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Sign in with Twitter

It's what's happening?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萍聚头条

查看: 1271|回复: 0

[其他] 首批德国学生返校报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5-9 11: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袖底香 于 2020-5-9 15:23 编辑

德国孩子们逐渐要回到他们的校园生活中了,但是生活终将不同了:他们戴着口罩,每天分隔几米上课,他们的班级和课程表也有所不同了,因为必须分批上课。在新冠时期,学校新的日常生活如何?学生,家长和老师都有不同的担忧。

联邦和州政府周三决定,鉴于感染人数呈积极发展态势,德国每个孩子都应在暑假之前再次重返学校,当然必须遵严格的卫生检疫措施,但是在实践中,具体实施的方式因州,年级,学校类型以及具体的学校不同而不同。德媒访问了一些已经回校的学生,学生老师和父母来讲述在这个特殊时期的首次返校经历。

差不多两个星期前,弗雷德里克(Friederike)就开始返校了。她在柏林-斯特利茨(Berlin-Steglitz)小学的六年级就读,并且是全德首批回到教室的学生之一。她的班级按性别划分成两个班,因此Friederike现在的班是纯女孩班,共10个孩子,每个孩子在教室里都有自己单独的桌子。弗雷德里克喜欢这个措施,因为她正处于不愿意和男孩来往的年龄。但是她们每天在校的课程仅两个小时左右,回家会有一些网上的课程作为补偿。一般首先是女孩班上课,然后是男孩班,不到中午就结束了。上课的重点是核心科目,如德语,数学,英语以及自然科学和人文学科。

孩子们坐到桌子旁之前,首先要洗手。学校走廊有洗手池。但是只有冷水,每个人都有一条单独的毛巾。返校第一天,老师带着绳子向学生展示正确的间隔距离1.50米到底有多长。学校的所有门都是敞开的,因此没有人需要触摸门把手,学校也教导孩子不应触摸楼梯扶手,去走廊必须戴口罩。但是在教室里上课允许不戴。

弗里德里克的母亲说,即使一天只能上很少的课,弗里德里克也很高兴。她的女儿在闭校期间给自己施加了很大的压力,她发现上学似乎更加容易。当然,她也很高兴能再次见到她的朋友。在与她最好的朋友的第一次会面中,两人就忍不住拥抱了一下,虽然学校明确禁止这种接触,但事实上“很难压制”。

“这真的使她很受打击”
禁止社交接触的禁令严重打击了儿童和年轻人。弗里德里克的姐姐玛丽(Marie)今年16岁。自4月底以来,她也已经重返学校了。这位11年级学生每天要按自己的选课上学,但是,一旦更多班级返校,由于空间有限的问题,她仅需每周在特定的“出勤日”上学。她的母亲说,这名16岁的年轻人因封锁政策而遭受了极大的痛苦,因为这些年轻人习惯于成群结队,亲吻,拥抱。而现在似乎构成青少年生活的一切都消失了。相反,现在学校的地板上,楼梯上到处有保持距离的警告和标记,玛丽称其为“单向通道系统”。

即使对小孩来说,保持社交距离也是很困难的。来自柏林米特区(Berlin-Mitte )的六岁小男孩亨利(Henry)在学校也必须保持距离。他也不能和他的朋友一起玩最爱的抓人游戏了。到目前为止,他的小学严格遵守卫生抗疫建议,孩子们在学校必须带口罩。只能在午餐时能取下口罩。
尽管如此,他觉得比之前关在家好多了,亨利的父亲说,在家里,亨利的攻击性变得越来越大,他经常去撞门,时不时喊叫。而现在,他的心情似乎又好起来了。从星期一开始,学校将每天重新恢复几个小时的正常授课。

从老师的角度来看就是这样
学校新的行为准则也意味着对于教师的重大变化。不过,来自莱茵兰-普法尔茨州施派尔(Speyer)的小学老师Priska Ruf说,第一周进展相当顺利。到目前为止,四年级学生都返校了。她说:“我的主观感觉是,儿童使用口罩的效果要比成年人好。” 因为,遵守社交距离规则非常困难,因为孩子们经常会忘记,而戴口罩就容易多了。

但是,她担心的是不久的将来。接下来,三年级学生也应该回到教室了,然后是六月,其余班级都会返校。“我们缺少三分之一的师资力量,因为我们的很多同事都有基础疾病或超过了年龄限制:“我们目前人才短缺。尽管我们非常愿意,但是全校正常上课是不可能的。”

但是,她对家庭教育的成功感到惊讶。德国很大程度上无法上网课或在网上交作业,因为孩子父母通常没有相应的装备。因此,孩子们不得不在学校操场上上交已完成的家庭作业。这位老师说:“我不得不说:孩子们在家的学习成果比我想象的要好得多,这非常了不起。” “每个人都认真参加了。”

家长有新的烦恼和担忧
学生的逐渐返校也给一些父母带来了麻烦。赛德尔(Seidel)一家住在勃兰登堡州的一个小村庄。三个孩子的学校在科特布斯(Cottbus),和家里相距半小时的车程。这里没有校车,最近的火车站开车十分钟,然后步行15分钟即可到达学校。通常情况下,孩子们都是父母上下班接送,但是现在不可能了。因为,年满17岁的大孩子将于下周一重返学校,而13岁的七年级学生在两天后跟进。而这两个孩子的最初计划是每天只上三四个小时的课程,上课时间还不统一。至于最小的9岁的孩子何时再次返校,依然还不知道。无论如何,在家工作的父母接送孩子都要好几趟了。

此外,父母对感染的风险也有一定的担忧。到现在为止,是否感染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允许多少社交联系,父母可以尽量让孩子待家里,但是,现在控制权已被夺走了。母亲Kerstin说,她的大儿子很期待上学。但是他们在学校能不能和朋友保持距离就不知道了。而另一方面,较小的孩子却并不急于返回课堂。两人更喜欢和父亲在家里呆在一起,因为家里不像在教室里那么吵闹。

德国每个长居人口都需要的转账账户,Giro现金账户比价器: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 Sign in with Twitter 微信登录

x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Sign in with Twitter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AGB|Impressum|Datenschutzerklärung|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网站地图

GMT+1, 2023-2-9 13:08 , Processed in 0.047741 second(s), 12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7-2022, DOLC GmbH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