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东方行亚洲超市

萍聚头条

探亲保险好方案
签证审核易通过
拒签全额退保费
看中文申请指南
查看: 171|回复: 0

[八卦婚姻] 我的3个丈夫,曝光了婚姻中,最隐秘的祸福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1-7-17 09: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美食带来美好的一天!
作者:闲时花开官方账号
作者:刘娜
来源:闲时花开





这几天,我带着孩子进山避暑了。
山上除了蚊子多,哪儿哪儿都是好的。
空气是清新的,云朵是洁白的,山风是凉爽的,星星又大又稠,一早一晚走在乡间的小路上,身旁除了泉水的叮咚声,就是夏虫和山鸟的啁啾声。
我之所以进山,是因为前几天,我在公众号文章后面,问大家哪里避暑最凉快。
大家给出了天南海北的意见,有些地方我去过,有些地方还未成行。
一个认识了六七年的老大姐给我打电话:“妹妹,哪儿也别去了,就来我这里,保你满意。”
大姐在伏牛山脉深处的度假山庄买了房子,每年暑假都来这里待上一段时间,再回城里。
“山里美得很,我和你大哥昨晚在门口的亭子里坐到十来点,东扯葫芦西扯瓢,就是不愿睡觉,太舒服了,太得劲儿了,太养人了!”
性格豪爽的大姐,连用了三个“太”字,来“诱惑”我。
我一听,赶紧收拾行李,带上娃就投奔大姐而去。
汽车驶出人山人海的城市,在山一程水一程中,来到了郁郁葱葱、山风清冽的山中。
与此同时,大姐的故事,确切地说,大姐前半生坎坷又倔强的故事,也被迎面扑来的山风从我脑海里拽出来,变得愈发清晰——


1.



我认识大姐时,还在报社上班,其中一项任务,就是写情感专栏。
那时候,自媒还不像今天这么发达,很多人都怀揣着各种各样的痛楚和秘密,却在身边找不到可以倾诉的渠道。
传统媒体的匿名情感专栏,就成了很多人的树洞:
把自己刻骨铭心的情感故事,或者耿耿于怀的伤痛记忆,讲出来,本身也一种治愈。
大姐,是我的倾诉人之一。
大姐出生于60年代,是老牌大学生,出身农村,又是家中的长姐,自然就免不了凡事都爱操心,凡事都爱替别人着想,凡事都宁肯隐藏自己的感受,也要把周围人照顾得妥妥帖帖。
大学毕业后,大姐到政府部门上班,孝顺父母,照顾弟弟和妹妹,直到27岁,才有能力和精力,考虑自己的婚事。
在熟人的介绍下,大姐认识了她的第一任丈夫A。
A也出身农村,也是大学毕业,也在政府机构上班,虽然长相一般,比大姐还小两三岁,但看起来还算靠谱。
大姐是个传统的女性,总觉得女人比男人大,不符合主流,和A见了一面后,就不太同意。
但是A特别中意,托媒人说尽好话,表达对大姐的喜欢。
大姐身高一米七,长相耐看,工作单位又好,为人落落大方,A喜欢她也是正常。
她唯一没有拎清的地方,就是她觉得自己年龄不小了,有点恨嫁,所以A的穷追猛打般的追求下,她在不怎么了解A的情况下,仓促步入了婚姻。
然后,命运从此发生改变——


2.



结婚的头两年,A看起来还不错。
工作努力,能说会道,深受领导器重,还升了职。
赚的钱,也给大姐贴补家用,虽然在家庭琐事上不能给大姐搭把手,但总体也算得上知冷知暖的丈夫。
大姐是个善解人意的人,考虑到A家里兄弟姊妹众多,又都过得不如她家,她就经常拿自己的工资贴补婆家人,从老家造房子,到小叔结婚生子,她都特别有大嫂的风范:
出钱出力,从不抱怨。
不幸,发生在大姐生子之后。
大姐的第一个孩子,出生时因为缺氧,患上严重的脑瘫:
产检时在肚子里还健健康康的孩子,生下来就成了一团只会呼吸的肉。
长到两三岁了,动都不会动一下,更不要说像别人家的孩子那样,活蹦乱跳地喊爸妈。
大姐的天塌下来了。
但她不离不弃。
她一边上班一边带孩子治病,北京上海西安南京,能去的大医院都去了,但孩子总不见好转。
医生都劝她放弃,也有人出主意,让她把孩子丢到福利院。
大姐怎会同意。
就算是一个病孩子,也是娘身上掉下来的肉。
大姐把自己的老母亲接到身边,日夜照顾着孩子。
这中间,作了多少难,流了多少泪,又受了多少指指点点,谁家有脑瘫患儿,谁知道。
当然,为了不耽误A的进步,特别能干的大姐,在家庭和孩子的问题上,从来不拖男人的后腿。
不幸的是,即便花了很多钱受了很多罪,孩子9岁时还是走了。
所幸的是——


3.



所幸的是,在大孩子走之前,大姐又生了一个老二。
当初,大姐生老二的初心,很简单,那就是等她和A老了,这世上还有老二,能无怨无悔地照顾老大。
为人父母,总是给那个不省心的孩子,想好退路。
只可惜,老二刚满3岁,老大就夭折了。
为了把健康的老二养大,大姐一边认真工作,一边教育陪伴孩子,以自己所能给孩子提供最好的条件。
当然,她对老二也有着补偿心理:
作为母亲,她已经失去了一个孩子,无论如何也要把健康的这一个养大,养好,养得健康快乐。
在养自己小家的同时,大姐还一如既往地贴补婆家,照顾娘家,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穿,也要把两个家族的人方方面面都安排妥当。
就在大姐认为,最苦的日子已经过去时,痛心的事儿又来了——


4.



大姐是在无意中,听别人说起A出轨的消息的。
一开始,她不相信。
或者说,她不愿承认自己信赖的丈夫会背叛自己,她不愿亲手毁了这个吃透了苦刚刚开始甜的家庭。
但,当A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对她越来越没有耐心,而周围越来越多的人告诉她,碰见A搂着小三公然出入一些公共场合时,她不得不接受这样的事实:
她的男人,早已背叛她。
就像读过书又好面子的很多知识女性一样,大姐一开始不愿离婚。
她想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她想证明给外人看她能获得想要的那种幸福,她想让那个曾经口口声声说喜欢她的男人回心转意。
但,事与愿违。
身陷婚外情的男人,就像中了蛊一样,着了迷,吃错了药,一遍遍保证“会改”后,又一遍遍投入到小三的怀抱。
最后,大姐选择退出。
她的泪已经哭干,脸已经丢尽,梦也发出破碎的声音。
她没有精力和能量,和渣男纠缠不休。
她带着相依为命的老二,成为了辗转于家庭和事业中的单亲妈妈。


5.



离婚3年后,经熟人牵线,大姐认识了丧偶的B——辛苦了大半辈子的B,在家里生活刚刚有起色后,痛失了妻子。
B是个文化人,吹拉弹唱样样精通,琴棋书画略懂一二。
认识大姐后,B一见倾心,再见倾城。
B给大姐写情书,说情话,不嫌大姐有个儿子,非常心疼大姐过往的遭遇。
B还从大姐前夫的弟弟、妹妹、远房亲戚等一众人的口里,了解了大姐的为人,知道是个不可多得的良配。
大姐被B的痴情和才情打动,在征得孩子同意后,和B领了结婚证。
结婚后,B不仅给大姐读诗,作画,弹琴,还照顾她的饮食起居,向有名的中医专家,讨来补身体的方子,每天在家煲汤熬药,只为给吃了太多苦的大姐调理身子。
大姐每天上班走时,B都把她送到门口。
每天下班回来时,B就站在小区里等她。
更令大姐感动的是,因为B的孩子已经成年,大学毕业后去了外地工作,B把大姐的儿子当成自己的儿子,不管是生活还是教育,都不曾亏待半分。
B的长情和温暖,让大姐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幸福:
原来,这世上的的确确有好男人。
原来,她这样的女人也可以拥有幸福。
原来,好的伴侣真的能治愈过往身体和心灵的伤痛。
就在大姐幸福得像一朵深秋盛放的花时,悲剧再次发生了——


6.



B走了。
B突发心脏病走了。
走得这么突然,这么急促,一句话也没有留给大姐。
从结婚到死别,不过短短4年的时间。
4年,他缝合了她过往的怨恨伤痛。
4年,她享受了前所未有的爱和温暖。
B走后,大姐的思念随着时间的流逝与日俱增。
她有空就跑到陵园他的墓前,看着他的照片和他说话,以至于守陵人都认识了她。
她总觉得他没有离开。
她上班的路上,回家的途中,或者一个人坐在阳台上发呆的时候,总期待一转身,他就站在身后,笑眯眯地看着她:“累了吧,今天想吃啥?”
只是,她一次次转身,他却再也没有迎上来。
因为对B相思成疾,大姐几经犹豫,找到了写情感专栏的我。
谁也没有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故事——


7.



大姐根据报纸上的电话,找到我时,是个秋日。
我们聊了一下午后,我把她口述的前半生的情感故事,完完整整地写出来,发到了报纸上。
我和大姐都没有想到,这篇回忆往事、悼念亡夫的文字,竟然会让一个叫C的男人看得泪流满面,肝肠寸断。
C跑到报社找我,拿出他的身份证、社保卡、荣誉证书和离婚证,非要见大姐。
C说他离婚多年,两个孩子都非常优秀,已经在二线城市安家。
他喜欢书法,爱好写作,不喜社交,尊重女性,非常想认识大姐。
为了表达诚意,C也用一个下午的时间,给我讲了他和前妻的故事——他前妻是强势又凌厉的女人,常常欺负辱骂甚至殴打他,他忍无可忍,才在孩子们成年后选择了离婚。
C甚至给了我他的同事和朋友的电话,让我去核实他说的是否属实。
看在C这么虔诚的份儿上,我只能破天荒地当了一次红娘,牵线大姐和C认识。
大姐不同意。
第一,她为B守孝未满3年。
第二,好的坏的男人,她都经历过,不想再婚。
但在C的一再坚持下,两个人还是见了一面。
见面后,在大姐的坚持下,两个人只是把彼此当成老朋友。
C敬重大姐的为人和深情。
大姐看重C的坦诚和实在。
B走4年后,大姐给我打来电话,说一年多的深入沟通,让她觉得C非常难得。
C也给我打来电话,希望我出面再劝劝大姐,不要让两个人的感情,仅仅停留在老友的层面,还要再往前更进一步。
在C的张罗下,我把大姐约出来,把话挑明了说,期待好人能有良缘,希望善人都有好报。
后来——


8.



后来,C成功地追到了大姐。
两个历经坎坷的苦命人,在都已不再年轻后,牵起了对方手。
更难得是,听说他们要在一起,他们各自的孩子们都举手赞同。
如今,俩人已经结婚3年。
我能明显地感觉到,大姐和C都变了。
原本内心有诸多愤恨和遗憾的大姐,变得越来越平和,也越来越有女人味了。
我夸她,她笑眯眯地说:“都是你老大哥宠的。”
原本性格隐忍、不善言谈的C大哥,也变得健谈开朗、敢于表达。
我夸他,他乐呵呵地说:“都是和你大姐斗嘴斗的。”
在年近六旬后,他们迎来了此生最好的时光:
身边有人,桌上有饭,心中有爱,眼里有光。
我为他们高兴,但有时也忍不住八卦——


9.



这次山中之行,我和大姐走在夏风习习的山间,说着无关紧要的话。
我问越来越美丽的大姐:“老渣男A,现在咋样了?”
她沉默了几秒钟,叹了口气说:“他现在很不好呢。”
A和大姐离婚后,发现小三是个私生活混乱的心机婊,不愿当接盘侠。
结果,小三和她混黑社会的娘家人,扬言要打断A的腿,然后再到单位把他搞臭。
没有办法,A只能和小三结了婚。
结婚后,小三也不是省油的灯,不仅时不时给他戴绿帽子,还伙同娘家人拉他干一些违法乱纪的事儿,最后被人举报,被开除了,差点坐了牢。
如今,他年迈多病,被上位的小三各种看不起。
没有钱,没有爱,没有身份和地位,还患上了很严重的病。
“都是孩子看他回来,零零碎碎和我说的。”大姐有点哀伤地说。(大姐的儿子,非常优秀,非常懂事,正在读大学,是个身高一米九的帅小伙)。
“你不恨他吗?”我问。
“恨。”大姐说,“恨归恨,但也不想他过成这样。他毕竟是我两个孩子的父亲。”
我看着年过五旬依然腰杆挺直的大姐,忍不住感慨万千:
恶人自有天收,好人自有吉相,古人诚不欺我。
婚姻不是一个人能经营好的,和什么样的人在一起,真的很重要。
人生有些伤害本可避免,也有些痛苦无法逃脱,但上苍最终褒奖的人,一定是善良而长情的人。
人在做,天在看,跳出眼前的时空和局限,看待言行和福祸,我们终将发现:
生命就是一场修行,持戒而行,方得始终,心底美好,终得福报。
我是娜姐。
愿我的朋友们都有福报。
周五愉快。
<hr>

PS:
我带着孩子继续住在山里。
尽管城里也有一堆事儿要忙,但我和孩子都不想走。
今天这篇文,是我在公鸡的打鸣声和山鸟的歌唱声中写好的。
给大家看几张我随手拍的图片:






















结束,是另一种开始——

闲时花开(ID:xsha369):作者刘娜,80后老女孩,心理咨询师,情感专栏作者,原创爆文写手,能写亲情爱情故事,会写亲子教育热点,被读者称为“能文艺也理性的女中年,敢柔情也死磕的傻大妞”。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AGB|Impressum|Datenschutzerklärung|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网站地图

GMT+2, 2021-7-30 10:28 , Processed in 0.045639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7-2021 DOLC GmbH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