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Sign in with Twitter

It's what's happening?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查看: 175|回复: 0

[天津] 【年终特稿·新闻当事人】他是《失孤》原型,却没完整看过《失孤》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2-4 15: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团子团购
作者:津云
2021年

对于郭刚堂来说

是不平凡的一年

作为电影《失孤》的原型

4个月前

历经24年

终于找到被拐走的孩子郭振

认亲仪式上

父子抱头痛哭

“郭振真的找到了。”

郭刚堂直到现在

还有时候自言自语这句话

面对网络上

对郭振以及其养父母关系的争议

郭刚堂选择了沉默

他要保护家庭

近一段时间

他已经很少接受媒体采访

他希望能回到平静正常的生活

继续专心为被拐卖儿童发声


郭刚堂为防拐读本做代言
11月26日,记者见到郭刚堂时,他正在准备一场为高中生的宣讲活动,他告诉记者,最近生活一切都好,就是有一些忙碌,寻亲协会每天还会有许多求助者,他还要收集被拐儿童信息上报公安部门,另外还要出席一些座谈会,他坦承最近有一些疲劳,但精神状态还不错,面对媒体,郭刚堂依旧是那个要求,不说郭振的事,不要询问家里的事。

只要孩子开心快乐,比什么都重要。
今年7月,郭刚堂接到政府部门的一个电话,希望他能统计一下这些年帮助过多少孩子,郭刚堂内心猜想孩子是不是找到了,果不其然,几天后,公安部门给他回复,郭振找到了,但后续善后工作还在进行中,所以还不能公开这个消息。郭刚堂说,这24年找孩子的点点滴滴都在脑海中回想,当时自己哭了将近一个小时,他不知道如何给妻子说这个消息,也在想象着与孩子见面时候的画面。几天后,他把消息告诉了妻子张文革,妻子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后来自责是自己的原因才让孩子走丢,又是一场大哭。
“她真的挺不容易,虽然嘴上不说,但她一直在自责,我想孩子找到对她来说,是一种安慰吧。”郭刚堂说,妻子这些年情绪都不稳定,得知郭振找到之后,她终于可以好好睡觉了。自己心里也踏实多了。邻居朋友们都送来了祝福。一家人都在期待着与郭振相认的时刻。郭刚堂面对家人,一直总是说着一句话,郭振找到了,苦日子过去了,以后就剩下好日子了。
买红包、摆宴席、收拾屋子,见郭振前郭刚堂忙的不亦乐乎,原本计划摆个流水宴,感谢街坊邻里的支持,但考虑到疫情,改成买1000斤糖果,发给大家同乐。他甚至想好了好几套见郭振的时候说的话做的事。并一再告诉妻子不要太激动,也时刻告诉自己不要哭。
7月11日,山东、河南两地公安机关在聊城为郭刚堂、郭振一家人举行了认亲仪式,离散24年的家庭团聚。郭刚堂一家人见到郭振泣不成声,那时任何的语言都不如拥抱在一起能感受温暖。当郭振伸出手臂,喊了一句“爸、妈”,郭刚堂的眼泪还是止不住,但他说,那时候的眼泪是幸福的。随后一家人在一起吃饭,聊了很多话题,郭刚堂说,见到孩子内心的大石头总算落下了。7月13日,郭刚堂收到电影《失孤》演员刘德华的祝福,得知自己一直被这么多人挂心与惦念,内心很是激动。
郭刚堂谈到郭振的情况,都会用一句“挺好的”带过,他表示什么事情都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事情。互相的一句问候,一起聊一些有意思的话题,都是他们夫妇与郭振的沟通方式。7月份河南暴雨,郭刚堂将他在各个平台直播的打赏收入捐给了救援队,并发信息提醒郭振注意安全。教师节的时候,郭刚堂在朋友圈发了“老师,您们辛苦了,谨祝节日快乐!”他想作为老师的郭振肯定会看到的。他告诉记者,只要孩子开心快乐,比什么都重要。
11月24日,央视播出了聊城警方侦破郭振被拐案子的全过程,郭刚堂在朋友圈也分享了链接。并写了“聚力不弃终攻坚,筑梦团圆擒贼返”。他说,郭振找到了,但还有上百万个家庭依旧没有团聚。他说,拐卖儿童的人贩子给无数家庭造成了灾难,他希望这些人能够勇敢的站出来,是一种坦然,也是你对你自己的家人及社会的一种担当。

不打扰就是最好的关心

找到郭振后,郭刚堂沉寂了一段时间,手机经常关机,也没有接受媒体采访,他说,自己有些害怕。知道郭振的下落之后,面对蜂拥而至的媒体,他选择了逃避,也不希望外界去打探关于郭振及家庭的信息,既然孩子找到了,以后就好好过日子。但他从事的寻亲协会还有无数个和自己经历类似的家庭,又需要媒体的帮助,这令他很矛盾。

据媒体报道,郭振曾表示,养父母年纪比较大了,需要人照顾,工作也在河南那边,因此他以后还是想留在河南,但自己的假期多,可以经常回来看看。从“错换人生28年”的新闻,到媒体关注郭振决定在养父母处生活,是否追究养父母家的责任等话题开始不断受到媒体关注。郭刚堂知道网络舆论的风险,一开始他选择了躲避。那段时间,他要求家人尽量少出门,躲避各种媒体的拍摄,碰到有网红直播,他也希望邻居们少透露自己的信息。为了躲避,郭刚堂关掉了他24小时保持开机的手机。呆在家里选择不出门。对于网上的争论,郭刚堂基本选择不看,他只是希望郭振及家庭不要受到伤害。
郭刚堂说,自己找孩子的故事已经拍成了电影,经历大家也都知道了,该说的也都说了,所以以后尽量多做事就好,至于孩子究竟该跟谁,是否追究对方责任这些问题,他觉得自己的家事没必要让外人知道,他害怕外人的评论淹没自己好不容易找回的亲情。在郭刚堂的心中,只要孩子能健康地回来,就是最大的幸运。也希望大家尊重每一个人的意愿。他告诉记者,希望以后提到自己,大家第一个想到的是他们这个群体,而不是郭振。
“如果只是争辩哪个是真理的话,可能会导致知情者噤声。扩大范围找到更多的孩子,才是最重要的。”郭刚堂认为,谁都希望回归家庭,好好生活。不打扰就是外界最好的关心。

寻亲占据了太多时间,想把更多时间放在家庭上

自2012年起,郭刚堂开始利用网络,建立了天涯寻子网;2014年建立了天涯寻亲协会,协会成立这些年,郭刚堂帮助了很多失散的家庭,他的天涯寻亲协会,也从单纯寻找失散家庭扩展到志愿者培训、救助留守儿童、对未成年人心理辅导等。如今郭振找到了,很多求助者都怕郭刚堂找到孩子之后,不管其他的寻亲家庭。张文革也提过,既然孩子都找到了,要不然就别干了。但郭刚堂并没有放弃寻亲协会的工作,他还会坚持每天与丢孩子的求助者交流。



接受记者采访时,郭刚堂一直在回复求助者的信息

与记者交谈过程中,郭刚堂一直在回复求助者的信息,他说,今天早上出门散步忘带手机了,回来一看,多个未接电话,打回去都是来咨询的求助者,微信消息栏也是未读信息“...”的显示。为此,他散步、吃饭甚至休息时间,都随时用语音和文字,轮换着回复消息。郭刚堂说,很多人知道他找到了郭振,把希望更多地投射在自己身上,可能自己的责任更大了。如今他减少了盲目的寻找,他把目光更多地投向公安部门、民政部门等公布的信息上,每当有新的信息发布,他都会去认真筛选、实地确认。


郭刚堂的寻亲协会


郭刚堂的寻亲协会位于李太屯居委会,他打算另外找一个办公地点
郭刚堂的天涯寻亲协会办公室是李太屯社区居委会提供给他的,面积并不大,以前每天都会接待不同的人来这里咨询,其中一面墙上挂满了锦旗。郭刚堂只要没事,每天都会来到这里,接待需要帮助的人。郭刚堂目前打算换一个办公地点,主要考虑协会和家在一起会有很多不方便。同时,也想把更多的时间放在家庭上。希望能找一个人慢慢接手协会的工作。
寻亲24年占用了郭刚堂大部分时间,他一直觉得自己对妻子和家庭有亏欠。郭振找到后,他才看到妻子真正的笑容。多年来为了寻亲,郭刚堂总是奔波在外,家里常由爱人照看,教育孩子的事基本是爱人在管,面对寻亲期间的苦难以及妻离子散的故事,他都不敢给妻子说。家也始终是少了些“味道”。逢年过节吃团圆饭,都要摆上一副空碗筷。家里也从未有过一张全家福,郭刚堂说,未来他要补偿妻子以及家庭。如今,之前不会做饭的他在家中开始帮助妻子做饭,他希望能够为妻子分担一些,他也在努力学习,希望能让家里人尝尝他的手艺。
多年前,郭刚堂曾经营了一家商铺,出售聊城的传统手工艺品。他联系到一些残疾人,为他们提供住所和餐饮,并请来技术精湛的老艺人教授手工技艺,后来由于关注寻亲的事,商铺也不经营了。郭刚堂计划未来可以重新做起来,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

参演视频短片感觉很享受 想完整看一遍《失孤》

今年11月,郭刚堂担任了聊城文明交通安全劝导员,并与聊城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联合拍摄交通安全短片,为当地交通安全代言。郭刚堂说,虽然对电影并不陌生,在《失孤》筹备中,导演彭三源与他曾多次沟通,讲述寻亲路上的故事,但对于拍摄短片自己是个新手。近期,其拍摄的第一部短片《回家》已经上线。讲述的是一对激烈争吵的夫妻要开斗气车,危险无处不在。郭刚堂发现后,进行耐心真诚的规劝,最终两人变得温情满满,心平气和上路的故事。
“其实台词也没几句,就是劝导交通安全的,我觉得这事还挺有意义的,与一起搭戏的演员配合也不错,我还是挺享受的。”郭刚堂说,在几个平台上看到有些网友对自己的鼓励表示感谢,他还为安全防护亲子绘本以及防拐知识绘本拍摄了宣传照,他也拍摄了几个防拐公益广告。郭刚堂说,孩子找到了,但工作不能停下来,如果有需要,他还会继续做下去,
“这一年对我来说非常重要,郭振找到了,又有不少家庭团聚,是我最希望看到的。”郭刚堂告诉记者,他再一次希望公众媒体等不要再去关注郭振以及自己家庭的事。谈到未来,郭刚堂表示,24年辛苦找孩子的日子已经过去了,接下来就是好好过日子,帮助更多被拐卖的儿童找到家。
郭刚堂透露,电影《失孤》虽然上映多年,电影里刘德华扮演自己的事情已经倒背如流,但自己从来没有完整地看过片子。郭刚堂说,每当看到找寻孩子的经历,对自己都是一次打击,想到遇到的困难,也会像未愈合的伤口一样。找到郭振之后,自己可以慢慢面对过去,发现这些经历的磨难都是值得的,所以打算抽空完整看一遍,或许自己看自己的故事,内心会别有一番滋味。
在郭刚堂眼里,家庭是一艘船,自己应该是船长的位置,但这些年船长并没有为这艘船做什么事,反而是船在自己脆弱的时候庇护了自己。郭刚堂希望未来能为这个家做更多,真正感受到家的温暖。孩子健康开心快乐就已经足够了。这些天,他也想着,怎样把这些找孩子的经历全部记录下来,留下点记忆。
郭刚堂说,如今是这24年来最自由舒服的日子。他曾经最希望拍一张全家福、吃一顿团圆饭。这些他都已经实现了。他跟彭三源说过,自己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见证郭振结婚生子,“帮儿子带孙子。”
津云新闻记者 赵克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Sign in with Twitter 微信登录

x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Sign in with Twitter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AGB|Impressum|Datenschutzerklärung|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网站地图

GMT+1, 2022-1-28 18:43 , Processed in 0.050608 second(s), 11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7-2021, DOLC GmbH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