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Sign in with Twitter

It's what's happening?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萍聚头条

查看: 150|回复: 0

[八卦专栏] 他的巅峰演技,你并没机会见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1-1 15: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团子团购
作者:虹膜


独孤岛主

随着《爱情神话》的热映,关于影片中表现的上海和上海人,坊间产生了不同角度的讨论,无论从那个角度切进,对周野芒饰演的老乌这个角色来说,讨论的结论似乎是恒定的:老乌生活着与心底里存在着的上海,始终是保有温暖的度量、能够容纳他深藏数十年往事的安全存在。



在饭桌上向大家倾吐自己与(可能只是假想中的)索菲亚·罗兰在三十多年前的往事之时,老乌先是以明显的「进入」姿态沉到自己的回忆中,娓娓地、一字一句地道出往日情的细节,在收尾处突然来了一句「都是骗你们的」,随后含泪而笑,于一个情感放大意味浓厚的近景中,节奏略微加快,收藏起自己欣然吐露的情思,又立刻落入另一重沉沉的思绪。
有意思的是,影片中老乌的偶像索菲亚·罗兰,其实早在1993年周野芒参加一次电视台的奥斯卡谈话节目的时候,已经被他本人自己眉飞色舞地赞美过了。



在《爱情神话》里,老乌于倾诉完后的第二天悄然离世,梦醒之时,他距离这个世界是已经是无限负距离。这部以喜剧打底的影片至此完全显露出不动声色的悲凉况味。
老乌在片中是一个第二男主角的定位,总是在徐峥饰演的主角老白身后,以义无反顾的支持姿态为他张罗开画展,怒其不幸、哀其不争。全片对白几乎全部以沪语结构,在上海长大的周野芒处理这位「老爷叔」角色尤显驾轻就熟,一举一动,似足上海咖啡馆里真实握着杯子高谈阔论的同代人,看上去像是非常「本色」,但他其实并非生来会说上海话的「老克勒」,而是随着自己求学与留学经历,而慢慢沉淀而来的。



换句话说,世界上本来绝少与生俱来的天才,有的是兼具努力与观察的后天积累。周野芒显然属于后者。在考上上海戏剧学院前,他是一位上海话水平一般、希望在工作中努力提高的工人,父母是上海人艺的成员,自己却并未一开始就从事文艺工作。
这样交错的人生经历,应该是直接为周野芒后来出演大大小小不同角色打下精神记认的,同时,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周野芒专注于出演话剧,以「话剧演员」底色反哺影视演出,亦是对一个演员来说恰如其分的修炼路径,这同样与他对现实生活的深刻体味分不开的。



与许多同样出身于上戏表演系的同行一样,毕业后数年内,周野芒的表演集中投入在上海人民艺术剧院的话剧舞台,从龙套配角演起,经历《高山下的花环》《我是男子汉》等应时剧作,及至1987年在黄佐临导演的写意戏剧《中国梦》中一人分饰五角并凭此剧获得戏剧梅花奖,其时舞台上仅有一座圆台,没有任何布景和道具。
也就是说,剧中的演员必须充分全面调动身体与语言来完成所有的戏剧假定性。当时正是开放风气大刀阔斧的改革开放鼎盛年代,年方而立的周野芒与立意求新的戏剧大师黄佐临,以这样的方式向他们共同的未来人生献礼。


《老大》剧照

以一位优秀的戏剧演员标准衡量,周野芒确实严格践行着斯坦尼演剧脉络,并将其具体实践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以降的话剧演出上,参与剧目由传统经典逐渐转向多元类型甚至实验先锋,则又体现出周野芒自身极强的表演适配能力。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的沉浸式环境戏剧《明日要出山》中,演员必须顺应戏剧情境,直接突破第四堵墙,走出既定的舞台与观众对话,甚至将舞台空间延展到剧场之外。
在此剧中,经历过专业训练的演员周野芒,要与学编剧的非专业演员及观众完成具体的互动,对于传统意义上戏剧情境及角色对手的双重打破,是周野芒话剧生涯早期一次似乎相当重要的表演观塑造过程。


《黑鸟》剧照
从「以貌取人」的角度看,虽然曾经在舞台上赤膊上阵的周野芒拥有一身腱子肉,但就颜值而言,并非普罗观众心目中的靓仔形象,这并未对他沉入表演带来障碍,反而令他得以游刃有余地处理各类不同气质的戏剧乃至影视角色。
自从1987年首度出演电影《花轿泪》,周野芒断续在包括《风月》《财迷心窍》等电影以及《水浒传》《周恩来在上海》《乱世桃花》《大染坊》《红楼梦》等电视剧中出演角色。在影视剧中,周野芒的表现颇有一种隐士意味,这并不是说他饰演的角色都是隐士性格,相反,《乱世桃花》中骄奢淫逸的隋炀帝、《风月》里痴呆的大少爷,都是极具个性且以极端方式外化的角色。


《风月》
周野芒在这两部戏中的表演方式,非常有力地说明了他从话剧演员跨界到影视的独有心得。《乱世桃花》里隋炀帝的好色懒政,并未通过脸谱化的舞台腔塑造,相反,他运用隋炀帝听闻任何一则足以引发他恶性的信息时产生的短暂呆滞,来呈现角色自身性格缺陷并有机嵌入到剧作结构中去,表现出角色悲剧性的一面。
《风月》里的大少爷则在脸部特写中加重呆照式的静默时长,令角色的状态在物理时间的绵延中得到释放,与话剧舞台中有时需要极尽夸张并加速的处理不同,《风月》中的周野芒,正是在身体力行地分辨出影视与舞台表演的差别并妥善利用之。



当然,谈起周野芒最脍炙人口的影视剧形象,不可不提1998版电视剧《水浒传》中的林冲,无论从小说文本到影视剧集,林冲的形象古来很容易被认为是不同于梁山其他好汉的外化塑形的内敛、沉默,似乎在群英中显得相当低调,但正是这种隐忍的态度,才令他面对不白之冤时决然反抗及至被逼上梁山。
剧集中,周野芒非常精准地把握住了角色的仁义面向,与他在一些影视剧甚至舞台剧中剑走偏锋甚至有些邪魅的角色处理不同,《水浒传》里的林冲,散发出最直观的「一个好人」气质,面对人生绝大部分转局时表现出来的处变不惊,成为周野芒塑造人物的精神底色。



在这种底色下,剧中最具代表性的「风雪山神庙」一场戏就显得尤为动人;在庙门后被噩梦惊醒的林冲恍然起身,特写镜头下眼中的犹疑悲切,非但极尽内敛,且很快被门外发生的一系列纵火与恶言恶语情境所吸引,逐渐变为弥漫在空气中的满腔悲愤,转化成后续发生的一系列激烈动作。
在这场戏中,林冲的静默,是角色情绪的积累,也是《水浒传》剧集对这一群最终归向悲情宿命英雄的注目体现,是创作者集体意志的内化。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电视剧中的周野芒,非但完成了角色个体意识的递进层次,更不自觉地将自己的表演调适到了对全剧风格的统一高度。



近几年,周野芒仍然主要活跃在话剧舞台,在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悬疑剧《死亡陷阱》中,当谜底揭开,周野芒饰演的作家西德尼微微慵懒地走向他的对手,直接上演同性接吻戏份的时候,似乎那个笃信表演细部「控制」之力的周野芒用身体完成这这一过程。


《死亡陷阱》剧照
在对手戏充满张力的独幕话剧《黑鸟》中,周野芒时常上演颇有即兴表演意味的桥段,令他「千面戏骨」的名称一再定格于舞台。
看上去多变,他其实是个「实在」的演员,在一篇为《海边的曼彻斯特》写作的表演分析中,他这样写道:「呼吸,是表演中及其关键的要素,不单单用来拔高嗓门使发声洪亮,也不仅仅在情绪高亢激昂时用到,’呼吸‘根本就是内心活动的重要依据。只有内心活动充实了,呼吸也就准确了,所有的设计也就合理了」,从中亦可以看到周野芒对于自己身为演员的探索自觉,从职业生涯的最初一直到今天。
在关于《爱情神话》的访谈中,他亦坦陈认清楚了自己「中生代身份」的限制,在影片中贡献出他同时身为上海人与上海演员的骄傲与低调,或许,正是这样的呼吸,才令他表演中的「上海叙事」尤为动人。
合作邮箱:irisfilm@qq.com

微信:hongmomgs



35天,我们再造了一个古代建筑师的家
漫威最惨的,真的是他哎!9.1分的华语同志剧,希望不会毁于太火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Sign in with Twitter 微信登录

x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Sign in with Twitter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AGB|Impressum|Datenschutzerklärung|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网站地图

GMT+1, 2022-1-16 23:37 , Processed in 0.052621 second(s), 16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7-2021, DOLC GmbH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