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东方行亚洲超市

萍聚头条

查看: 518|回复: 0

[国际新闻] 多位专家起底美国乱象:美式民主走向衰弱是必然趋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9-8 12: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微信登录

x
作者:中国青年网

在美国国内,尽管人口只占世界人口的5%,但已有数十万人死于新冠肺炎;拥有全球最多的监狱关押人数,平均每年超过200万人会被关进监狱;有色人种被警察杀害的可能性是白人的3倍……

在国外,不是和世界团结协作来结束这场疫情,而是将医疗资源和疫苗作为武器,把眼中的敌对国家拒之门外;把边境的难民儿童关在笼子里,向世界7个国家投放炸弹,造成无数毁灭、死亡和痛苦……

“美国!美国!又是美国!!”近期,美国脱口秀主持人李·坎普在其主持的节目中以“念错剧本”的形式,看似“吐槽”中国,实则讽刺了美国内政外交的种种不堪表现。从抗疫不力到种族歧视,从侵犯人权到破坏国际合作,李·坎普抛出的一个个“包袱”映射出发生在美国的一幕幕乱象。

这些乱象的背后究竟埋着怎样的病根?近日,人民日报海外版采访了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滕建群、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李海东、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冯维江、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副研究员孙立鹏等4位美国问题专家,予以剖析。

国内:矛盾丛生 极化严重

要用一个字形容当下美国国内的境况,非“乱”莫属。

先说抗疫。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1年多后,美国抗疫仍是一片乱局。数据显示,美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已超3800万例,累计死亡病例超过63万例。在新冠病毒不断变异并迅速蔓延的背景下,美国疫情不仅没有缓解迹象,反而面临更为严峻的反弹。即便如此,新一届政府始终未能拿出统一有效的抗疫对策。时至今日,“是否戴口罩”在美国仍是一个关系到政治立场的争议话题。

透过疫情这面放大镜,种族矛盾激化、枪支暴力泛滥、民粹主义兴起等其他多种顽疾也在美国社会日益凸显。

“停止仇恨亚太裔”联盟8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从2020年3月19日至2021年6月,该组织收到了9081起反亚裔事件报告。7月公布的一项盖洛普民意调查显示,64%的美国人认为针对非洲裔美国人的种族主义歧视在美国很普遍,较2016年的61%上涨了3个百分点。尽管新一届政府在上台之初就将矛头对准“系统性种族主义和白人至上主义”,但目前看来成效甚微。美国情报部门日前公开的一份“新冠病毒溯源调查报告”摘要令美国亚裔人士多了一份担忧——报告将“种族主义语言合法化”,或导致全美各地发生更多反亚裔暴力事件。

枪支暴力是深植美国社会的另一颗毒瘤。“枪支暴力档案”网站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美国超过4万人死于枪击,创下历史最高纪录。在疫情失控、种族歧视以及贫富分化不断加剧等因素的交织影响下,本就高发的枪击事件和暴力犯罪迭创新高。与此同时,美国控枪措施却停滞不前。共和党和民主党在枪支管控上分歧严重,控枪法案难以在美国国会通过,1994年以来基本上没有通过有任何实际意义的控枪法案。

深陷泥潭的还有美国经济。民调显示,受疫情反弹的影响,美国人对美国经济的信心正在下滑,60%的受访者认为美国经济正在恶化。7月中旬以来,高盛在3周之内两次下调美国经济增长预期,并预测美国通胀将会加剧。此前,为了促进经济增长,美国政府一通“下猛药”,出台数万亿美元的经济救助计划,随之而来的是不容忽视的通胀、债务和金融稳定风险。

新一届政府在上台之后还重新恢复了奥巴马医改政策,并提出总额约2.25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和就业法案》(简称基建法案)。然而现实是,8月10日美国国会参议院通过的基建法案仅为1.2万亿美元,较最初提案大幅“瘦身”。美国医疗体制也没能逃脱资本裹挟。在美国大医疗资本凭借疫情大肆敛财的同时,美国底层民众却因无法支付高额的治疗费用而深受其害。

■ 专家解读——

孙立鹏: 当前,美国国内主要呈现三组矛盾:一是红蓝矛盾,即共和党和民主党之间的争执始终未断。这一矛盾在奥巴马政府时期就已凸显,延续至今,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美国国内政策议程的推进。

二是黑白矛盾,即白人和少数族裔之间的种族矛盾。这一矛盾的症结在于美国贫富差距分化严重,并在不同族裔之间表现明显,这是美国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

三是左右矛盾。奥巴马政府时期,民主党奉行“大政府”理念,注重加强监管,政策偏左;特朗普政府时期则急速向右转,强调“小政府”,简化审批程序等;新一届政府上台后又往左转。美国这艘大船忽左忽右,摇摆、颠簸,政策缺乏连续性,不仅使国内民众对国家发展前景渐失信心,也在全球失去凝聚力和主导力。

李海东: 用一个词概括美国国内现状,就是“极化”。这种全方位极化存在于政治、族裔、阶层、国家认同等美国社会方方面面。

这一问题是长期积累形成的。例如,美国独立至今,种族主义就作为这个国家的文化基因,从未被祛除。特朗普政府上台之后,炒作民粹主义,“白人至上”沉渣泛起,对少数族裔的歧视更为普遍,进一步激化族裔之间的极化。

又如,美国阶层极化明显。在全球化进程中,美国总体财富增长,但大部分财富流向社会上层,普通民众却未从中受益,由此导致阶层之间对立加剧。这与美国现有的私有制有关。美国政府虽然标榜是全民政府,但实际是为华尔街金融特权阶级服务,内政外交政策被大公司、大企业所绑架,使得美国民众对政治精英的厌恶与日俱增。

美国国内的诸多问题将持久成为内外政策获得理想效果的最大障碍。

对外:横行霸道 损人害己

放眼全球,美国已经成为国际秩序的最大破坏者。为了维护一家独大的霸权地位,美国在军事、经济、文化等诸多领域任意妄为,种种祸乱世界的行径让各国深受其害,也为国际社会所唾弃。

军事领域,美国穷兵黩武,制造动荡。据不完全统计,自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至2001年,世界上153个地区发生的248次武装冲突中,由美国发起的为201场,约占81%。美国布朗大学沃森国际和公共事务研究所的“战争成本”项目研究发现,2001年以来,美国在全球80个国家开展反恐行动,战争花费超过6.4万亿美元,超过80万人死于直接的战争暴力,其中平民约33.5万人,间接死亡人数可能高出数倍。

金融领域,美国动辄印钞,转嫁危机。二战后,美国凭借强大的政治、经济、军事实力和巨额黄金储备,建立了美元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近年来,美国滥用美元霸权,在利用制裁把美元“武器化”的同时,还根据自己的经济周期进行“开闸放水”和“关闸断流”的转换,来剪全世界的“羊毛”。疫情期间也不例外。俄媒近日刊文称,为保自身经济,美国全力开动美元印钞机,成为全球通胀加速元凶。

贸易领域,美国挥舞大棒,肆意制裁。当垄断优势逐渐消失、“美国优先”的胃口无法得到满足时,美国不是参与竞争、引领创新、捍卫规则,反而滥用制裁和长臂管辖,打压非美竞争对手,动辄加征关税,频频挑起国际经贸摩擦,严重冲击多边贸易体系,把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强加给世界,粗暴地扰乱全球经济秩序。

科技领域,美国编织“铁幕”,叫嚣“脱钩”。近年来,美国政府为了维护自身科技垄断和霸权地位,一再泛化国家安全概念,滥用国家力量,滥用实体清单,不择手段地恶意打压其他国家高科技企业。今年4月,美国故伎重施,将7个中国超级计算机实体列入所谓“实体清单”,再次以所谓“国家安全”为由,行打压中国科技发展之实。

话语领域,美国操控舆论,以政驭媒。美国通过建构属于自己的全球话语体系,为自身霸权披上“道德外衣”。2020年6月,美国推特公司曾宣布关闭超过17万个所谓“与中国政府有关”的账号,借口是这些账号“传播有利于中国共产党的地缘政治言论”。而这只是美国打舆论战的种种暗黑行径的冰山一角。不久之前,美国所谓权威媒体彭博社发布最新一期“全球抗疫排名”,美国竟一跃名列榜首。“美式皇帝的新衣”让国际社会大跌眼镜。

意识形态领域,美国价值双标,打压异己。多年来,美国热衷于满世界强行输出其价值观,破坏他国固有文化和政治生态,许多国家文化安全受到严重威胁。美方一些政治势力还刻意鼓吹所谓“文明冲突”,对“挑战”美国文化影响力的其他文化进行遏制打压。

■ 专家解读——

冯维江: 近年来,美国采取从“单边打秋风”到试图“组团打秋风”来维护其霸权地位。特朗普政府时期,美国向所有在某些产业发展比自己好的国家搞敲诈勒索或巧取豪夺。新一届政府上台以来,美国试图说服一些国家共同对另外一些国家搞敲诈勒索或巧取豪夺。一方面,在意识形态上用诋毁或妖魔化勒索对象等方式来伪饰自身不体面的行为,解除盟国不愿同流合污的顾虑;另一方面,夸大勒索对象在科技、军事、贸易、金融等领域的“威胁性”,对其国内及盟友渲染一起“吃大户”的可观收益及反之将会面临的利益损失风险。

滕建群: 由于美国国内矛盾激化以及综合国力衰退,美国霸权地位受到极大挑战,国际影响力有所下降。同时,“美国优先”政策让美国和盟友之间的关系出现裂痕。

新一届政府上台之后,为了强化美国霸主地位,一是搞多边外交,极力恢复美国在国际多边框架中的掌控力和主导权,包括宣布美国重返世界卫生组织等;二是搞同盟外交,拉帮结派,建“小圈子”,恢复并强化同盟关系;三是搞价值观外交,打着“民主价值观”的旗号,拉拢欧洲、亚洲的一些国家跟中国进行对抗;四是搞规则外交,声称维护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实际是维护美国和少数国家制定的规则。通过这些方式,美国拉开了与中国进行战略竞争的态势。

孙立鹏: 美国的对外政策呈现出自私、混乱的特征,目的是为了维护“美国优先”、巩固自身霸权地位,实际效果却是损人不利己,加快美国霸权的衰弱。

病根:“美式民主” 日渐式微

美国目前是否有能力扮演“全球领导者”的角色?哈佛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斯蒂芬·沃尔特近日在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网站撰文称,要回答这个问题,需要先回答另两个问题:美国是否为其他国家树立了良好的榜样?美国的政策判断尤其是外交政策,是其他国家应该信任和遵循的吗?

“总的来说,对这两个问题的答案都是否定的。美国公众对政府的信任度处于历史低位。”斯蒂芬·沃尔特指出,美国国内充斥腐败、撒谎和压制;在外交政策方面,美国在应对气候变化、推动经济全球化、处理中东和平进程等方面的糟糕表现已让人们对美国的政治智慧产生相当大的怀疑。“美国在全世界传播其‘价值观’的努力已经破产,这并不令人意外。”

美国的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近期公布的多项民调数据表明,美国民主制度痼疾难除。美国益普索民调显示,36%的美国民众认为美国民主处于危机之中,50%的美国民众认为面临严峻挑战,75%的美国民众认为当前美国政治体制过于分裂、缺乏建设性,71%的美国民众认为普通民众缺乏发言权。皮尤研究中心最近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65%的美国人认为美国的民主制度需要进行重大改革,或是彻底修改才能存续。

“美国政治变得越来越尖刻和对立。”《纽约客》杂志指出,美国的民主正处于危机之中,许多政府机构功能失调,而且越来越糟。

美国斯坦福大学政治学教授特里·莫等在《总统、民粹主义和民主危机》一书中指出,美国总统这一职位往往限于党派利益,国会则是一个视野更加狭隘的机构,议员更关注他们所代表的州和地区,而不是国家整体利益。美国真正的挑战是进行制度改革,需要一个真正有效的政府来处理种种问题,消除民粹主义威胁。

“4年任期是否足以让总统的政策产生成果?”阿联酋《海湾新闻报》刊文称,美式民主的缺陷正在显现出来。例如,美国前任总统特朗普入主椭圆形办公室后最先做的事情之一,是推翻其前任的几乎一切成就。而总统任期的第4年似乎会被用于再争取4年任期。

《日本经济新闻》指出,美国在阿富汗遭遇的挫折凸显出美式民主主义自身的消极一面。“持续近20年的阿富汗战争事实上已落下帷幕。美国的失败和塔利班的回归象征着民主主义正经受考验。”

■ 专家解读——

冯维江: 美国国内政治痼疾有二:一是政治文化的堕落。政治人物为了自身或党派或集团利益,放弃了对人民和人类的责任感,放弃了政治手段的道义性;二是政治组织的僵化。在现有组织形态下,政治人物走不出“否决政治”的怪圈,真正有益于本国民众及外部世界的政策往往“难产”。

孙立鹏: “美式民主”的衰弱是一个必然趋势。所谓民主选举、联邦制以及三权分立,实际导致的是政治内斗、政府低效运作以及内政外交的短视。同时,所谓自由的“美式价值观”只是美国维护自身利益、拉拢盟友打击不同政见国家的一个借口。美国输出价值观的结果是向世界输出动荡。此外,美国资本主义经济模式本身存在结构性问题,如贫富差距、地区经济分化、阶层分化等。经济痼疾导致民众不满,引发社会问题,进而影响国内政治变化,最终牵动美国外交。

李海东: 近年来,美国的分权制衡架构日趋失衡。分权引发长时间、无效率的扯皮、争吵,但制衡的功能越来越弱,导致重大问题无法得到有效解决。疫情防控就暴露这一问题。美国的分权制衡体系在现实运作中效率低下,逐渐瘫痪,结果是大问题解决不了、小问题逐渐积累。对外,为了确保在全球的主导地位,美国习惯于在国际事务中制造纷争、制造敌人,来展现自身的独特性和领导力,给世界带来了巨大的不确定性。此外,美国外交过于意识形态化,往往冲动而缺乏理性。

滕建群: 美国的顽疾之一是党派之争。“揭丑政治”成为美国政治生活中的重要表现。这种相互攻击、不讲政治道德的政治生态成为美国国内的一个严峻挑战。顽疾之二是霸权思维固化,认为自身霸主地位不容挑战,即便能力不足,也要拉开架势同其他国家展开竞争。这种不符合自身实力的战略选择最终只会加快美国自身衰退。(记者 严 瑜)

来源:海外网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AGB|Impressum|Datenschutzerklärung|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网站地图

GMT+2, 2021-10-22 01:33 , Processed in 0.044290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7-2021 DOLC GmbH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