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Sign in with Twitter

It's what's happening?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萍聚头条

查看: 118|回复: 0

[八卦专栏] 50年前,这个变性天才横空出世,做出有史以来最“惊世骇俗”的古典乐,因不堪流言而消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1-10 07: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世界音乐

随着时代发展,对于性别的看法也更加包容和多元。

男性不再只被“刚强”定义,女人也早已不是柔美的代名词。

而像金星、《黑客帝国》导演沃卓斯基兄弟、以及《丹麦女孩》的主角小雀斑的那样,因为另一种身份认同而选择变性的人,舆论也有了更加包容的看法 —— 一个人并不只是因为一具躯体活在这个世上,他/她可以对性别认同有自由的意念。
但在 50 年前,社会环境尚未如此的时候,那些选择“改变”的人,需要面对的,是更多的风浪,与十足的勇气。
比如即将满 82 岁的这位老奶奶:她在 50 年前,在时代严酷的风口上,从男人变成了女人。



而很多人不知道,她也是在现代音乐史上如此重要的人物:被称为“电子音乐教母”,名叫温蒂 · 卡洛斯。



试想一下,那是一个电子音乐被认为是异端,合成器被认为是“毁坏音乐本质”的年代,她却是史上第一位用合成器演奏古典音乐的人,并做了一张电子专辑"Switched-On Bach",在 1970 的格莱美包揽了古典音乐三项大奖(最佳古典乐专辑,最佳古典乐独奏,最佳古典乐录音);

没有她,也许我们永远不知道,那些恢弘而壮拓的古典篇章,比如巴赫、贝多芬...可以与时尚的技术融合,旋律生生不息。
而她的两部配乐作品:和库布里克合作的《闪灵》与《发条橙》;也是电影配乐与古典乐完美的结合。

作品赋予人生传奇的色彩,而人生赋予作品意义。

1.“想成为女孩的男孩。”
故事要从 1939 年说起,在美国罗德岛的一个工薪阶层家庭里,一对热爱音乐的夫妇生下了一名叫沃尔特 · 卡洛斯的可爱小男孩。
那时候,卡洛斯的父亲买不起钢琴,于是在纸上画下了键盘,来让很小就爱上音乐的儿子练习。
卡洛斯有着令人羡慕的音乐天赋,而与此伴生的,是他最深的秘密:他想穿长裙,不想被当成一名男孩看待。



不仅有着音乐上的天赋,卡洛斯像很多精通理科思维的天才少年一般:他制作出了高保真音响系统,并在 14 岁时制作了电脑,赢得了科学比赛。

后来在纽约上大学时,卡洛斯遇到了罗伯特 ·穆格,并帮助他开发了著名的穆格合成器,并于 1964 年发行。又过了四年,男孩发行了他的专辑"Swithced-On Bach"《开启巴赫》,那是史上第一张超过 50 万张销量的古典乐作品。

这张专辑也“冒犯”了当时的许多古典音乐家和爱好者,然而,从专辑的销量看来,它毋庸置疑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改变当时许多年轻人对古典音乐的看法,让年轻人产生兴趣。毕竟他们那时候爱听的是披头士,而不是巴赫。



而在这张专辑发行两年之前,卡洛斯作出了人生最重要的一个决定:与早期的变性倡导者哈里 · 本杰明(Harry Benjamin)取得了联系,本杰明开始为他的变性提供建议。

在声名大噪之后,卡洛斯也开始接受激素疗法,但迫于公众压力,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不得不在电视上伪装成男人,比如 1970 年,在 BBC 的一档采访上,他戴上了假发,还留着络腮胡子。


video: https://mp.weixin.qq.com/mp/readtemplate?t=pages/video_player_tmpl&action=mpvideo&auto=0&vid=wxv_2128343350842834945
毕竟,那是一个连女性意识都尚未成为众论的年代,而这样的改变在音乐行业,更是鲜见,这也注定了,卡洛斯要面对的,是排山倒海的非议。
更别提他所尝试的那些新鲜的音乐,当时合成器被大多数音乐界的专业人士厌恶,因为感觉在那种机器上生产不了真正的音乐。
他也为此一度陷入焦虑。毕竟为专辑命名时,还是只能用“沃尔特”这个名字:他还没有成为温迪 · 卡洛斯。



不过,这一年,卡洛斯也遇到了职业生涯中另一位重要的人,美国大导斯坦利 · 库布里克。

2.“将古典乐当成杀人武器的配乐大师。”
为什么和库布里克合作?这还得从那一张《开启巴赫》说起。

在那一张专辑里,卡洛斯用穆格合成器来演奏传统的巴赫。在当时的人眼里看来,这些新型的电子设备是不太严肃的音乐形式。但经由卡洛斯之后,却好像赋予了古典音乐另一重色彩。

而在那张专辑大获成功后,卡洛斯开始了新的实验项目:这一次,卡洛斯打算对“贝多芬”下手。


“频谱追随者”(spectrum follower)的设备 —— 这种设备可以将语音和声音转换为电子声音其实就是一种早期的声码器。

他想创作一个合成版的贝多芬第九交响曲,并再将它与《欢乐颂》合成。

而他为了让这一部作品有一个“吸引人进入氛围“的引子,单独创作了一只旋律叫《Timesteps》。

正好在这个时候,朋友借给他一本叫《发条橙》读,那里面的主人公,一个少年犯亚历克斯,支离破碎的心,总能从“路德维希·范”的音乐中得到极大的快乐和安慰;

而正巧,当时库布里克打算将这本小说改编成电影。两人的合作就这样成立了。



这两个人的共同点是,在音乐上都极其追求个性。

卡洛斯不用多说,而库布里克也是和“传统配乐”背道而驰的导演:比如库布里克之前拍《2001 太空漫游》的时候,他曾经要求作曲家诺斯帮他配乐,诺斯帮他配完后,他却发现电影可以运用一些成熟的古典乐,比如《蓝色多瑙河》和《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来讲好故事,于是决定不再用诺斯的配乐。

库布里克对古典音乐的钟情和卡洛斯一拍即合,于是在《发条橙》里,可以听见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合唱乐章、谐谑曲以及那一首《Timesteps》。

“温迪的音乐提供了一种意想不到的情感,

一种诡异的共鸣

他把电影带到了另一种维度。”



video: https://mp.weixin.qq.com/mp/readtemplate?t=pages/video_player_tmpl&action=mpvideo&auto=0&vid=wxv_2129470458675675138
以及,卡洛斯在之后又和库布里克完成了另一张专辑:这一次,他可以叫温迪 · 卡洛斯了。

而之后的《闪灵》里,卡洛斯所作的配乐《创》(Tron)融合了管弦乐队、合唱、管风琴以及模拟和数字合成器。

一个新的音乐时代,正在被她定义。

她说她很后悔曾经伪装成男人的时光,因为“根本没有必要,去做你自己就好“。

3.“当代的音乐是一个巨大的悲剧。”
尽管温迪 ·卡洛斯已经收获了如此多:但她的跨性别身份,却一直干扰着公众对她的评判。

为此,她选择了从一切大众媒体上隐去。
在潜心做音乐的期间,卡洛斯还有一项兴趣爱好 —— 拍摄日食。还用一个专门的网页记录了这些留影。

“没有任何语言能够表达这种兴奋,这种看到美丽的事物而产生的敬畏之情。“



他拍摄的日食,还被美国 NASA 官网收录。



很多人也许以为她会对如今电子音乐当代的时代表示赞许,但事实是相反的。

鲜少露面的卡洛斯在 17 年的时候接受了一个采访,“我觉得当代的音乐是一个巨大的悲剧:鼓机已经取代了真正的鼓手,对许多听众来说,它变得如此无所不在,以至于他们接受了一种完全僵化的、法西斯主义的节奏 —— 就像听到打桩机或工厂设备的声音一样。我们已经变成了机器人,这是一个悲剧“。



这种观点和 100 年前德国哲学家克拉考尔有着相似之处,克拉考尔评论当时盛行的跳舞工厂女孩,说她们重复的肢体语言早已被同化成僵硬的时代的一部分。

也许这是现代性的必然,也如此值得深思。
卡洛斯如今继续着隐居的生活,希望将满 82 岁的她依然在鼓捣着热爱的音乐,而对音乐以外的一切都云淡风轻的她,也许没有意识到,她的勇气和能量,也在和那些旋律一起,定义这个时代。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Sign in with Twitter 微信登录

x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Sign in with Twitter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AGB|Impressum|Datenschutzerklärung|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网站地图

GMT+1, 2021-11-28 22:13 , Processed in 0.047827 second(s), 13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7-2021, DOLC GmbH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