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东方行亚洲超市

萍聚头条

探亲保险好方案
签证审核易通过
拒签全额退保费
看中文申请指南
查看: 124|回复: 0

民间故事:新郎吐露真言,新娘怒回娘家,宁当尼姑不守活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8-1 15: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酒歌说文
俗话说“男怕选错行,女怕嫁错郎”,意思是婚姻对女人一生的命运有着非常关键的作用,找到了好男人,一辈子不愁吃喝,跟着丈夫享福。可如果运气不好,嫁给的男人不成器,好逸恶劳还性格懦弱,那可算得上倒了八辈子的霉,后半生别想安生。

今天说的这个故事,就是这么一回事。名门望族的大家闺秀没找到如意郎君,嫁给了一个“傻”丈夫,结果惹出了一堆麻烦,还牵扯出人命官司,抱憾终身。




话说明朝的时候,武昌府有个姓胡的大户人家,世代以经商为生,到了如今这一代,生意越做越大,名下的产业数不胜数,光店铺都有十几家,在京城都有分号。

胡员外拥有万贯家财,可家里人丁单薄,娶了好几房夫人都没能生下一男半女。然而一次酒后乱性,胡员外和一名丫环发生了关系,没想到事后,丫环居然有了身孕,这可让胡员外喜出望外,连忙把丫环收为妾室,安排下人精心侍候。

女人生孩子如同过鬼门关,丫环虽然变成了姨太太,但从小营养不良,生孩子的时候大出血,一命呜呼,留下一个胖小子无人照看。




胡员外给这个孩子娶了名字名叫福贵,作为胡家独苗,被其他几房姨娘认为干儿子,如同贾宝玉一样,从小在女人窝里长大。

一转眼,二十年过去,胡福贵长成一个大小伙子,虽然衣着华丽,五官端正俱全,可从小只在后院里活动,极少与人交流。偶尔出门,也是戴着帽子低着头,不敢和人说话,别人多看他几眼,就羞得脸红脖子粗,说话都结巴。

胡员外心知肚明,明白儿子这是脂粉气太重,想了很多办法都没能解决,索性将其留在家中任其由之,自己每日在外花天酒地,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儿子虽然性格懦弱,上不了台面,但毕竟是自己亲生,婚姻大事不能马虎。胡员外一心寻思着给儿子找个门当户对的儿媳妇,挑来挑去,最终看中了从京城致仕回乡的李御史的闺女,青秀。




大把的银子撒出去,自然有人鞍前马后操办,武昌府最有名的媒婆邓氏亲自登门,一张巧嘴把胡福贵夸上了天,说成了“绝世无双”的少年俊才,把李御史迷得心花怒放,当场拍板同意了这门亲事。

那时候结婚都是父母包办,虽然按照“三书六礼”的规矩,未来女婿在婚礼前要上门拜见未来丈人,但毕竟是走个过场,根本无法深入了解,即便是问上几句,也无非是诗词学问,而这些恰好是福贵的强项,回答得滴水不漏,再加上他垂头恭敬,更加讨得李御史欢喜,认为他为人稳重,孺子可教。

于是乎,两家人合计,没过多久就举行婚礼,宴请了武昌府名流绅仕,沿着胡同摆下了流水席,可谓热闹非凡。




新婚当夜,一个身穿凤冠霞帔,眼波流转,一个身穿伪九品官服,神情紧张,对坐了半宿,居然没有一个人说话。

新娘累了一天,以为新郎还未适应,也没放在心上,迷迷糊糊和衣睡着了。可当她醒来之后,已然是黎明时分,红烛早已燃尽,新郎官却趴在书桌上睡着了。

青秀一头雾水,如此良宵居然就这样稀里糊涂度过了,日后传出去,绝对成为笑柄,别人只会说自己不懂妇道,连丈夫都不会体贴。

青秀连忙起床,推醒丈夫,让他上床休息。可谁知福贵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立刻如同被蝎子蛰了一般,连退三尺,嘴里念叨着说:“不要碰我,不要碰我,我对不起你!”

青秀更加糊涂了,丈夫这是犯了癔症吗?正当她想一问究竟的时候,门外传来丫环的声音。

“时辰到了,请新人给家公端茶请安。”

青秀只好把心里的疑问暂时按下,简单洗漱之后,陪着福贵给公公请安,一番寒暄之后,又按照顺序给其他几位娘请安,各种繁文礼节下来,忙得头晕目眩,也忘记了这件事。

之后的几天,福贵虽然按部就班和青秀同吃同寝,但每到晚上,却总是磨磨蹭蹭,说什么也不愿意躺在婚床上,拿着被子独自睡在书桌上,一夜无语。




青秀眉头紧锁,再也按捺不住了,泪水如同珠帘一般止不住地坠落。

“我若是哪里做得不对,你只管开口便是,何必这般糟践羞辱我呢?”

这原本只是一句气话,可谁想到福贵支支吾吾半天,叹了一口长气,沮丧地说道:“是我不好,是我对不起你。”

青秀眉头一挑,这话从何而起呢?

福贵沉吟良久,这才娓娓道来。

原来,福贵从小在脂粉窝里长大,缺乏阳刚之气,而又对父亲纸醉金迷的生活深恶痛绝。久而久之,他认为天下唯有女子最为清白,男子皆为污泥,肮脏不堪,恨自己居然是个男儿身,若是和青秀同床共枕,自己这具臭皮囊岂不是玷污了她的清白。

福贵痛恨自己有个子孙根,在他看来,这根玩意肮脏透了,女人本是上天打造的一块完美玉璧,但和男人在一起就等于被玷污,不再完美。宁可自己一辈子无儿无女,也要保持青秀的女儿清白身。




青秀被福贵的言论惊呆了,张开了嘴巴半天合不上。既为这种奇谈怪论所震惊,又为自己的将来而感到迷茫。

空有丈夫无爱情,纵是贵妇也枉然。

难道就这样守活寡度过下半生吗?

青秀越想越害怕,心中的巨石压得她喘不过来气,手足无措不知该从何处说起。

再看福贵,从柜子里找了一把剪刀,痴痴呆呆在衣襟下比划,嘴里念叨着:“都是这个东西害人,不如剪了,一了百了……”

说着,福贵一咬牙,解下衣带,对准子孙根,狠狠剪了下去……

“啊……”福贵佝偻着身体在地上打滚,双手紧捂胯下,鲜血止不住地从指缝中流淌出来,流了一地。




青秀被眼前一幕吓坏了,哇一声哭了出来,疯一般地冲出了房门。一路跑回了娘家,进门之后嚎啕大哭。

李御史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以为女儿在夫家受了委屈,连声好言相劝,两口子斗气不算事,床头打架床尾合,谁家夫妻不吵闹,慢慢磨合就好了。

可听完青秀讲出真情,李御史也气得浑身哆嗦,手指颤抖地骂道:“歪门邪道,斯文扫地,我李家颜面扫地呀!”

再说福贵出了这档事,也吓坏了胡员外,连忙请来医生包扎止血,所幸抢救及时,虽然没了子孙根,但性命无虞,服下药剂之后便昏睡过去。




胡员外越想越恼火,认定是青秀做下的恶事,断了自家的香火。当即带着一帮人到李御史家讨说法。走到半路,正好撞见同样来讨说法的李御史。

气氛剑拔弩张,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双方没说几句,就已然火药味十足,众人面露狰狞,摩拳擦掌。

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打这个有爹生没爹养的!”双方立刻混战在一起,拳脚相加,当街打成一锅粥,惨叫声不断。幸亏衙役及时赶来,这才避免了更大的伤亡。

胡员外财大气粗,在当地关系盘根错杂,李御史身份清贵,虽已致仕,但在朝中还有不少好友和弟子担任要职。双方吃了大亏,涉及家门颜面,都不愿意善罢甘休,纷纷走动关系,欲将对方置于死地。

这事很快闹得沸沸扬扬,满城皆知。京城里的不少王公大臣也被卷了进来,官司打到了大理寺,分为两派各说各理,闹得一地鸡毛。




皇帝知道这件事,也是大为恼火,御笔亲提要求三司会审此案,务必查个水落石出,给天下一个交代。

然而……这件案子拖了大半年,双方斗得筋疲力尽,家财也花费大半,最终判决方才姗姗出炉。结果各打五十大板,双方都有过错,解除婚约,各家严加看好孩子,自此和好,不许再有争斗。

李御史晚节不保,很快便卖了宅子,回到乡下老家,从此与世隔绝。而青秀也斩断青丝,皈依了佛门,过起青灯古佛的修行生活。

胡员外因为打官司,变卖了所有家产,从此家道中落,成为众人的笑柄。没过多久,就一病不起,蹬腿闭眼。

至于说本案的始作俑者福贵,有人说他跟着一个江湖戏班远走他乡,打扮成女人的模样,唱《牡丹亭》去了。也有人说他跳河自尽了。




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件事证明,婚姻对于男女双方都是一辈子的大事,即便是男才女貌,门当户对,可如果性格不合,也只能以惨剧收场。

故事讲完了,关注“酒歌说文”,了解更多民间故事。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微信登录

x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AGB|Impressum|Datenschutzerklärung|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网站地图

GMT+2, 2021-9-26 15:21 , Processed in 0.048518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7-2021 DOLC GmbH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