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东方行亚洲超市

萍聚头条

查看: 93|回复: 0

民间故事:妻子武艺高强,跟丈夫回家,要打败姐姐母亲和祖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8-25 14: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自说文史



清朝时期,枝江有位姓卢的少年,自幼习武,力大无穷。成年后,卢少年去狄道投奔他的堂兄,但是他堂兄已经升官走了。盘缠用尽的卢少年,只好寄宿在当地驿站。当时,卢少年露了几手功夫,几个驿卒看到后,求他传授武艺,于是他就靠教习驿卒武艺,暂住驿站。

在驿站门前,有两棵大枣树,每一棵都要两个人合围,才能抱过来。枣子熟了以后,很多人都来打枣子吃,每天都有上百人,拿着细长的竹竿,在树上不断地打枣子。

卢少年看到后,笑着说:竹竿上装着钩子,这方法来打枣子,实在太迂腐了啊。看我的,让我给你们演示一下什么叫真正的打枣子。他脱下上衣,到左边的枣树下,抱着大树用力晃动,只见大树在他手里仿佛小树苗一样柔软,枣子也纷纷落地。



众人一看,这少年确实厉害,纷纷鼓掌,然后都去捡枣子。

人群之中,有一位大胡子,他笑着说:这点手段,不足为奇。于是,他脱了上衣,到右边枣树下,两手抱着枣树,但是大树一动不动,连树叶也没动。众人一看,哈哈大笑,卢少年也笑了。

此时,大胡子说:你练的是外功,我练的是内功。表面上看,这棵树纹丝不动,但是我的内功已经使出来了,这棵树马上就要死了。众人不信,说他吹牛,说话的功夫,只见枣树叶子黄了,树枝和枣都掉了,再看枣树已经枯黄了,宛如千年枯木。

卢少年一看,大惊,连忙道歉。



大胡子点点头,说:孺子可教啊,小伙子,你结婚了吗?卢少年说:我太穷了,现在还在人家屋檐下呢,哪能有福气娶妻啊!大胡子说:我有个女儿,跟你很配,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娶了她?卢少年说:寒不择衣,贫不择妻。我孑然一身,如果丈人能把女儿嫁我,我感恩还来不及呢!

大胡子很高兴,带着卢少年回家了,让女儿出来见见未来相公。两人都没有异议,于是,当晚两人就简单成婚了。

第二天,卢少年出来见妻子的家人,有一位老妇人,拄着拐杖,跛足,是妻子的祖母;高高瘦瘦的是妻子嫡母,矮一些的,脚很大的是妻子生母;头上插着野花,不施粉黛的女人,是妻子的姐姐,守寡在家。

看到几个长辈有些奇怪,卢少年本来觉得奇怪,但看到妻子温文尔雅,性子柔善,他也就不担心了。



半年以来,卢少年觉得岳父行踪诡秘,不像好人,就像离开。他对妻子说:你家的事,我知道大概了,经常干着杀人越货的事,以后肯定会被灭亡。到那时候,你们是不是也要解决掉我?妻子说:我是你的人了,行止都随你,我怎么会害你呢?卢少年又说:为今之计,只有禀告长辈,带你回家,才是最安全的。

妻子让他跟长辈说清楚,卢少年说了,祖母、嫡母和生母等人沉吟良久,才说:你岳父没回来,本应该静候他,但你既然去意已决,明天我们就举行祖饯。
卢少年以为“祖饯”就是全家为他们饯行,他很高兴,跟妻子说后,妻子皱眉:我们家的规矩,和你们不一样,所谓祖饯,是指从房间到大堂再到大门,大家都拿着兵器,我们从里面能安全出来,才可以离开。刀剑无情,只怕她们不会手下留情啊。



听到这里,卢少年慌了,妻子又说:我想过了,我姐姐虽然精悍,但打不过我。嫡母胳膊病了,我勉强也能打过她。生母虽然武艺高强,力敌万人,但毕竟是我亲生母亲,应该不会下死手。只有祖母,恐怕很难对付啊。她一支铁拐重如泰山,稍微不注意就会打碎天灵盖。我会尽心保护相公,其他的就交给天意吧。卢少年听了,更加害怕了,妻子似乎也害怕,两人相对无言,一晚上都没睡觉。

早晨起来后,妻子装束完毕,拿了兵器,藏了暗器。
才离开闺房,只见姐姐已经拿着大斧来了,还说:妹夫要走,先吃我一碗银刀削肉吧!妻子说:阿姐不要恶作剧了,还记得姐夫去世后,姐姐寒夜孤衾,是我替姐姐暖了三年被窝。现在,请姐姐念一下旧情吧。姐姐骂她道:痴女,你背父而逃,还敢狡辩!说着,抡起大斧劈了过来。



卢少年看妻子用锤子抵挡,三个回合过后,姐姐已经气喘吁吁,丢下大斧跑了。

到了外面,嫡母迎上来了,笑说:娇客要走,我没什么赠送,用这竹节鞭权当送行。女孩跪着说:当年姐姐丧夫,阿母终日悲伤,我虽然不是您的亲生女儿,可阿母也应该考虑我和我夫君呀。嫡母大怒:妖婢不要多嘴,我先打你!竹节鞭打下来,女孩举起流星锤挡住。

只见两人个打斗多时,鞭来锤去,刀光剑影。不一会,嫡母丢下竹节鞭,骂着说:小妮子真歹毒,欺负你娘胳膊疼,把个流星锤全力使出,咄咄逼人!说完,她走了。

到了中堂,生母已经流泪在等候了。女孩也哭着,拉着卢少年跪下。生母说:乖女儿啊,你真的要抛弃娘了吗?说着,已经泣不成声。卢少年拉着妻子衣服要走,妻子却拉着生母衣服大哭。



生母忽然一顿,正色说道:既嫁从夫,我不留你了,但是祖饯之例不可废,接招吧!她手一伸,拿了旁边的绿沉枪,枪尖抖动,取了桌上的一串金钱和一串明珠,又故意刺入到女孩怀中。女孩把金钱和明珠放在怀中,生母再抖枪尖,枪尖掉在了地上,居然是蜡做的枪头。

枪头掉了后,生母大呼:你这小蹄子太嚣张了,竟然从老娘枪下逃走了。女孩会意,拉着卢少年走了。

刚要出大门,只见铁拐已经当头砸了过来。女孩不敢大意,再取腰间一锤,共两个流星锤,奋力挡住铁拐。卢少年趁机夺门而逃,女孩忽然放下锤,跪在地上请罪。祖母一看,忍不住丢了铁拐,叹气说:女孩终究是别人家的人,我今天总算信了。赶紧跟你相公去吧,别在这惺惺作态了。



卢少年松了一口气,原来这祖饯,真的堪比“少林木人巷”啊。

女孩跟着卢少年回到了家,她卖了明珠,和卢少年做了生意,自给自足,日子过得还可以。

后来,大胡子果然因为抢劫之事被官府留意,官府后来派兵,把他们全家都捉住了,并全部斩首。

不过,女孩生母逃了出来,跑到了一处盖了尼姑庵,在那里八十岁善终。她还给女儿留了一封信,简单说了当年之后的事。女孩和卢少年找到后,发现她床头还有一支棍棒,正是当年她用的枪杆。

女孩和卢少年把生母埋葬在东山南面,并守墓三年 。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微信登录

x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AGB|Impressum|Datenschutzerklärung|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网站地图

GMT+2, 2021-10-21 21:13 , Processed in 0.043815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7-2021 DOLC GmbH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