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Sign in with Twitter

It's what's happening?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查看: 149|回复: 0

[八卦专栏] 老而坚挺的朋克偶像Billy Idol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0-25 15: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摇滚天堂


比利·爱多尔(Billy Idol)有一个成功到令人羡慕的职业生涯,这位朋克摇滚的偶像人物在80年代的MTV世界里大获成功,如今他带着自己的新EP《路边(The Roadside)》回来了,提供了自己对于世界更为成熟的看法,但依然是喧嚣的朋克摇滚。

比利·爱多尔在80年代发行的那些摇滚经典曲目最近获得了许多人的重温,部分原因是油管上充斥着各种粉丝反应的频道。



video: https://mp.weixin.qq.com/mp/readtemplate?t=pages/video_player_tmpl&action=mpvideo&auto=0&vid=wxv_2106707289461030916

例如,像她的很多年轻同龄人一样,The Jayy Show的up主在第一次看到《Rebel Yell》的MV时被吓坏了。当意识到这首歌已经有多老以后,她说她希望他还活着,这样她就能看到他的现场演出了。

确实,她反应过的很多老音乐人和乐队都已经不在了。



比利·爱多尔(Billy Idol)

然而,比利依然过得非常好,而且仍然在进行着伟大的表演,他在2021年10月16日开始就在拉斯维加斯有一系列的演出。但他也意识到,由于1990年2月6日那一场灾难性事件,他本来可能会永远告别舞台,甚至根本就没可能后来有自己的孩子和孙子。

在那个灾难性的日子里,他骑着摩托车,在嗑嗨了的情况下冲过一个禁行的标志,然后被一辆汽车撞倒,痛苦地昏倒在水泥地上。

“对我来说,那是一段特别可怕的时间,”比利通过视频接受了《布告牌》的采访,“在很短的时间里,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保住自己的腿。这很可怕,这很痛苦,这很混乱。我知道我将不得不面对我毒品成瘾的问题了,我也获得了心理上和身体的双重伤疤。”



他知道自己是很幸运的,因为他当时并没有戴头盔,但他的头骨却没有碎裂。他确实也是真的很幸运,他最后不仅没有失去自己的右腿,而且他很快就恢复了,可以在1990年8月再次进行巡回演出——尽管那时候他还得拄着拐杖。

这次事故也确实让比利失去了亮相1990年的热门电影《大门》和《终结者2:审判日》的机会,但因祸得福的是,他觉得自己的格局打开了。

“我知道我必须停止做那些伤害我的事情,”他说,“我必须接受一个事实,就是我过去对自己的生活太轻浮了。当时我才刚刚有了孩子,所以我真的不得不开始考虑我要对他们说什么。”



比利在90年代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努力想要戒除毒瘾和酒瘾。

“我开始改变我的生活,”比利回忆说,“我花了很长时间,大概有十年左右。慢慢的,戒酒互助会让我开始有了纪律性,最终我回到了只喝几杯的状态。我在家里不再喝酒,只在去餐馆的时候喝上两杯。这时我发现我其实并不依赖酒精,我真的只需要喝一点点就可以了。”

在那个十年里,比利在音乐上也出了很大的一个奇招,那就是深受网络文化和电子音乐影响的1993年的专辑《赛博朋克(Cyberpunk)》。



《赛博朋克(Cyberpunk)》封面

《赛博朋克》原本是为布雷特·莱昂纳德导演的1992年的电影《割草人》的续集所制作的原声带,但是后来电影被取消了,于是这张专辑成了一张比利的音乐专辑。它领先于时代,并且向他的听众提出了挑战。

这张专辑没有按照他原本惯用的音乐方式推进,而且具有了更加深刻的歌词。但比利自己说他很享受制作那张专辑过程,他特意选择在清醒的状态下进行创作。

他说:“我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我仍然认为它有一些地方是好的。我的意思是,可惜这张专辑里没有一首热门单曲,这可能是让一些人很不开心的点。”



他继续说:“在某种程度上,这张专辑是关于远离社会之毒的,这就像是社会上正在发生的斗争。于是我谈论冥想,谈论自我治疗。人们会说‘哥们,他没有在唱性相关的东西,所以这不是比利·爱多尔。’也许就不是吧——我不知道,但我只是从来没有觉得我就只会写性相关的东西。”

回到比利在2021年推出的EP《路边》,这张由黑马唱片推出的EP反映了他对生活更加广泛的看法,并且让人们看到一个更加成熟,但也依然保持着朋克摇滚的喧嚣的比利·爱多尔。



video: https://mp.weixin.qq.com/mp/readtemplate?t=pages/video_player_tmpl&action=mpvideo&auto=0&vid=wxv_2106709238654763009

比利在2020年5月左右开始录制这四首歌,虽然他认识了一些死于新冠肺炎的人,但他觉得自己还没有准备好去创作一首关于疫情的歌曲,所以他选择了在生命中的这个分水岭的时刻唱一些关于自己的东西,他觉得其他人会认同他的这种选择的。



最终的结果就是:阴郁的《苦味(Bitter Taste)》——这首歌会让人想起他1986年的歌曲《甜蜜的十六岁(Sweet Sixteen)》和Chris Isaak的经典的《邪恶的游戏(Wicked Game)》,这会把他带回他可能丧命的地方。

《你不必像那样吻我(U Don’t Have to Kiss Me Like That)》则让人唤醒了那个享乐主义的比利,但在多年后,他又跟那个逃跑的人勾搭在了一起。

另一方面,《宝贝把你的衣服穿上(Baby Put Your Clothes Back On)》会让人看到一个年长的、更加理智的男人决定不要太早睡了自己所爱的女人而把一切都搞砸。

(未完待续)

references:

https://www.billboard.com/articles/news/9642621/billy-idol-interview-miley-cyrus-metoo/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Sign in with Twitter 微信登录

x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Sign in with Twitter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AGB|Impressum|Datenschutzerklärung|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网站地图

GMT+1, 2021-11-29 01:13 , Processed in 3.703516 second(s), 13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7-2021, DOLC GmbH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