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东方行亚洲超市

萍聚头条

查看: 158|回复: 0

[德国新闻] 默克尔“接班人之战”:德国财长何以异军突起 | 新京报专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8-29 20: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新京报


自从现任总理默克尔宣布不再竞选连任,德国政局未来走向就持续成为国际热门话题。资料图。图/IC Photo

今年9月26日,德国将举行第20届联邦议会选举,主政德国16年的政坛常青树“铁娘子”默克尔届时卸任,其继任者最有可能在联盟党的拉舍特、社民党的肖尔茨以及绿党的贝尔伯克三者中产生。

三位候选人及其所代表的政党,在政治理念和治国思路方面存在不少差异。联盟党由基督教民主联盟和基督教社会联盟组成,传统上奉行中间偏右的政治立场,社民党总体秉承了中间偏左路线,而绿党在近年来因聚焦气候变化等议题吸引了大量年轻选民。

德国也因此站在了不同政治走向的岔路口,大选及总理推举的结果也将对未来几年欧洲乃至世界政局产生重要影响。然而,参选党派的民调支持率在最近半年内一直起伏不定。在离大选只剩一个月的今天,依然没有一方表现出绝对优势。

根据德国9家民调机构的最新数据,执政党联盟党的平均支持率约23%,略高于社民党的21%和绿党的18%。其中,Forsa民调显示,社民党已经反超联盟党一个百分点,这是15年来的首次。

而最新的“德国趋势”民调结果,似乎也在纷乱之中给出了一些指引:一开始不被看好的社民党候选人、现任财政部长肖尔茨以41%的支持率大幅领先于拉舍特和贝尔伯克,比上月飙升了12%,势头迅猛。

与此同时,其他三个主要民调的结果也显示,肖尔茨担任总理的呼声已经超过了其他两位候选人之和。那么,肖尔茨为何能在扑朔迷离的德国大选冲刺阶段异军突起呢?

积极经济政策

为肖尔茨赢得良好口碑

德国7月发生的洪灾,是大选局势突变的重要诱因。

联盟党候选人、一度呼声最高的默克尔接班人拉舍特,被拍到在视察灾区时大笑失态,引发社会各界广泛批评,也严重拖累了其个人及党派的支持率。

而肖尔茨作为副总理兼财政部长,在灾情发生后也多次视察灾区,紧接着财政部公布了4亿欧元的紧急救助方案,这无疑直接为肖尔茨大幅提升了人气。

因此,到8月的时候,德国政治家满意度排行榜上,肖尔茨已大幅领先两位竞争对手。

但是,肖尔茨能成为近年来德国最受欢迎的政治家之一,其原因绝不只在于一些特殊事件。

肖尔茨在联邦层面的工作经历十分丰富。他在2007年至2009年间担任默克尔内阁的劳动和社会事务部部长;从2018年至今他担任默克尔第四个任期的副总理与财长。他长期作为德国经济政策的主要制定者与执行者,为德国经济社会的稳定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最低工资制度是德国政府调节经济活动、保障劳动者权益、促进社会公平的重要工具。肖尔茨在部长岗位上一直推进最低工资率的有序提高。

早在2018年末,刚上任的财政部长肖尔茨,就曾倡议将欧洲最低工资标准提高到中位数工资的60%。今年3月,又和劳工部长海尔共同倡议将德国的最低工资在2022年提高到12欧元每小时。最近,这一目标已成为肖尔茨竞选承诺的一部分,从而收获了不少支持率。

短期雇员制度是德国为应对经济危机,减少失业率并降低企业负担而推出的一项就业制度。国家对雇员因工作时间缩短而减少的收入给予部分补贴。在2008年的欧债危机中,德国政府就采用了短期雇员补贴避免了大规模失业。

当时作为劳工部长的肖尔茨是这一政策的主要执行者,他还曾力主将补贴从18个月提高到24个月,并有条件减免企业缴纳的社保费用。

欧债危机中,共有5.5万家企业申请了短期雇员补贴,受益的员工总计130万。短期雇员补贴为许多中小企业减轻了压力,使员工免于被解雇,从而渡过了难关。

新冠疫情暴发后,德国政府大大降低了短期雇员补贴的门槛,只要企业有10%的员工失去了超过10%的收入,企业便可以申请短期雇员补贴。同时,国家还将全额返还缩减工时所对应的社会保险金。至今,已有超过200万个岗位从新政策中受益。

此外,德国政府还通过创纪录的特别预算、紧急纾困计划、税务延期免息、流动性支持等一系列经济援助方案,有效降低了疫情带来的影响。比如:向每个孩子发放300欧元的一次性补贴,以减轻家庭负担;拨款500亿欧元用来资助电动汽车发展、支持铁路和地方公交建设;为餐厅、酒店等受疫情影响严重的行业提供总额最高为250亿欧元的过渡期援助。

作为这些政策的直接制定者,肖尔茨获得了良好的口碑。

中偏左的立场

有利于肖尔茨协调社会各方

为应对疫情,德国联邦政府曾两次追加特别预算来刺激经济,举债规模创下了新纪录。再加上经济复苏所带来的私人消费的反弹、大宗商品的涨价,引发了德国物价的快速上涨。德国7月通胀率为3.8%,为1994年以来的最高值。

价格水平稳定作为德国经济政策的四大目标之一,受关注度极高。高企的物价加剧了民众的担忧,社会公平成为了谈论越来越多的话题。在欧洲统一货币政策短期内调整可能性较低的情况下,选民们把目光投向了国内财政政策的后续变化。

2016年以来,联邦政府遵循了宪法规定的“债务刹车”限制,每年新增债务只占国内生产总值的0.35%。肖尔茨上任财长后,总体上延续了前任朔伊布勒的财政平衡原则。但新冠疫情让肖尔茨等决策者重新审视财政政策,在特殊时期果断予以突破。

与此同时,这条红线在肖尔茨心中始终很清晰,他多次表示,德国计划从2022年开始遏制新债务,从2023年开始遵守“债务刹车”,以便在2030年达到《欧盟稳定与增长公约》要求的总债务目标。

近10年来,德国社民党和其他许多欧洲左翼党派一样,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而其政治颓势有来自内部治理及外部环境的许多原因。其中,政治定位不清是许多左翼选民和党内左派的主要抨击点。

种种迹象标明,随着新冠疫情与德国社会矛盾的演化,追求公平正义的呼声愈发高涨。肖尔茨也偕社民党在大选前夕一改往日形象,愈加鲜明地展现出更多左翼的立场。比如,他主张对低收入者减税,对高收入者保持高税率;他反对提高二氧化碳排放价格,因为这会增加家庭负担。

民调领先的优势是否能转化成肖尔茨的胜势呢?目前看来不确定性依然很大。

首先,肖尔茨是唯一不是党魁的主要候选人,其在党内的威望可能会被打上一个问号,而其长期以来的左翼立场不够显著,能否真正有效将左翼选民的选票向社民党引流也尚存疑问。曾经有德国政客戏言,肖尔茨只是试图让社民党转型为更好的基民盟。

此外,肖尔茨可能和Warburg银行税务欺诈与Wirecard会计丑闻有牵连,在未来的一个月或许将发酵。而且,肖尔茨的年龄也是所有候选人中最大的,比绿党的候选人贝尔伯克足足年长了32岁。肖尔茨的支持者也主要来自于中老年群体。

尽管肖尔茨目前支持率最高,但由于德国总理并非直选产生,而是由党派提名,即便社民党最后获得了预期中的席位数,由于各主要政党支持率相对平均,组阁的变数依然很大。

或许肖尔茨传统上中间偏左的立场有利于协调各方,推进执政联盟的形成。从这个角度来看,肖尔茨获得总理提名的机会还是不小的。何况,这位老政治家的履历已经充分证明了他的务实和卓有成效,这也恰恰是德国民众最看重的。

特约撰稿人 | 周方(上海外国语大学德语系副教授、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研究员)

编辑 | 何睿

校对 | 危卓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微信登录

x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AGB|Impressum|Datenschutzerklärung|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网站地图

GMT+2, 2021-10-24 02:36 , Processed in 0.045347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7-2021 DOLC GmbH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