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Sign in with Twitter

It's what's happening?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萍聚头条

查看: 159|回复: 0

[八卦专栏] 19岁为中国赢得第一个钢琴大奖,30岁和母亲弟弟自杀,她的人生太令人惋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0-28 08: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世界音乐


上周,备受瞩目的肖邦国际钢琴大赛终于迎来尾声。
当大家纷纷回顾起肖赛历届获奖者留下的美妙余音时,世界音乐菌突然想到了一个不得不提的钢琴家——顾圣婴。



她虽然不曾获得过肖赛的奖项,却在其他国际性钢琴赛事上大展过锋芒,被评论家们盛赞为“天生的肖邦作品演奏家”“真正的钢琴诗人”。
在上世纪50年代,顾圣婴活跃于古典乐坛,并与傅聪、刘诗昆、李名强、殷承宗被并称为“中国钢琴五圣手”,

波兰政府甚至还曾邀请顾圣婴到波兰巡演,并将肖邦的石膏手模作为礼物赠予她。

如果没有发生意外的话,顾圣婴现在肯定已经是一位名声响彻海内外的钢琴大师。
奈何,乱世之下命运不由人。她在30岁的年纪便匆匆离世,而今知其者寥寥。
所以,我们很有必要回溯那段珍贵的过往,让更多国人记住这个值得为之骄傲的名字。


▲顾圣婴《幻想波兰舞曲》

不染纤尘的艺术家
似锦的前程
1937年7月,顾圣婴出生在上海的一个书香门第。父亲顾高地是抗日将领蔡廷锴的秘书,博学多才且有勇有谋;母亲呢,是曾留学东京女子音乐学院的高材生。
在顾圣婴只有3岁的时候,细心的母亲就发现了她过人的音乐天赋。只要屋里放着唱片,这个小孩子就会安静下来仔细聆听,还会根据音乐中情绪的变化做出不同的反应。
当时,他们的邻居是傅雷一家。刚好傅聪和顾圣婴两个孩子都有音乐天分,索性一起请了老师学习。
10岁那年,顾圣婴获得了上海市少年钢琴比赛的第一名。
16岁,她登上人生中第一个舞台,和上海交响乐团合作演奏肖邦《F 小调第二钢琴协奏曲》,而后声名大噪。转年就考进了上海交响乐团,并在其中担任钢琴独奏演员。



1956 年,19 岁的顾圣婴来到莫斯科中央音乐学院进修,并师从苏联钢琴家塔图良和克拉甫琴科。

克拉甫琴科被眼前这个聪颖又刻苦的小姑娘惊到了,说她一年学会的曲子比他们国家音乐院校的优等生还要多一倍。
不过,和终日埋首练琴的其他人不同,顾圣婴还有很多其他的爱好。她喜欢研究书法和绘画。跟随傅雷先生学习文学的她,也热衷于阅读各类中外文学名著。
也正因为多方面艺术精华的涉猎和积累,顾圣婴在理解和演绎肖邦的作品时多了份厚度,辉煌的技巧中又不失细腻的情感。
艺术本就是触类旁通的。也难怪中央音乐学院院长赵枫这样夸她:“像顾圣婴那样能欣赏八大山人诗画的钢琴家凤毛麟角。“



除了天赋和熏陶,顾圣婴最让人叹服的是那颗坚韧不拔的心。她可以连续10多个小时练琴,连饭都不吃,她可以练到汗流浃背浑身湿透也不喊停。
1956年,年仅19岁的顾圣婴为成立后的新中国,捧回了第一个国际音乐比赛的金奖。她在第六届莫斯科国际青年联欢节钢琴比赛上的精彩表现,震惊了在场40多位评委。
两年后的日内瓦第十四届国际音乐大赛上,顾圣婴从100多名选手中脱颖而出,夺得女子组金奖。对了,该奖项的前一届获得者,是著名钢琴大师阿格里奇。
不到20岁便能立足国际乐坛,前程似乎一片大好。可谁都想不到,此时的顾圣婴正在经历着多么痛苦的人生转折。



噩梦的开始

无望的自救

1955年,顾圣婴在上海举办独奏音乐会的前4天,父亲因受他人牵连被捕入狱。

临走前,父亲嘱托她:“你要好好练琴,爱祖国,爱人民”。父女永别前的最后一句话,也成为了顾圣婴日后的忠诚信仰。

进而,也就有了刚才提到的那两个比赛上的佳绩。

在之后的几年里,顾圣婴都在积极参加各种国际赛事,她一直坚信:自己能实现理想,能为国争光,更能等到父亲回家分享她的喜悦。

可顾圣婴等来的,却是父亲被发配至青海劳改20年的消息。



想想没有工作的母亲,和辍学在家的弟弟,顾圣婴只得把伤心绝望吞进肚里。

从此,她指尖下的肖邦,激情逐渐减灭,而忧郁蔓延开来。

彼时正值文革初期,上海大批音乐界人士遭受了血的洗刷。上海音乐学院的教授们,上海交响乐团的音乐家们,一个接一个的自杀。而顾圣婴也没能逃过此劫。

一个从小与钢琴为伴,未受纤尘污染的年轻人,头一次体会人性的至恶。

被扣帽子、被殴打、被羞辱……这样的日子和她从前设想的相差甚远,她想不明白,也不想明白了。



1967年2月1日,上海愚园路,顾圣婴和母亲弟弟在家中自杀。死于煤气中毒,连骨灰都没有留下。

难以想象,他们一家人在弥留之际是如何相拥与告别的。而顾圣婴又是如何忍心割断与钢琴之间的深刻羁绊的?

1979年,得到平反的顾高地重回故里。妻女都已不在,老父亲听着女儿老师讲述着女儿第一次开独奏会的情景,只得摸着空空的骨灰盒叹息:“我的女儿啊”。



无法亲眼看见女儿生前的荣光,之于父亲是莫大的遗憾。

之于我们,无法看见一个优秀的钢琴家在乐坛盛放,同样是莫大的遗憾。顾圣婴留下的影音资料实在少之又少,连凭悼都没有什么机会。

从顾圣婴的生平中,不难窥见音乐家在时代浩劫下的生存困境。她的个体命运,即是大时代下的一个群体缩影。再优秀的音乐家,也可能葬于炮火,或泯于流言。

我们在为其缅怀悲戚的同时,想到上周某迪翻车的事件,是不是只能慨叹:如今盛世太平,音乐人更大的敌人已经变成自己的欲望了吧?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Sign in with Twitter 微信登录

x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Sign in with Twitter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AGB|Impressum|Datenschutzerklärung|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网站地图

GMT+1, 2021-12-4 14:33 , Processed in 0.069313 second(s), 13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7-2021, DOLC GmbH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