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东方行亚洲超市

萍聚头条

查看: 277|回复: 0

[国际新闻] 富人狂欢、穷人绝望,揭穿美国教育的阴暗真相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9-4 09: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投研双杰



视频请看下面链接:
富人狂欢、穷人绝望,揭穿美国教育的阴暗真相


1830年,美国颁布印第安人迁移法案,把印第安人赶出故乡,侵占他们的土地。美国要求印第安人儿童学习英语放弃母语,以此来同化印第安人,掩盖自己的罪行。


1945年,哈佛的学生大多来自贵族学校,世袭制和贵族制统治着美国的高等教育,外来的黑人及亚裔,不同信仰的犹太人和天主教徒,都被名校拒之门外。


2021年,处于社会底层、受教育程度低的红脖子们围攻美国国会大厦,他们艰难地翻越围墙,誓要“让美国再次伟大”,顺手抬走了众议院的演讲台。







三个不同的年代,不同的事件,却有着同样一个关键词:教育。


自负的精英、绝望的底层!

2016年,一起校园强奸案震惊全美,一位高中女生指控同校男生,在学校体育馆浴室里强迫自己发生性关系。


这桩案件在没有太多内情和定论的情况下,迅速引起了美国各大媒体的关注。


因为这位女生就读的高中,正是当时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女儿、副总统拜登的孙子就读的精英私立学校——西德威尔友谊学校。


在美国,它被称为华盛顿私立学校中的哈佛,无数政要儿女就读于此,进了这所学校离哈佛、耶鲁也只是一步之遥。


这所学校一年的学费是3万美元左右,而美国有一半的人一年收入不到3.5万美元,学生平均教育支出也不过4.5万美元。







而这起强奸案也引爆了其他美国精英私立学校的丑闻。


很多精英私立学校俨然已经成为了政商子女的游乐场,他们在其中奢靡享乐,完全不用担心自己的前途。那么美国精英们的教育环境是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呢?其实这种现象离不开美国精英教育中的贤能暴政。


贤能,指的是贤能制,它和科举制度十分相似,选拔人才只问能力不问出身,而贤能暴政指的是这种制度中存在的问题。


我们先来看几组数据,第一,2020年的哈佛新生,有接近30%与哈佛校友相关。







第二,在这些新生中,50%以上的学生家庭收入超过了25万美元,收入低于8万美元的家庭比例还不到3%,穷人子女少之又少。







第三,来自收入排名前0.1%家庭的学生中有40%去往了常春藤或者次一级的精英学校,而美国最底层的五分之一家庭中,这个比例不到1%,而且越穷,能够进名校的概率也越低。







更恐怖的是,十几年间,底层人民进入顶尖大学的机会,并没有太大变化,收入在前1%的富人子女进入顶尖大学的机会在不断上升。


这一切导致的结果就是,越来越自负的精英和越来越绝望的底层。







在世袭制下,上层社会的人心里明白,他们之所以能够占尽便宜是因为自己的出身好,而非因为自己更努力。


底层的人心里也明白,受尽盘剥无法改变命运只是因为出身不好,上层的人不会觉得一切都是自己应得的,底层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一文不值。


但是在贤能制下,一切都会变得扭曲。虽然贤能制不问出身,但是从结果上看还是富人垄断了优质的教育资源。


在这种情况下,成为精英的富人子女会更加自负,因为贤能制传输的观念是,成功都是源于个人的努力,和出身无关,因此精英子女会把成功归功于自己的聪明和勤奋,而不是出身。


自负的精美们对底层人民会失去同理心,在他们眼里,底层人民都是因为自身不够努力才失败的,自甘堕落的人并不值得同情。


而底层人民不但要接受这样的结果,还要被灌输自己的失败都是因为自己不够聪明、不够努力,与他人无关。


中产内卷、底层摆烂!



美国的贤能暴政制造了一个假象,那就是你没有进入好的大学,都是因为你不努力。


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他的高中成绩平平,但是因为父亲是新泽西地产大亨,依靠自己老爸给哈佛大学250万美元的慷慨捐赠,很轻松地获得了录取哈佛的机会。更恐怖的是,这么明显的走后门操作,已经成为了许多美国名校录取学生的潜规则了。







2019年,美国爆发了骇人听闻的大学入学舞弊案。一个叫威廉·辛格的人从一些富人家庭收费,然后买通考试中心工作人员篡改考试成绩,或者买通校体育队教练,帮助学生获得特长生资格,从而能够进入名校。威廉·辛格这门生意做了8年,收入超过了2500万美元。


其实美国的贤能制早已变质,成为了在富人子女之中选拔人才的制度。美国的人才选拔标准不是由政府所决定的,而是由这些顶级的私立学校来制定。


在美国,学校的录取率越低往往被认为是更好的学校,许多学校为了提高自身排名去降低录取率,除了给完全不达标的学生发放邀请信外,还在学生特长、综合发展等方面设立诸多门槛。


想进常春藤名校,只在标准化考试中取得一个好成绩是远远不够的,想要被耶鲁录取,一般还需要先修5门以上的大学难度的课程。而丰富的课外实践活动经历、知名校友的推荐信、甚至是跨国的志愿服务,都是提升录取机会的有利工具。







这些门槛把那些贫困学生排除出去,使得贤能制背离了任人唯贤的思想,美国教育寒门难出贵子。


异化的贤能制使得美国精英教育的目的不是培养精英,而是为了让精英的子女还是精英。教育筛选人才成了空话,精英们来制定对自己有利的规则,让他们的子女在规则内成为“优秀”的人才,教育,则成为了社会分化的工具。


这样的录取标准造成的结果就是,中产阶层开始内卷,底层人民放弃挣扎。先说中产内卷,美国的中产阶级数量庞大,根据美国皮尔研究中心的调查数据表明,美国的中产阶级比例在50%左右。


数量庞大的中产阶级,拉动了美国教育的内卷,因为他们和精英阶层不同,把孩子送进最好的学校接受教育不是一件轻松的事,中产阶级在竞争剩下的优质教育资源。


这样的竞争从孩子出生前就开始了,2010年,美国25%的夫妻,双方都有大学学历,而美国大学学历人口的占比为30%。换句话说,基本是上过大学的跟上过大学的结婚,没上过大学的跟没上过大学的结婚,孩子出生前家庭收入和教育水平就存在巨大差距。


之后为了让孩子能上好的学校,中产们开始抢占学区房;为了孩子的成绩更具有“含金量”,中产们还要让孩子选修高难度的课程;确保孩子成绩没问题了,各种才艺特长、课外实践活动自然也不能落下,甚至还需要咬咬牙让孩子在假期参加国际志愿服务,来给履历镀层金。







贤能制下看似努力就能成功,但是在分化的社会下这只是一个假象,贤能制实际上成为了固化阶层的工具。美国看似追求人才多样化的教育,结果反倒是培养了千篇一律,所谓“全面发展”的人才。


无数中产陷入教育的内卷浪潮之中,为了迎合名校的录取标准,中产们努力把孩子培养成六边形战士,至于孩子想要的快乐童年、兴趣爱好,都比不上阶层下降的恐惧。


不过中产阶层起码还能卷一卷,而美国的底层人民连内卷的机会都没有,只能选择摆烂。美国的底层人民一般只能上教育水平低的公立学校,这些公立学校还有一个特别的称呼就是“辍学工厂”。







由于教师工会的存在,教师们为了保障自身利益,形成了教师的工资收入和学历及工龄挂钩,和学生的成绩无关的制度。


这样的制度使得教师是否认真教育学生完全取决于自身的职业素养,而底层的公立中小学教师往往不会花心思在提高学生成绩上面。


即使成绩优异的底层学生,也会因为缺乏高质量的课外实践、支付不起昂贵的学费和名校失之交臂。正是这种糟糕的教育环境,让美国的“辍学工厂”越来越多。


可以说美国底层人民接受的教育,根本就不是让他们进入好大学的教育。如果说想进耶鲁需要会开直升机,那么美国的底层人民接受的一直都是怎么骑自行车的教育。


黑暗教育、“野蛮”亚军!



自负的精英、内卷的中产、摆烂的底层,美国教育这么黑暗其实不是一件新鲜事,一百多年前,美国的原住民印第安人早就领教过这种黑暗的教育了。


1912年,在奥运会万米赛跑领奖台上,印第安人特瓦尼马为美国赢得一块银牌,美国人高呼这是美国教育的成功,美国人可以把“野蛮”的印第安人改造成文明的运动员。


然而这位印第安人在拿到银牌后,不仅没有丝毫的喜悦,甚至感到十分羞辱,之后再也没参加过长跑赛事。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原来,这位印第安人成为运动员都是被美国政府逼迫的。他本来生活在原始的印第安人部落,长跑是部落间传递警报,防御外来入侵的方式,是一项重要的部落传统。


而在美国大兵的长枪短炮越过密西西比河,无情地屠杀印第安人时,特瓦尼马再也跑不动了。







美国人在屠杀完反抗的印第安人之后,把年轻的印第安人逐出故土,集中到寄宿学校来进行管制教育。特瓦尼马就是这些印第安人中的一员,在多次尝试逃离学校失败,被当作“野蛮人”重新抓回来后,他感到痛苦万分。


绝望的特瓦尼马用部落传统的长跑,来告诉自己不要忘记家乡,舒缓内心的痛苦。


而特瓦尼马的长跑天赋迅速被学校注意到,并且让他去参加各项长跑比赛,于是特瓦尼马从“野蛮”的印第安人,摇身一变成了奥运会亚军,成为了证明美国印第安人改造计划成功的一枚棋子。


在美国人屠杀印第安人时,特瓦尼马没能用长跑拯救部落;而在为美国人争夺国际荣誉的比赛里他却跑得飞快,巨大的自责和愧疚压垮了他。


他之后不再参赛,说美国人眼中落后的印第安母语,而不说英语,以此来表达自己的反抗。


但是现实是荒诞可笑的,这位无声反抗的印第安人所取得的奥运荣誉,最终却成为了美国用来掩盖肮脏罪行的遮羞布。


美国以极少部分原住民、少数族裔接受良好的教育来标榜自己的“政治正确”,形成教育公平的假象,以此来安抚和愚弄大多数的底层人民。


只要有一位底层人民能跨越阶级,美国人便高呼教育制度的公平正确,至于成千上万被屠杀的“野蛮”印第安人,在膝盖底下不能呼吸的民众们,怎么会是美国政府的问题呢?

在媒体宣传里,美国底层人民教育失败的原因是也只会是底层人民自己不努力。







于是焦虑的中产疯狂内卷,底层甚至选择绝望之死,仅2017年一年,美国就有15.8万人死于自杀、酗酒、和毒品。


美国的教育内卷,是社会腐朽的缩影,更是社会分层的体现。


虽然我们讨论的是美国教育,但是其中的问题也同样值得我们重视,在教育焦虑蔓延的当下,我们应当以此为鉴,摸着鹰酱过河,始终保持社会的公平和流动性,避免陷入美国遭遇的“贤能暴政”。


参考文献:
1.银发经济迎来黄金发展期:关注六大行业长期投资机会,东亚前海证券 易斌
2.The Tyranny of Merit, Michael J. Sandel
3.The Meritocracy Trap: How America's Foundational Myth Feeds Inequality, Dismantles the Middle Class, and Devours the Elite,Daniel Markovits
4.Meet The Class Of 2024, The Harvard Crimson
5.论美国教育评价的历史发展,余文森
6.高等教育入学标准化考试的影响与效应——贤能政治话语中的“美国梦”及其中国镜像,戴一飞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微信登录

x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AGB|Impressum|Datenschutzerklärung|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网站地图

GMT+2, 2021-10-23 20:22 , Processed in 0.048279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7-2021 DOLC GmbH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