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东方行亚洲超市

萍聚头条

探亲保险好方案
签证审核易通过
拒签全额退保费
看中文申请指南
查看: 124|回复: 0

[商道] 它曾是最火的社区电商,如今深陷危机,拖欠商家上亿货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8-15 10: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天下网商
天下网商 杨越欣




“想要拿回钱的都来!”


8月13日,杭州贝贝集团总部门口再次被前来讨债的商家围得水泄不通。


尽管当天杭州大雨,但还是有不少商家专程从全国其他地方赶来。上午10点,贝贝集团总部大堂已经聚集了几十名商家,现场还有几名民警维持秩序。







在多个维权群中,可以看到一份共享文档,用来登记商家们被拖欠款项的信息。截至8月13日,共享文档显示已有1400多名商家上传信息,涉及欠款累计超过1.4亿元。


前来讨债的都是贝贝集团旗下社区电商平台“贝店”的商家。贝店自2017年成立以来,依靠社交网络裂变拉新,经历了用户数快速增长的高光时刻,也曾是众多知名投资机构的“宠儿”,还在今年3月底被评为“2021杭州独角兽企业”。


但是,3月贝店开始拖欠商家结款时,贝贝集团仍在高调宣布成立主打高端路线的新平台“希美”,并对贝店进行业务模式调整,转型为导购电商。



8月13日上午,贝贝集团董事长张良伦首次现身,与商家代表进行了三个多小时的谈判,期间承认,公司出现了资不抵债的问题,正和背后股东协商,寻找新的投资方筹集资金。


为什么贝贝集团一面拖欠商家货款、一面继续扩张业务?这家独角兽企业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商家围堵公司总部,董事长张良伦首现身



来自广东的一名商家大鹏(化名)告诉记者,从今年3、4月开始,贝贝集团旗下的贝店就开始拖欠回款。“刚开始结款时间变慢,会延迟一两周,我们也能理解,但是从6月开始就再也不结款了。”


有人在后台询问运营人员贝店是不是倒闭了,得到的回复是:“平台还在正常运作,资金链正常没有问题。”


至于拖欠回款的原因,贝贝方面最初给出的解释是平台服务器出现故障,7月回复商家留言时,又称财务部门还在核算账单。


“这些都是平台的拖延之词”,大鹏表示,目前自己已有13万元结款被拖欠,为了防止损失扩大,他已经下架了大部分贝店上的产品。他认识的其他商家,从5月至今也都未收到欠款,甚至有人被拖欠的款项达到500多万元。


除了迟迟不结款,有商家发现,最近贝店后台的“保证年金/年费”页面也消失不见。根据平台政策,不同商家向贝店缴纳的保证金在1万至10万元不等。


等待平台回复无果近一个月后,8月9日,商家围堵贝贝集团总部,拉出横幅要求董事长张良伦做出解释,但张良伦始终没有露面,也没有回复商家的微信和电话。


此前,杭州市上城区杭州钱塘智慧城管委会曾回复商家表示,经过调查确认,贝贝集团拖欠供应商货款事实存在,并达成意见:贝店成立接待各地商户的专班接待组和场所,并且在8月13日与商家代表开会协商。







8月13日上午,商家再次聚集到公司讨要说法,张良伦也首次现身,与几名商家代表及管委会代表进行谈判。


下午1点半,三个多小时的谈判结束后,与会的商家代表向等在现场的众多商家表示,贝贝集团承认公司出现资不抵债的问题,目前正在和背后股东协商,寻找新的投资方筹集资金,但无法给出具体时间。公司后台因为技术问题,会在5天之内提供交易账单,但无法确定款项何时可以结清。


但是,有商家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发现,杭州贝店科技有限公司于8月5日申请了简易注销,目前正处在公示期。据企查查,2018年8月之前,贝店科技都还是贝店运营主体的100%控股股东。此前有商家交保证金后获得的收据盖章就显示为贝店科技。







一边声称正在寻找投资人,一边又偷偷注销公司?对于谈判没有得出任何实际结果,许多商家表示十分失望。


截至发稿,已有超40人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对贝店科技的注销申请提交异议信息,理由为“有债权债务未结清”。


曾是最火社区电商平台,商业模式引争议



很多人此前或许没有听说过贝店。


贝贝集团成立于2011年,从母婴电商平台起家。贝店是贝贝集团旗下的社交电商平台,成立于2017年。运营主体为杭州贝佳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是杭州贝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后者的实际控制人是贝贝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张良伦,持股51.2%。


张良伦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获得工学硕士学位。凭借贝贝集团在前几年的成功,他还入选过福布斯2013中国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


除贝店外,贝贝集团旗下还有贝贝网、贝仓、贝省、贝贷、希美等业务平台。


贝店的商业模式,主要是通过用户分享形成流量裂变。具体来说,和另一家曾经的社区电商平台云集一样,贝店也采取会员制,入驻商家同时也是贝店的会员。


除了在平台上卖货,商家还可以在社交网络上推广贝店邀请码“拉新”。招募新用户越多,会员获得的返还佣金也越多。


贝店在发展早期也因此实现了用户暴涨。有媒体报道,2018年贝店单季度订单量突破一亿,4月成为全国使用时长排名第一的社交电商平台,10月月活跃用户(MAU)达到1000万。


2019年初,贝店会员数量超过了5000万,4月月活跃用户(MAU)同比增长549.6%至1329万。


如此快速的增长也使贝店得到资本青睐,2019年5月,贝店完成8.6亿元规模融资,汇集了高瓴资本、襄禾资本、红杉资本、创新工场、高榕资本、IDG资本、今日资本等知名投资机构参投。


在贝店获得融资前,贝贝集团在2013年至2016年间就已获得过5轮融资,规模至少达到十几亿元人民币。


但是拉新返佣金的制度,因为类似传销的“入门费”“拉人头”,使贝店曾多次遭到媒体质疑。对此贝店回应,平台商业模式是“社交KOL化”,通过前端流量创新反向驱动后端供应链创新。


口碑流量出现下滑,一面欠款一面发展新平台



贝贝集团此刻的危机,或许早有苗头。


去年开始,贝店的生意渐显颓势。去年3月,贝贝集团被爆出进行大面积裁员,涉及20%公司员工,近200人。


“电数宝”电商大数据库数据显示,去年9月,贝贝App月活人数环比下降2.15%;到今年上半年月活人数仍然环比下滑。


口碑崩塌是贝店走下坡路的一大原因。黑猫投诉上,可以看到大量关于贝店产品质量堪忧、售卖假货、退货服务差的评论。“电诉宝”也对贝店2021年上半年的整体表现给出了“不建议下单”的消费评级。







就在商家们围攻贝贝集团总部的同一天,8月9日,贝店宣布调整业务,由原来的商城业务转型为导购电商,接入淘宝、拼多多、唯品会等第三方供应链。


但是业务模式调整,在商家看来不过是为了继续拖延欠款的缓兵之计。


奇怪的是,就在贝店拖欠商家款项前不久,贝贝集团刚刚推出新的社交电商平台“希美”,官方简介为:“专注女性美丽的新国货高端品牌集团”。


张良伦曾在今年3月28日的“贝店×希美2021品牌春季发布会”上表示,“集团将All in希美,整合全球优质供应链服务希美用户”。一位商家与贝店员工的聊天记录也显示,贝贝集团已经将运营贝店的大部分员工,调至希美平台。


一面拖欠大量货款,一面又投资建设新平台,这钱到底从哪里来的?


对此贝贝集团的说法也前后矛盾。


在此前“希美”的推广信息中,将希美称作贝店自主品牌,贝店App首页上方也可以看到希美的链接。但对于希美挪用贝店商家结款的质疑,有希美运营人员向商家表示,希美的人力和财务团队独立于贝店,“贝店那边的事情,就政府去接管就好了。”


有不少商家担心,一旦贝贝集团之后选择进入破产程序,对于商家要回欠款只会更加不利。


当天傍晚,聚集在贝贝集团门口的商家陆续散去,但维权群中的讨论仍然在继续。没有人知道还能否拿回属于自己的结款。曾经风光无限的社区电商贝店和它背后庞大的贝贝集团,能否给出令人满意的回应?


编辑 王诗琪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微信登录

x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AGB|Impressum|Datenschutzerklärung|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网站地图

GMT+2, 2021-9-17 11:40 , Processed in 0.043276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7-2021 DOLC GmbH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