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东方行亚洲超市

萍聚头条

查看: 171|回复: 0

[科技新闻] 这些不到40岁的上海青年科技工作者,如何理解科技报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8-27 08: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上观新闻

前浪苍劲,后浪澎湃。一代代青年接续奋斗,一腔腔热血致敬创新,奋斗者在时序更替间容光焕发,年轻的力量喷涌而出。浦江创新论坛始终关注青年力量,搭建务实有效的青年创新人才集聚、展示、发声、交流平台。

2021浦江创新论坛“听见青年的声音”活动从3月开始征集,旨在倾听40周岁以下的青年学者、青年科学家、创业者对于论坛的观点、阐释和建议。随着近日征集结果出炉,记者采访了其中三位杰出青年代表,了解他们的故事以及对科技的独到见解。

艾静文30岁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治医师

30岁的医学博士艾静文,已经是国家自然科学青年基金负责人,国家十三五重大科技专项课题任务主要参与人,并获得上海市科学技术一等奖、上海市科学技术二等奖。

记者:您为什么选择感染病学作为研究方向?

艾静文:我们华山医院感染科是一个历史悠久的科室。我在本科阶段有一门课程《传染病学》,当时我听了科里的教授讲课,觉得非常丰富,非常有意思,就像福尔摩斯,要找到其中的问题,要追根溯源。

记者:为什么您的工作像福尔摩斯?可以举一个例子来具体解释吗?

艾静文:疫情来临之前,我主要做的是将精准测序技术引入感染病领域,希望通过精准诊断,让病人的诊断率能提高一倍甚至两倍。遇到过一个病人感染了不明病毒,我使用了当时很少用的病原学二代测序,就是基因测序,诊断出病人感染的是猪疱疹病毒。

当我去查找这种病毒的资料时,我发现它竟然不感染人。我心想,唉,可能是检测的过程中标本污染了。但是我又去问了患者,发现他养猪,而且发病前一天打扫猪圈的时候污水溅到身上,第二天发病了。我们意识到这是一条可疑的传播途径,后续做了很多研究和鉴定,确认猪疱疹病毒是能够从猪传染给人的,这是全世界范围内的首次确认。后来全国陆续发现了几十例人感染猪疱疹病毒的情况,因为我们的发现而得到了正确治疗。

记者:新冠疫情到来后,您是不是更加意识到了本专业的重要性?

艾静文:对,我们深刻感受到了这一点。疫情之后,我也参与了大量流行病学临床研究,探索上海疫情防控的一些关键节点。我们能够协助疾控、赋能疾控,发挥1+1>2的作用,为疫情防控补足一块拼图。

我觉得医生这个行业会让人很有成就感,有时候做科研感觉很累很累,但是当科研成果应用到临床上,治好一个病人,我的心情就会很好。经过这次疫情,我相信在未来的新发疾病诊断体系和防控体系里,感染病学能发挥更大作用。



胡建辉35岁 上海交通大学副教授

胡建辉为上海交通大学长聘教轨副教授,博士生导师,获2020年上海市科技进步一等奖一项。他的主要研究方向是国家双碳需求下特大型城市中公共建筑转型的基础研究。

记者:您可以解释一下您的研究方向吗?

胡建辉:简单来说就是我们的大型公共建筑,比如体育馆、机场航站楼,一方面这些地方人员密集,如果发生了破损或者倒塌,会对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造成巨大影响;另一方面这些建筑消耗了大量能源,在建筑建造包括维护的过程中,要让它节能减排、更加环保。我的主要研究方向就是基于这两个背景。

比如说如果有地震来袭,一栋楼的结构会变成什么样?我们现在使用基于人工智能的图像识别方法来研究建筑安全性,这是全新的。还有一般建筑会用石膏板,比较重,会往下掉,我们采用一种高科技膜来替代,像织物一样,可以合开。关于低碳,我们主要帮助大型建筑利用太阳能,转化成电能和热能,来达到节能减排的目的。

记者:作为80后科技工作者,您怎么理解“科技报国”?

胡建辉:我觉得可以从三个方面来说。首先,“科技报国”的主体一定是科技工作者,科技工作者的先决条件是一定要爱国,要怀揣为国家强大而奋斗的理想。

第二层就是科技,作为一个科技工作者,我觉得一定要紧跟着科学研究,实时跟踪前沿动态,掌握最关键的核心技术,增强自己的核心能力。

第三层就是报国,我个人理解,我们所做的研究一定要面向国家的重大需求,结合自己的研究特长和兴趣,去进行一些基础研究和关键技术的突破。这是我对“科技报国”的三个层次的理解。



赵普39岁 绿丞实业(上海)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

赵普毕业于清华大学,上海开放包容、尊重科技的环境让他选择了这座城市开启自己的创业之旅。2014年,他创办了绿丞实业(上海)股份有限公司,从事科技服务,主要聚焦成果转化。

记者:科技服务行业当中最难的是什么?

赵普:是科技成果转化。成果转化进入了科技服务的深水区,是一个科学家的技术怎样转化成商品的过程,没有经验可循,也没有系统性,一事一策,难度非常大。

在上海,我们是较早成立的科技成果转化公司,很多地区目前还没有类似机构。上海对这一领域非常重视,通过过去5年的培育,现在孵化出了一批科技服务机构。我希望将来这个行业能够发展成熟,有一套规律可循,吸纳更多优秀人才。

记者:科技成果转化人才是不是既要懂技术,又要懂市场?

赵普:非常对。一个科技成果转化人才,肯定要理解技术,可以和科学家顺畅交流,对技术有判断,能预见这项技术带来的价值;也要懂投资,能和企业家交流,给企业提供咨询,帮助企业做升级转型,这样才能把二者结合在一起,完成项目落地的过程。现在大家对于科技成果转化人才的人物画像认识还不清晰,社会很难培养出这方面的人才,所以很多时候我们都是自己培养自己。

记者:作为80后科技工作者,您怎么理解“科技报国”?

赵普:我觉得我们这个时代的人还是天生有一种使命感,其实我2014年开始做这件事情的时候,行业方向并不明朗,完全凭自己的兴趣,但这几年整个国家层面对科技成果的创新和转化非常重视,所以我觉得当时的选择非常正确。不管我们在这条路上能做出哪些成绩,我觉得我应该做国家需要的事情,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情。



栏目主编:黄海华 文字编辑:侍佳妮

来源:作者:侍佳妮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微信登录

x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AGB|Impressum|Datenschutzerklärung|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网站地图

GMT+2, 2021-10-17 18:27 , Processed in 0.044691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7-2021 DOLC GmbH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