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东方行亚洲超市

萍聚头条

探亲保险好方案
签证审核易通过
拒签全额退保费
看中文申请指南
查看: 126|回复: 0

民间故事:聪明的农民和愚蠢的地主之间发生了那些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8-14 16: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微信登录

x
作者:远方的读者
  相传,在一个小山村里,有一户大户人家,家有良田千倾,家财万贯。当家的老主人姓黄,名有财,五十来岁左右,身形看起来很消瘦,一把胡须五六寸长,常年手拿一个算盘,非常善于经营,在他的一手操持下,家被打理得仅仅有条。他的夫人姓蔡,年龄也在五十上下,略显富态,衣着华贵,常年手拿佛珠,经常出入寺庙,附近的寺庙都接受过她的香油钱。
  夫妻两只有一个儿子,叫黄从贵,一脸白净的一个帅气少年,十八九岁模样,老夫人特宠爱这个唯一的儿子,凡事都依着他,因此也养成了大手大脚花钱,喜欢事事都讲排场。然而在经营方面却一无所知,黄有财也经常抱怨夫人宠坏了儿子。然而毕竟没有什么用,因为夫人娘家人有权势,黄有财也不敢多加指责,只能任由夫人宠溺从贵。
  黄有财虽然富有,但是生活用度却非常的节俭,对待租户也还好,三成的租子在当时已经算很低了,换成别的地主,五六成租子都是很正常的,周边的穷苦人家都很尊敬他,也很乐意租他家的田种。因此周边的穷人们比起其他地方的穷人来已经是相当幸福了。
  但是儿子认为老爹的做法太亏了,因此这天他对老爹黄有财说:“爹,别人都是对半收的租子,你为什么只收三成,这样咋们不是白白亏了两成了吗?”
  黄有财语重心长的对儿子说:“周边的都是咋们的乡亲,而且还是本家,他们没有田土,还得交各种赋税。如果我们租子收的高了,他们交了赋税就无法生存了,生存不下去只能去偷去抢甚至会造反,为了生存,什么事都有可能会干。”
  这黄有财对地主与农民之间的微妙关系很是了解,想要农民长期为自己干活,就不能过度压迫,得让农民可以生存,不然只会收到适得其反的效果。而黄从贵并不知道这些,认为多多收取利益才是对的,得对自己有利才行,不然就是吃亏的。
  这个村子里除了他们这一家地主外还有几十户穷人家,大部分都是姓黄,还有两户外姓的,但是比较少。其中一户姓周的外姓农民,叫周全德。
  这周全德是周家的独子,几代了一直都是只生一个儿子,这周全德个子很高大,长相五大三粗,一脸络腮胡子,做事心思却很缜密,头脑挺灵活,干活不仅有一身力气,还有一身木匠活的手艺和打猎的本领。比起其他农户家庭自然要稍微好过一些。虽说家里边条件还过得去,但是因为五大三粗的长相,快三十了也没有个女人看得上他,父母是着急的不行,他自己反倒没有当回事。
  周家原先也是有几亩田土的,后来周全德爷爷那辈因为遇到了天灾,没办法只能把田土卖给了黄有财的爹,暂时度过了灾害,但是也没有了田土,此后只能依靠租黄家的田土种田过活,好在周家有祖传的木匠活和打猎的本事,过得比其他人要好一些。曾经也曾找黄家商量买回田地,但是黄家不仅不打算卖,还开出了十倍的高价,因此这周家人心里是记恨黄家的。但是因租子比其他地主要少,一直以来两家都是相安无事的。

  那一年夏天,黄有财去外地收生意上的欠款,回来过河时遇到突发洪水,一个不小心没有站稳,因此被卷水里淹死了。就连尸首也是洪水退去之后在下游找回来的,收的欠款自然丢掉了,还有一个收账的账本也一并丢了。

  自此以后黄从贵当了家,这天他把所有租户召集起来,对大家说道:“其他地方租子都按五成收的,以后我们也按照五成收取。”租户们自然是不乐意的,这时周全德气愤了说道:“黄从贵,你这是要把大家往死路上逼吗?这年头赋税这么重,你要了五成我们还吃什么?”黄从贵不高兴的说道:“我收我的租子,赋税是官府收的,与我有什么关系,你要不去和县大老爷商量商量,叫老爷少收点。其他地方还收的六七成呢?我这还算少的呢!”

  收六七成自然是没有的事,官府有规定最高只能收五成。因为地主收高了,官府的赋税自然是收不到了。

  周全德火了起来,扯着嗓子大骂黄从贵道:“你个黄毛小儿,有种你收十成得了。”

  黄从贵脾气也上来了,大声说道:“十成就十成,我还就收十成了,你能拿我怎么样,今年不交十成租子别想租我的田。”

  村里人只当两人吵架的一时玩笑,不曾想黄从贵铁了心了要收十成租子,租户们怎么说情他都不听。大伙只好找到周全德,让他去说说情,赔个不是。周全德也不曾想一时气话这小子居然当真了。

  这天周全德来找黄从贵,给他赔礼说:“少东家,哪天一时气话,你别介意,这租子的事你看看能不能还是按照五成收啊。”

  黄从贵接着说:“话已经说出了口,怎么可以反悔呢!”这时黄从贵心里冒出了一个鬼主意想要为难大家伙,邪恶的说道:“我也给大家一个机会,种的庄稼我收上面的,你们收下面的。”
  这黄从贵毕竟不是庄稼人,也不知道庄稼怎么来的,周全德毕竟是庄稼人,一听这么说,自然有了主意了,对着黄从贵说:“谢了,少东家。”

  回去之后把这事和大家一说,大家伙都皱眉了,这样不是不能种麦子和稻子了吗?周全德说:“那咋们就种土豆吧,让黄从贵今年啥也收不到。”大伙都说,只能这样了。

  这年到了收租子的时候了,周全德对他说:“少东家,你赶紧把上面的收了,我们等着收下面的,”黄从贵地里看了个遍,啥也没有,只有一些土豆苗,心里那是气的不得了。气愤的对大家说:“明年我收下面的,你们收上面的。”说完这些就气呼呼的走了,黄从贵以为这样就可以难住大家了,只能说他完全不懂庄稼地里的事。这年大家收了个堆满仓。
  第二年大家改成了种稻子,秋收到了大家把稻蕙割走了,留下稻草,这一年黄从贵又落了个空。这次他更生气了,他说:“明年我两头都要”以为这样就可以让大家明年啥也收不到了。

  第三年大家改成了种玉米,这次黄从贵再一次落了个啥也没有收到。这时他好像明白了老爹黄有财以前说过的话,对于农民不能过分压迫。这次他也没有生气了,而是和和气气的对大家说:“以后租子还是照旧三成,以后不会再变了 ,至于种什么你们自己决定。”
  黄从贵不知道为啥,经过这三年后,人变了个样,居然主动找到周全德,说了想把周家的田地卖给周全德想法,但是价钱要比原来高一倍,周全德自然是同样了。还有其他的租户,也买回了原先祖上卖掉的田土。后来才知道,因为这三年来黄从贵没有收到任何租子,家里开销又大,已经基本耗空了家底。只剩下原先属于自己的那几十亩土地了,家里的佣人也遣散了回家。只留下了两个丫鬟伺候母亲,这之后黄从贵也自己下地干活了,还向以前的租户请教种庄稼的事,这之后自己也成了农民。

  周全德买回土地之后家里条件比之前好多了,在家人张罗下娶了村里的一个寡妇,寡妇带着一个儿子,自己又生了一个儿子,终于有了自己的小家庭。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AGB|Impressum|Datenschutzerklärung|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网站地图

GMT+2, 2021-9-18 23:57 , Processed in 0.046191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7-2021 DOLC GmbH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