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东方行亚洲超市

萍聚头条

查看: 122|回复: 0

民间故事:守村人(完整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8-28 14: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微信登录

x
作者:阿TI
阿浩今年30岁了,成功开始了自己的初恋,有了第一个女朋友小丽。小丽来自农村,家庭条件一般,但是阿浩并不嫌弃,毕竟自己独身一人,父母早逝,还没有啥存款,独自打拼到30岁,才有了稳定的收入。小丽不但没有嫌弃自己,还经常夸阿浩稳重,有男人味,是一个很独特的潜力股。每每想到这些,阿浩总是情不自禁地低头傻笑。
今天,阿浩与小丽相约,要回小丽的老家去探亲。一是为了见一下对方的父母,另一个就是想进一步谈一下跟小丽的婚期。为了给未来的丈母娘留下一个好印象,阿浩几天前就开始打扮,还专门去找朋友借了一辆车来撑门面。
当阿浩开着车去接小丽的时候,小丽的眼睛一下子亮了很多,满脸的兴奋,上车就先在阿浩的脸上亲了一口。阿浩故作镇静地说:“小姐请自重,佛门圣地,不可玷污”。说完向汽车的前方努了努嘴。小丽转过头,看到车的后视镜上吊着一个手串。小丽疑惑地问:“这是啥?”
“还不是我那朋友,特别迷信,我开车之前他千叮咛万嘱咐,说这手串是他拜了好几所庙门,求高僧给开过光的,能保平安,让我千万不要动。你说你当着这么神圣的佛珠,做出如此不雅的事情,是不是罪过”
“去你的”,小丽娇嗔的一巴掌打在阿浩的胳膊上。
“你看你,还敢说脏话,罪过罪过”
“行了,别贫嘴了,你再不出发中午之前就赶不回去了”
阿浩连忙摆正了姿势,高喊一声:“乘客们,请系好安全带,出发喽”
一路上,阿浩跟小丽有说有笑,时不时地回头互相亲一下。在路过一片树林的时候,阿浩光顾跟小丽说话,没注意前面蹦出一个黑影,只听咣的一声,阿浩一个急刹车,车子向前滑行十几米才停了下来。
小丽惊魂未定,急忙问阿浩:“刚才是啥东西?”
阿浩也吓得够呛,强行镇定安慰小丽:“我也不知道,你别担心,我下去看看”。
阿浩说着就要下车,小丽急忙拉住阿浩的胳膊,说:“算了算了,这里也没啥人,估计是个兔子,我们赶紧走吧”
阿浩轻轻地拍了拍小丽的头安慰道:“别怕,要是兔子就好了,正好可以带回去给你父母红烧兔头”。说着便开门下了车,小丽有点担心,跟着也下了车。
阿浩先去看了看车头,车并没有什么大碍,他仔细检查了下,发现车的前保险杠上有点血迹,回头在车后方看了看,在距离车十几米的路边躺着一个黄色的身影。
阿浩刚想去看,小丽拉住了他。
“阿浩,既然车没事,咱们赶紧走吧”
“别担心,你看那可能真的是一只兔子,别怕,这是上天赐予我们的美味,不能不领情啊”
阿浩说罢便向那个黄色的身影走了过去,小丽躲在阿浩的身后,也跟了过去。
走近了一看,原来是一只黄鼠狼,阿浩仔细观察了下,这个黄鼠狼好像并没有什么外伤,安静在趴在路边,仿佛睡着了一样,只是嘴角渗出了一丝血迹。
“小丽,我们发财了,你看这只黄鼠狼,皮毛油亮亮的,尾巴这么大,肯定能卖个好价钱”
阿浩说罢便要去将黄鼠狼捡起来,这时小丽急忙拉住了他。
“阿浩,我们赶紧走吧,我们村里人都管这个叫黄婆婆,据说他们喜欢跟人以命换命,被缠上就无法摆脱掉”
“哈哈,哈哈,小丽你要把我笑死,这种话你也相信,你咋比我朋友还迷信”
说完不顾小丽的反对,硬是把黄鼠狼给抱了起来。
“小丽你看,这黄鼠狼的分量真够重的,这皮毛摸起来真柔顺,全身一点损伤都没有,难得可以剥一张完整的皮”
阿浩自顾自地把黄鼠狼放到了车上,小丽似乎惊魂未定,蹑手蹑脚地跟着阿浩上了车。一路上小丽都显得特别的安静,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活力。阿浩看到小丽这个样子,哈哈地大笑起来。
“小丽,你这胆子这么小啊,别怕,这不有我吗”
“阿浩,我听说黄鼠狼全身都有一种骚臭味,为啥我们捡到的这只一点味道也没有呢,我有点不放心,要不咱们还是把它扔了吧”
小丽这么一说,阿浩也感觉有点奇怪,不过仍然安慰小丽:
“小丽,你不要担心,没有味道说明咱们捡到宝了,凡是与同类有异,那肯定不是凡物,这个在跟买家谈的时候,也是一个要价的筹码”
小丽见怎么劝说,阿浩都毫不动摇,只好放弃,不过还是提醒了阿浩一句:
“阿浩,我父母对于这个可能比较介意,你到了我家就不要提这件事情了”
“明白了,这件事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不会告诉其他人了,放心吧”
一路上小丽仍忧心忡忡,心中隐隐有些不安,但是看了看身边的阿浩,才逐渐地恢复了刚才的活力,慢慢将这件事情给淡忘了
又经过了两个小时的车程,终于到了小丽他们村口,远远望去,村口张灯结彩的,很是热闹。
“小丽,你们村里这是敲锣打鼓地欢迎我吗?咋看着这么热闹”
“瞧把你脸大的,还欢迎你呢,一会你得好好表现,要不然我爸妈得把你打出来”
“那是那是,表现必须要好,否则哪对得起这么漂亮的媳妇呢”
“就会贫嘴,村口我估计是有结婚的,人应该比较多,你一会开慢点,别撞到人”
“放心吧,我这技术你还不知道吗,一会我肯定慢慢地”
刚说完,车子猛地震了一下,小丽啊地叫了一声,挂在后视镜上的那串佛珠应声而断,珠子洒落在了车上,阿浩又一个急刹车。
“阿浩,刚才咋了,你不会又撞到什么东西了吧”
阿浩也很纳闷,
“刚才没看到什么啊,并且一直在注视着车的前方,我下去看看”
说着阿浩便下了车,前后都看了下,啥东西也没有,在车的四周又仔细检查了两遍,还是没发现什么异常,只好又重新回到了车上。
“啥也没撞到,估计刚才是轧到石头了吧,没事的,只是这佛珠咋断了,还是大师开过光呢,也太不结实了,这回去咋跟我朋友解释呢”
“没事就好,我们赶紧走吧,前面马上到家了,晚上我找根绳子重新串一下”
听了小丽的话,阿浩看距离村口只剩下几百米了,只好发动车子,没一会便到了村口。村口很热闹,原来真的有人结婚,人来人往的,阿浩怕撞到人,慢慢降低了车速。
这时从人群中走来一个人,提着一桶污水,直接冲着马路泼过去。阿浩的车刚好路过,不偏不正,这桶污水全都泼到了阿浩的车上,车子一个卡顿,直接熄了火。这时小丽坐不住了,直接下车破口大骂。
“哪个不长眼的,有这么泼脏水的吗?”
阿浩也赶紧下了车查看情况,车已经惨不忍睹了,车身上面沾满了各种各样的剩菜剩饭,油乎乎的简直无法直视,加上各种调料的味道混合在一起,阿浩恶心的差点吐了,赶紧捂住了鼻子。
而小丽正在冲着一个人大骂,这个人手上还提着一个脏兮兮的水桶,这桶污水应该就是他泼过来的。奇怪的是这个人任凭小丽在那骂娘,也不生气,也不解释,只是在那傻笑。阿浩上下打量了这个人,头发蓬松着,脸上胡子拉碴的,还有很明显的污垢,看样子已经很多天不洗脸了,衣服穿得也很破烂,都包浆了,油亮油亮的,脚上的一双鞋子都露着一个大拇指,这个人怎么看怎么不正常。
小丽还在骂得起劲,参加婚礼的一群人都在边上看热闹,阿浩赶紧把小丽拉了过来。
“算了算了,去洗洗车就行了”
小丽也知道这个人没法赔偿,只好作罢,气鼓鼓地上了车。阿浩也赶紧上车溜之大吉了,这刚进村就闹了这么一出,真是太丢人了。
经过几分钟的东拐西拐,总算到了小丽家,小丽的父母挺热情,一家人都出来迎接了。小丽一下车都没顾得上介绍阿浩,就把村口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讲了一遍,小丽的母亲说:“算了算了,这个人也挺可怜的”。
阿浩从小丽的母亲口中了解到,这个人大家都叫他瘸三,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在村里也算是吃百家饭长大的。慢慢长大了之后大家发现,瘸三这个人精神有点不太正常,每天白天都是在村里瞎溜达,晚上就窝在村口的一个破帐篷中。村里不论谁家有个红白喜事,他都能第一时间知道并且过来帮忙,也不要什么报酬,只是吃一些客人的剩菜剩饭。由于村子里的接济,瘸三这几年倒是没有冻死饿死。
说到这里,小丽的母亲叹了一口气,开始指派小丽的父亲帮忙洗车,小丽的父亲急忙拽出自己家的水管,阿浩刚要去帮忙,小丽却把阿浩拉了过来
“来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阿浩”
“这位是我妈,帮忙洗车的是我爸,这位是我二姑,这是隔壁的三婶…”
阿浩都一一打招呼,在跟二姑打招呼的时候,感觉二姑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直愣愣地盯着自己,看得自己有些发毛。阿浩还在想着是不是哪里有问题,就被小丽拉着进了屋,小丽的母亲寒暄一阵之后,便下厨去做饭了,其他的亲戚邻居在看过这未来的姑爷之后,也都逐渐散场离开了。不一会屋里只剩下小丽、阿浩和二姑了,阿浩偷偷地瞥了一眼二姑,发现二姑还在盯着自己。
“小伙子,请问你今年多大了,属什么的,生辰八字方便给我说下吗?”
“这…”
阿浩有些为难地看向小丽,小丽倒是满脸的不在乎,开始给阿浩详细地介绍起了二姑。
“二姑可是我们这十里八乡有名的算命先生,别人有时候想重金请二姑去算命,二姑都不见得去,如今却主动问起了你的生辰八字,你可占大便宜了…”
二姑见阿浩不肯说,便开口说到:“小伙子,你别误会,我是想看看你跟小丽的八字合不合,我们这都有这个规矩,一般结婚前都会找人合一下生辰八字,放心吧,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阿浩看向小丽,小丽对他点了点头,阿浩这才把自己的生辰八字和盘托出。只见二姑用手指在手掌中轻轻地画着什么,阿浩发现二姑轻轻地皱了皱眉头,小丽也发现了,急忙问道:“二姑,怎么了,难道我跟阿浩的八字不合吗?”
“不不,你们的八字虽然不是最好的,但也没有什么不合,挺好的”
“那我就放心了”
小丽说完又转头向阿浩说到:“看见了吧,咱俩挺合的,嘻嘻”
阿浩看到小丽这缺心眼的样子差点笑出声来,但是看到二姑的表情,怎么都不像是没事的样子,刚想再问问,这时小丽的父亲洗完车进来了。
阿浩赶紧起身让座,小丽的父亲冲阿浩摆摆手示意他坐下,然后一边洗手一边说:“这个瘸三也真够缺德的,把车子整得这么恶心,就是神仙都得被他熏跑,改天我见到他非得教训他一顿”
这时小丽的母亲也做好饭了,小丽的父亲拿出来一瓶白酒,非要阿浩陪他喝几杯。阿浩不好拒绝,但是确实不胜酒力,喝了没几杯就醉倒了,饭都没吃就趴桌子上睡着了。
小丽一边怪父亲灌阿浩酒,一边扶着阿浩到隔壁的屋子里休息,阿浩睡得很沉,做了一个梦,梦到一个穿黄衣服的少年,耳边一直响着一个声音。
“能借我点东西吗?”
“能借我点东西吗?”
“能借我点东西吗…?”
阿浩被问得很烦躁,脱口而出“借借借,都借给你…”
说完猛地惊醒了,身上出了一身的汗,外面天已经黑了,阿浩也不知道自己躺在哪里,隐约记得是在跟小丽他们一起吃饭,刚想起身,听到隔壁小丽他们的谈话。
“小丽啊,二姑劝你一句,你不能跟他结婚,你俩不合适”
阿浩心里一阵紧张,难道二姑真的看出了自己的八字与小丽不合,刚才没好意思直接说破?
“她二姑,是不是他跟小丽的生辰八字不合呢?”
阿浩听到这是小丽母亲的询问,看来小丽的母亲也猜到了这个原因。
“小丽跟他的生辰八字到没有不合,这个你们可以放心”
阿浩听到二姑这么回答,总算是放下心来,但是为什么不能跟我结婚呢?
“他二姑,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这里也没别人,你也别藏着掖着了”
小丽的父亲显然有些生气了,催促着二姑把原因说出来。
“唉,那我就直说了吧,这个小伙子我一见他,就觉得他的面相有些奇怪,我怀疑他的命格也比较特殊,就询问了他的生产八字,结果我一算,发现这个小伙子命格是天孤独星”
阿浩听到这里,心也悬了起来,这个命格听着就不是什么好事。只听二姑继续说到:
“这种命格的人命出奇的硬,能克死身边所有的亲人,命中注定孤独一辈子。如果我没有猜错,他的父母应该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如果你嫁给他,你肯定活不了多长时间”
阿浩听到这里,仿佛晴天霹雳,二姑所说的情况基本属实,父母的确在自己很小的时候就相继过世了。难道自己真的是天孤独星?而小丽明显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带着哭声求二姑:“二姑,你能不能想想办法,救救阿浩?”
“小丽啊,这种事情是谁也无法改变的,这就是他的命”
接下里隔壁一阵沉默,显然大家对这突如其来的结果都无法接受,但又没有办法改变,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阿浩心里一阵的痛,如果自己是天孤独星,一定不能连累小丽,就算小丽敢冒险嫁给自己,自己也不能将小丽置身于危险之中。
阿浩心里开始计划着以后没有小丽的生活怎么办,突然一阵头疼,他估计是酒劲又上来了,没一会又沉沉地睡去…
半夜,外面的车子突然一阵震动,紧接着升起了一团黄色的烟雾,这团烟雾慢慢的聚集,化成了一个黄袍少年,这个少年嘴巴尖尖的,脸上还长满了毛,屁股上拖着一个长长的尾巴,样子奇丑无比。黄袍少年看向了阿浩睡得那间屋子,刚要动身,突然面目变得狰狞,猛然向后一转,恶狠狠地低声喝道:“谁?”
只见黄袍少年面前站着一个人,蓬头垢面,胡子拉碴,此人正是瘸三。黄袍少年见到瘸三异常的生气,恶狠狠地说:“今天这小子身边的护身佛珠都被我搞掉了,差一点得手了,关键时刻却被你一桶污水给破了遁形,我没去找你算账,你自己却送上门了”
瘸三此时双眼有神,笔直地站在黄袍少年的对面,一改白天的萎靡,气势一下子摊开,黄袍少年都不禁伸手遮挡。
“孽畜,白天只是给你一个警告,没想到你不思悔改,竟然一意孤行,早就听说你们善于以命换命,开口为借,伸手便抢,今日我便要将你正法”
黄袍少年感觉到了此人不好对付,有意妥协,只听他开口说到:“我从不取人性命,我只要他的一魂二魄三阳四火,况且是他答应借给我的”
“混账,人一旦失去这些东西,还如何能活,今日有我在此,便由不得你放肆”
黄袍少年见此人软硬不吃,便开始琢磨如何摆脱托此人。此时瘸三又说到:“我念你修行不易,只要你放下害人的念想,改邪归正,留在我身边,我可以助你修成正果”
黄袍少年听到瘸三这么说,顿时大发雷霆。
“我呸,我还留在你身边,真以为我拿你没办法了?今天我就领教一下你有什么本事”
说罢,只见他把手一挥,一片黄色的光仿佛水流一般撒向周围,顿时周围蹿出了一群黄鼠狼。这些黄鼠狼浑身泛着光,面露凶色,呲着牙低声叫唤着,慢慢的逼近瘸三。
“这些都是我多年修炼的成果,还从没找人试过威力,今日就拿你来血祭”
黄袍少年说完,面色一冷,伸手指向瘸三。这群黄鼠狼仿佛得到攻击的指令,嗖嗖地向瘸三奔去。
此时的瘸三并不慌张,一直站在原地,未挪动半分,待到那群黄鼠狼离自己只有三尺远的时候,只见瘸三猛地一跺脚,一阵风以瘸三为中心向四周吹去,这阵风的前沿与冲来的黄鼠狼碰面的时候突然骤停,在周围形成了一堵气墙,冲来的黄鼠狼碰上去跟碰到了钢筋铁板上一样,砰砰直响。
黄袍少年见并不能伤瘸三分毫,低头想了一下,便腾空跳墙,向旁边的一棵大树翻去。
“想跑?没那么容易”
瘸三双脚一弹,嗖的一下直奔黄袍少年而去,眼看马上就追上了,突然一股难闻的气味扑面而来,瘸三急忙掩鼻,却发觉一股麻痒向自己的头部蔓延而去,身边的场景仿佛静止一样。
“不好,中计了”
只见瘸三落地,立马席地而坐,双手结印,止于胸前,口中喃喃自语,突然大喝一声:“破”。
周边的场景逐渐恢复正常,头部那股麻酥酥的感觉也逐渐褪去,瘸三站起来,发现黄袍少年已经进入了阿浩睡觉的房间,立马追了进去。
待到瘸三进入房间,黄袍少年已经不见踪影,瘸三赶紧伸手按住阿浩的头,脸色一变,迅速蹿出门外,直接腾空而起。只见瘸三浮在半空,一手指天,一手抓地,摆出一个很奇怪姿势,口中又开始了喃喃自语,不一会,瘸三浑身泛起了青色的光芒,突然大喊一声“起”。
只见村子周边迅速升起一个光罩,将整个村子笼罩在里面。瘸三落地,立马双脚一弹,向村外奔去。在村口处,终于发现了潜逃的黄袍少年,此时他已被困在光罩之中无法逃出村外,见瘸三奔来,只好返身迎战。
“你步步紧逼,真要跟我拼个鱼死网破吗?”
“畜生,你随意夺人三魂七魄,我岂能饶你”
瘸三说完,迅速腾空而起,双手结印,整个村子都为之一振,一股无形的能量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黄袍少年脸色大变,刚要转身跳开,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压迫感迎面扑来,还未来得及阻挡,就觉得胸口猛然一震,一口鲜血直接喷了出来,黄袍少年变身成一个一尺长的黄鼠狼,伏在地上作揖求饶。
瘸三落地,厉声喝道:“今日削去你百年修行,饶你性命,日后待在我身边行善积德,不可再造杀孽”
说完瘸三转身,重新回到了阿浩的房间。此时的阿浩还在昏睡,瘸三在阿浩床边站立许久,叹了一口气,低声说道:“我的劫数已到,此时能遇见你是你我的缘分,今日我以身换命,望有朝一日你能悟透”
第二天,小丽来叫阿浩起床,却发现怎么也叫不醒。急忙找来了村里的医生,医生给阿浩检查之后说:“身体的各项生理指标都挺正常,并没有得病的迹象,有可能是昨天酒精过敏,再观察观察吧”
小丽的母亲一听,气得冲小丽的父亲大骂。
“死老头子,不让你喝酒你偏要喝,这万一要喝出人命来,你让小丽还咋活”
小丽的父亲自知理亏,并没有反驳。小丽流着泪,捧着阿浩的脸,低声抽泣着…
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这些天小丽悉心地照顾着阿浩,没事的时候还陪阿浩说说话。而阿浩的面色红润,除了昏迷并未有一点其他的症状。
这天中午,小丽的母亲从外面回来,说最近村里人觉得瘸三好久不露面了,就去瘸三那个小帐篷里看了看,发现瘸三已经没气了。当时瘸三旁边还卧着一只黄鼠狼,大家都说瘸三是被黄鼠狼把命偷走了。
小丽听到黄鼠狼,急忙跑到车里去看了一下,发现车里的黄鼠狼果然已经不见了,小丽怀疑阿浩昏迷不醒也跟黄鼠狼有关,正想去询问一下二姑,却听到母亲在屋里激动的大喊:“阿浩醒了,小丽快来,阿浩醒了”
小丽听到母亲的呼喊,急忙跑进了屋里,此时阿浩已经坐了起来,但是眼神看着有一些呆滞,小丽叫了阿浩几声,阿浩并没有回应,只是冲着大家傻笑。
阿浩变傻的消息在村里传开,大家都说阿浩是被瘸三附身了。小丽知道阿浩并没有亲人,如果将阿浩送走,他便无人照顾了。经过几天的软磨硬泡,小丽终于说服了母亲,把阿浩留在了家里。
阿浩在村里待久了,开始到处瞎溜达,村里有什么红事白事,也总能看到阿浩的身影,晚上也不回小丽家睡觉,好几次都是被小丽从瘸三的破帐篷中揪回来,时间长了,小丽也拿他没办法,只好任由他去了。
就这样过了几年,小丽在父母的逼迫下,与本村的一个同龄人结婚了。结婚当天,阿浩果然又出现了。
“阿浩,你媳妇跟别人跑了,你咋还来帮忙啊”
“阿浩,你是来抢新媳妇的吗?”
阿浩每次听到这些,总是冲着大家咧嘴傻笑。
晚上,人群散去,阿浩一直徘徊在门外迟迟没有离开,一直等到小丽的婚房熄灯,阿浩才停下脚步,怔怔地望着婚房,伸手摸到身边的半瓶酒猛地灌了一大口,转身慢慢的向村外走去。
月光如水一般的洒落,照亮了阿浩眼角的那滴泪....
(完)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AGB|Impressum|Datenschutzerklärung|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网站地图

GMT+2, 2021-10-22 14:20 , Processed in 0.048511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7-2021 DOLC GmbH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