取义”等信息。而郑爽的爸爸也发长文回应,称张恒恋爱期间曾多次出轨,为了金钱不择手段,还称张恒“软饭硬吃第一名”。 所谓“吃软饭”就是指之前“2000万”借贷案。2021年3月31日,该案有了判决结果:张恒败诉,维持一审原判,判令其归还郑爽借款人民币2000万元并支付逾期利息。随后张恒在微博表示,“对判决表示遗憾,无法接受判决结果。”


一个月后,在借贷案中“吃瘪”的张恒蓄力反击,在微博放出录音、聊天记录等材料,举报郑爽因2019年出演《倩女幽魂》违规取得高额片酬,并偷逃税款。据聊天记录显示,郑爽拍摄的《倩女幽魂》合同中,包含了4800万片酬的“阳合同”,以及对某公司增资的1.12亿元“阴合同”。上海市税务局第一稽查局旋即展开调查。 8月27日上午,上海市税务局披露演员郑爽偷逃税案调查结果,已查明郑爽2019年至2020年未依法申报个人收入1.91亿元,偷税4526.96万元,其他少缴税款2652.07万元,并依法作出对郑爽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共计2.99亿元的处理处罚决定。郑爽方表示不复议不起诉,并致歉。 与此同时,举报她的张恒也因涉嫌帮助其偷逃税被立案调查。 随着“清朗行动”的展开,张恒的社交账号被封,9月7日,郑爽及其工作室社交账号也被关闭。自此二人结束了在微博刷屏霸榜的唇枪舌战。 而到10月18日,关于张恒的调查结果出炉。2018年12月,张恒负责郑爽拍摄《倩女幽魂》的演艺合同签订、演出报酬和支付方式确定等事宜。张恒与制片方等共同商讨郑爽片酬的拆分及收款方式,策划具体操作细节,确定了1.6亿元的片酬数额及支付方案。之后,张恒与郑爽商定了设立收款公司、提供“增资”合同等事宜。在片酬支付过程中,张恒多次向制片方催款。 上海市税务局表示,依据《税收征收管理法实施细则》第九十三条和《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二条等规定,张恒通过策划组织、沟通接洽、具体操作等行为,帮助郑爽偷逃税款,影响恶劣,同时考虑张恒是郑爽偷逃税案件的举报人之一等有关情节,故依法对其处以郑爽在《倩女幽魂》项目中偷税额(4302.7万元)0.75倍的罚款,共计3227万元。



阴阳合同、收入转移里的税收乾坤

前有“范八亿”,后有“郑三亿”,越来越多的人产生疑惑:明星艺人这些高收入人群到底是如何规避税收监管的? 在郑爽案里可总结成两大关键词:“阴阳合同”“收入转移”。 所谓阴阳合同,也称黑白合同,它并非一个法律概念。它指的是合同当事人就同一事项,订立两份以上内容不相同的合同。“阴合同”更能反映交易双方真实意愿,合同金额更高。“阳合同”一般是为了逃避税收制定的合同,合同金额更低。“收入转移”指的是利用注资等手法,将个人收入伪装成公司增资款,进而大额偷逃税。 在实际运作中,上述操作手法更为隐蔽。 郑爽偷逃税案中,郑爽与《倩女幽魂》制片人约定片酬1.6亿元,实际取得1.56亿元。然而对于这笔上亿资金,郑爽却选择通过“阴阳合同”将片酬分为两部分收取: 第一部分4800万元,郑爽选择将个人片酬收入改变为企业收入,并以企业收入虚假申报、偷逃税款。第二部分1.08亿元,制片人与郑爽实际控制公司签订虚假合同,以“增资”的形式变相支付,进而规避行业监管获取“天价片酬”,同时隐瞒收入进行虚假申报、偷逃税款。 4800万元以企业收入名义申报,改变个人收入性质,为什么要这么操作? 根据税法,即便抛开国家税收优惠政策,目前企业所得税率为25%,明显低于个人工作室的35%、个人劳务45%的最高边际税率(2019年个税法修订前个人劳务最高边际税率40%)。所以,对于动辄收入几千万的明星而言,相比个人名义、工作室名义纳税,以影视公司所得来纳税,税务成本更低。 根据张恒此前爆料,2019年8月,郑爽母亲刘艳认为4800万元的片酬需缴纳过高的个税,于是计划郑爽说成是自己实控的新沂萃珊雯影视文化有限公司旗下艺人,并与片方签订合同,但最终却要求片方将款项打款到郑爽个人账户,以此偷漏20个点的个税。


此外,1.12亿元由制片方以增资形式,支付给刘艳实际控制的上海晶焰沙科技有限公司。 一位律师在公众号“股权评论”中解析到,晶焰沙公司在进行纳税申报时无需对此笔款项申报所得税,因为它的性质不属于公司收入而是股权融资,投资人向企业增资不属于所得税的应税范畴,这种方法非常隐蔽,如果不是举报,税务机关也很难从企业的申报材料中发现问题。 在增资过程中,企业仅需就注册资本与资本公积增加的部分仅需缴纳万分之二点五的印花税,1.12亿元增资对应的印花税为2.8万元。 郑爽一通操作,逃避影视行业限薪令和纳税义务一时爽,最终招致监管铁拳。



监管风暴再起,
明星、网络主播面临查税?
郑爽事件的持续发酵,也让影视行业查税风声再度趋紧。 9月29日,歌手韩磊前经纪公司“中视金鼎传媒”发布了一条《关于歌星韩磊税务问题的严正声明》。声明中表示,中视金鼎公司在代理韩磊经纪业务期间,韩磊存在“大量少交或者漏交与其收入相对应的个人所得税的现象”。中视金鼎传媒的微博账号显示,先后三轮收集材料向国家税务机关举报。 韩磊方目前尚无公开回应。 从举报材料来看,其中同样涉及阴阳合同等问题。而中视金鼎方称,韩磊现任经纪公司湖南芒果沙拉娱乐传媒有限公司为了逃避税务追查,在2021年3月进行了注销。 监管红线收紧,娱乐圈风声鹤唳,不少明星已经开始行动。 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8月末,今年已注销660余家艺人经纪相关企业,仅6月份就有超100家相关企业注销。  明星扎堆注销旗下相关公司、工作室的现象不止发生过一次。把时间拨回到2018年,彼时范冰冰补税罚款8.84亿元,震惊全国人民的同时也打响了演艺圈查税“第一枪”,监管部门开始对明星偷税漏税重拳出击。官方数据显示,2018年年底,影视行业纳税人自查自纠补税就高达117.47亿元。 第一波“补税潮”还对有“避税天堂”之称的霍尔果斯等地造成了不小影响。 过去因为各类税收优惠、政策扶持、基金补贴,让霍尔果斯、无锡、东阳等地成了“税收洼地”,吸引大批影视公司注册。监管收紧后,优惠没了,霍尔果斯等地也开始清理不符合条件的“空壳公司”。有媒体报道,2018年6月-10月,霍尔果斯百余家影视公司发布申请注销的公告。 不过,如同游牧民族一般,影视公司在全国各地逐税收红利、融资环境宽松之地而居,比如今年以来大家又涌向了新的“避税圣地”——海南。 郑爽带来的新一轮查税风波还在发酵。国税总局9月发布通知,提出进一步加强文娱领域从业人员日常税收管理,对明星艺人、网络主播成立的个人工作室和企业,要辅导其依法依规建账建制,并采用查账征收方式申报纳税。 此次通知特意提到了一个新群体“网络主播群体”,税务征管收紧从明星延伸到网络主播等行业。 随着互联网经济的发展,直播网红、带货主播等新兴业态层出不穷。《2021年中国直播电商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直播电商市场规模达1.2万亿,三年后市场规模有望达到4.9万亿。截至2020年底,中国直播电商相关企业累计注册有8862家, 行业内主播的从业人数已经达到123.4万人。 随着这个行业的兴盛,网红主播们也迎来了他们收入的“黄金时代”。这些新生领域更容易突破地域限制,没有直接对应的税法约束条款,所处其中的高收入人群也更容易税款偷逃。 9月28日,国家税务总局曝光了相关典型案例,有两名主要从事电商和直播带货的网络主播,涉嫌通过隐匿个人收入、改变收入性质等方式偷逃税款。 检查发现,两名主播均涉嫌违规将个人收入转变为企业经营收入,进行虚假申报少缴个人所得税,涉税金额较大。目前,案件正在检查之中。 从范冰冰到郑爽,再到网红主播,一波接一波的“查税潮”无不透露着一个信号:对文娱领域从业人员税收征管力度在不断加大,未来高收入者偷逃税将会越来越难。

※本文内容来自授权转载,不代表TechWeb观点,转载请联系豹变(ID:baobiannews)

—【 THE END 】—
往期精彩文章回顾:



丨145元!苹果上架一块儿“天价抹布” ,你会买吗?



丨更丑更贵更胡来!罗永浩对新款MacBook Pro“开炮”了:非常强但看不懂



丨苹果“炸场”发布会:搭载刘海屏的MacBook Pro来了,还有AirPods 3...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Sign in with Twitter 微信登录

x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Sign in with Twitter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AGB|Impressum|Datenschutzerklärung|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网站地图

GMT+1, 2021-12-2 07:41 , Processed in 0.050218 second(s), 12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7-2021, DOLC GmbH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