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东方行亚洲超市
探亲保险好方案
签证审核易通过
拒签全额退保费
看中文申请指南
查看: 118|回复: 0

虚拟网红看似完美,但做不了美妆博主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1-7-16 18: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界面新闻

记者 | 周芳颖

编辑 | 楼婍沁

你还记得曾在央视综艺《华彩少年》上表演梅兰芳先生经典片段《天女散花》的虚拟KOL翎LING吗?

自2020年5月面世“出道”以来,以国风女孩形象圈粉的虚拟人物翎LING如同真人KOL一样展开了各种商业合作,不仅登上了Vogue Me开年刊封面,又和奈雪的茶、特斯拉等品牌进行联名宣传。

理论上而言,背靠开发团队的虚拟KOL比起真人偶像在颜值甚至人设上的输出都更为稳定,因此成为品牌方近年来与年轻人拉近距离的理想选择之一。然而,翎LING这次却在美妆带货上“翻车”了。

据时尚媒体《Jing Daily》报道,近日翎LING在小红书上发布了一则口红带货相关的内容,但又在不久后删除了带货相关的文案信息。

这或与评论区下倾倒性的负面评价相关,不少网友质疑其带货美妆的能力。其中,首条网友评论就表示,虚拟人物进行服饰带货尚可,但宣传化妆品会产生违和感。



事实上,翎LING并不是第一个尝试带货的虚拟KOL。而服饰因其较强的展示性往往是虚拟KOL最容易开展的商业合作方向。

例如在Instagram“出道”的Noonoouri就曾多次“身着”迪奥Dior、范思哲Versace等奢侈品牌的服饰“穿梭”于秀场之间。而Shudu Gram一开始的人设定位就是“世界首位虚拟模特”。



随着粉丝热度越来越高,这些虚拟KOL也开始尝试与美妆品牌合作。Noonoouri曾为Kim Kardashian的个人彩妆品牌 KKW Beauty拍摄过美妆视频,Shudu Gram也多次在Instagram上发布照片宣传美国歌手蕾哈娜的彩妆品牌Fenty Beauty。





但即使虚拟KOL与真人再相像,当观众意识到虚拟与现实的差异性之后,疏离感油然而生。

当涉及使用感更强的美妆产品时,这些虚拟KOL合作内容下的评论也出现了与翎LING美妆带货事件中相仿的情形。

虚拟仿真技术上的尚不成熟是一大缺憾,但不少观众质疑的是美妆广告的必要性——缺乏真实皮肤感受的虚拟人物如何能让人信服美妆产品的功效性?

完美恰恰成为了虚拟人物在美妆带货时的致命缺点,没有皮肤问题困扰的虚拟人物无法让消费者共情。然而,这一点顾虑似乎并不妨碍美妆品牌对虚拟KOL的青睐,并将其视为一种新兴的营销手段。

近期,不少美妆品牌都推出了自己的虚拟形象。比如,花西子公布了品牌的同名虚拟形象;欧莱雅集团推出了四位二次元人物,来负责在中国的形象传递和发声。

品牌虚拟形象的作用还不止于静态的二维平面。卡姿兰的虚拟偶像大眼卡卡现在就成为了该品牌直播间的日常主播之一。但出于技术上的局限性,大眼卡卡在进行产品介绍时无法试妆,只能通过讲解和图片来展示产品效果,直播中与观众的互动性也大打折扣。



从现阶段的技术发展水平来看,虚拟KOL在美妆领域商业合作的天花板肉眼可见。

但美妆品牌似乎没有打算停止在虚拟KOL身上的投入。毕竟在产品包装、明星代言、IP联动等营销方式越来越“内卷”的背景下,品牌们越来越难挖掘新鲜点来打动消费者。多一条路就是多一份希望。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AGB|Impressum|Datenschutzerklärung|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网站地图

GMT+2, 2021-8-1 02:20 , Processed in 1.718659 second(s), 11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7-2021 DOLC GmbH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