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Sign in with Twitter

It's what's happening?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查看: 125|回复: 0

民间故事:男子回家,见妻子频频向空座位敬酒,他夜里偷埋蟋蟀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1-3 10: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小树讲故事
明朝宣德年间,皇帝喜欢斗蛐蛐,御窑厂有一个瓷匠叫张海,他烧制的青花双向五爪龙纹蟋蟀罐深得皇帝喜爱,因此他被擢升为督窑官,可是半年后,就被厂卫抄家问斩,背后内情让人唏嘘。
张海死后,他的徒弟刘奎成了新任督窑官,在他的大刀阔斧整肃下,御窑厂蒸蒸日上,陶匠干活卖力,御窑厂“昼间白烟蔽空,夜间红焰熏天”的景象颇为壮观。
刘奎私底下开了一家叫“瓷园”的商号,专门卖瓷器给达官贵人,他仗着督窑官的身份,靠着兼并和打压,逐渐蚕食本地商号,一跃成为首富。



他有钱后,嫌弃原先的老宅不够气派,就花重金在郊外买地,建了一座气势恢宏的新宅。历时数月终于建成,他找周易先生择先黄道吉日,带着全家老小搬进新房。
住新房是一件喜事,刘奎就在府里和全家吃了一顿“开火饭”,酒足饭饱之后散席。刘奎的母亲韩老夫人有午睡的习惯,年纪大觉少,通常睡足一刻钟就会自然醒,然后叫丫鬟端水进屋洗漱。
冬梅是韩老夫人的丫鬟,她掐着时间在老夫人门外侯着,眼看过了时间,老夫人也没醒,冬梅以为老夫人舟车劳顿睡过头了,便低头垂手在门外等候叫进。
转眼就到了傍晚,冬梅见老夫人还没醒,她轻手轻脚推门而入,走到床边就看见老夫人双眼睁大,嘴巴张开,满脸痛苦的模样,冬梅大着胆子探了一下鼻息,已经没气了。
冬梅赶紧禀告刘奎,片刻之后,刘家鸡飞狗跳,郎中急忙赶来,他查验之后,推断老夫人应该是被老痰哽住了气管窒息而死。刘奎本想过几天办个乔迁喜热闹一下,结果变成了丧宴。
韩夫人下葬后,刘奎站在门前,望着新宅后面三座山峰陷入沉思。他会选择在此建房,乃是信了周易先生说此地山势东西两座山峰遥望,中间山峰高于两侧,三座三峰遥望过去就类似一个金元宝,所以,在山前建房一定聚拢财气,一生富贵。
可是,刚入住新房中就出了白事,让刘奎心中对风水先生说的话产生了怀疑。就在此时,店里的掌柜找上门来,说是京城来了一位王府采办,要采购一批瓷器,这是一笔大买卖。
刘奎闻言欣喜,果然应验了风水先生说的藏风聚气,招财进宝的说法,于是,他连忙前去接待。王府采办叫荀清远,文质彬彬,举止之间温文尔雅。在刘奎看来这才是从大户人家出来的样子,贵气逼人!
荀管事坐在茶室把玩一个茶碗盖,刘奎将货单放在桌上,然后说道:“荀管事舟车劳顿,我今晚请您到醉月楼听曲解乏?”荀管事将茶碗轻轻放在桌上,他直言了当说道:“我此次来就是办差事的,刘老板足够心诚,我也就少些麻烦事。”
刘奎心里跟明镜一样,荀管事在说套话,其实是想要拿“返点”,刘奎欣喜若狂,他就怕荀管事是个愣头青公事公办,反而没有利润,见他伸手要钱,两人各取所需。
于是,刘奎用手指沾了点茶水,在桌面上写下个“叁”,意味着这批瓷器可以返三个点。算一下总价,荀管事少说可以赚一千两。在当时,知县一年俸禄还不足一百二十两,有时候还不给现银,常用大米或者外国进贡的香料代替,一千两在当时无疑是一笔巨款了。
荀管事看了一眼桌上的数字,将茶碗盖在上面,表示“一锤定音”,买卖谈成了,于是,两人签下文书,定好一个月后交货。刘奎作为东道主,在醉月楼订了一桌菜,又找来青绾人在一旁抚琴助兴,两人推杯换盏,相见恨晚。



也许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刘奎这几天接连做了几笔大买卖。这一天,他正在书房里逗弄一只刚买的笼中鸟,须臾,管家来禀告说是夫人病了。
刘奎闻言赶紧跟着管家去了后院,刘奎年近四旬,膝下有一子叫刘瑞,其母多年前就病故,刘瑞正在京城国子监读书。管家口中的夫人叫潘月儿,乃是刘奎续弦的新夫人。
这个潘月儿本是醉月楼的青绾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有一次,刘奎趁着醉酒占了她,事后,潘月儿寻死腻活,刘奎许下承诺,娶她为妻这才平息。
两人之间虽有间隙,但是潘月儿嫁入刘府之后,谨言慎行,打理后院紧紧有条,刘奎心里对她还是蛮喜欢的。此刻,听管家说她病了,立刻跑去后院看望。
刘奎刚进后院,潘月儿的贴身丫鬟夏冬就哭着对他说:“老爷不好了,夫人疯了。”此时,只见潘月儿坐在院中,在她面前有一桌酒菜,上面摆了七八副碗筷,可是周边却空无一人。
潘月儿笑脸盈盈频繁起身给空置位置倒酒,然后凭空对着四周劝酒。刘奎一脸关心向前走去,他拉住潘月儿问道:“夫人这是和谁饮酒?”
潘月儿见丈夫来了,她更是喜上眉梢,她笑着说道:“相公你来了,我来给你介绍,他们是阴界的判官和阴差,他们原先就住在这里,咱们建了新房打扰到他们了,所以,我请他们吃酒赔罪。”
刘奎见潘月儿说话逻辑清晰,不像是犯病,可是她言语间说什么阴界判官和鬼差,倒像是中了魔障一般,于是,赶紧让丫鬟搀扶她回房,又找郎中来问诊。
郎中说潘月儿的症状与癫症很相似,药石无医,只能慢慢调养,这可让刘奎急坏了。家中接二连三发生怪事,让他心中对新宅的布局产生了怀疑。
于是,刘奎遍寻满城的周易先生,让他们来看新宅的布局,都说此地背靠元宝山,藏风聚气,居住之人定是大富大贵。可是老夫人和妻子相继出事,让他心中留下一根刺。
这一天,荀管事提出要去御窑厂看一看,作为督窑官的刘奎亲自陪同,在路上两人闲聊几句,荀管事就发现刘奎兴致不高,经常走神。
荀管事不高兴说道:“既然刘老板不愿意陪同在下何必前来呢?”刘奎闻言向他赔罪,于是他把家中发生的事情讲述了一遍,然后说道:“因此,我最近彻夜难眠,对任何事提不起精神,还请荀管事见谅。”



就在这时,管家着急忙慌地跑到御窑厂,他哭丧着脸说:“老爷快回家看看,夫人不怎么如何上了屋顶,她嚷嚷着要见你,你再不回去,她就扬言要跳了。”
刘奎闻言脸色煞白,荀管事马上说道:“此事耽误不得,刘老板不用陪我了,速速回去。”于是,刘奎大步流星赶回府上。
此时,刘府上下人仰马翻,刘奎走进后院,就看见潘月儿披着头发,没有穿鞋子在屋顶上跳来跳去,然后在上面嘻嘻哈哈的笑着,模样癫狂。
刘奎站在下面急得着大腿,连喊数声让她下来,潘月儿两眼无神,歪着脑袋对刘奎说:“老爷,阴界判官说咱们占了他的地,挡了他们发财的机会,所以,要找你报仇,我劝说不了,这下咱们一家子都要倒霉了。”
院内众人闻言一片唏嘘,这时候,门房带着一名小厮来报,说是少爷刘瑞回乡途中遇上盗贼,下落不明。潘月儿闻言张牙舞爪的说道:“判官生气了,他要报复我们了。”说着就往下面跳,幸好众人在下面垫了一些厚重的稻草,潘月儿只是受了一些轻松,刘奎让丫鬟寸步不离地守着潘月儿以防在发生意外。
刘奎只觉得这一天太漫长,各种糟心事赶到一起了。此时,管家来禀告说是荀管事来府上探望,刘奎请他到书房等候,片刻之后,两人互相寒暄一二。
刘奎的儿子失踪,心里很着急,他想请荀管事帮忙疏通关系,让地方县衙找到刘瑞下落。荀管事说道:“令郎的事,我回去之后就帮你托关系。只是你最近身边总是发生怪事,是否请个周易先生来家里指点迷津?”
刘奎叹息一声说道:“不瞒您说,我请了好几个周易先生,他们都说我没事。还说我这新房利财,这一世大富大贵,可是最近家里接连发生怪事,我都不知道有没有命来享受富贵。”
荀管事起身踱步,然后说道:“我在京城认识一个非常厉害的周易先生,他叫张阿公,很多达官贵人都找他择吉定穴,推演面相,我恰巧知道他正在此地游历,不如请他帮你看看?”
张阿公被荀管事说得神乎其神,刘奎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立刻让管家去找寻张阿公。功夫不负有心人,三天之后,管家带着一位须发皆白,身穿儒服仙风道骨的老人回府。
刘奎对张阿公很恭敬,亲自陪他在宅子里转了几圈,张阿公捻着胡须说道:“府里布局中规中矩,并没有不妥的地方,只是你这新房修在此处,虽能够藏风聚财,却是无福消受啊。”
张阿公话音刚落就带着刘奎来到门口,他向四周望去,双指并剑,指着屋后中间山峰沉声说道:“它高于两侧山峰,上窄下宽,虽是与两侧峰对应如同一个金元宝,但是此山草木荒凉,乌鸦成群筑巢,此地煞气扑面,再细看像是年画中阴界判官的帽子。”
刘奎闻言在看真如张阿公虽然像是帽子山!张阿公继续说:“你这屋子在山峰前,像是神龛前的功德箱,当然藏风聚气,招财纳宝。你是赚到了钱,可是挡住了阴界判官的财路,他当然要找你报仇,这才让你家宅不宁。”



刘奎已经对张阿公信服,他立刻作揖说道:“既然如此,可否有化解的办法?”张阿公笑道:“这事很简单,你搬走就是了。”刘奎闻言露出了难色,自从搬到新房子,他铺子的生意蒸蒸日上,不能说日进斗金,但是赚得盆满钵满是肯定的。
刘奎苦着脸说道:“阿公明鉴,除了这个办法还有其它法子吗?我真是舍不得离开这里。”张阿公掐指推演道:“有,只是这个办法需要冒风险。”
刘奎问道是何风险?张阿公说道:“阳间事阳间管,阴界无权过问地上事,因此,你只要拿出珍贵的宝物孝敬判官,它自然不会对你占地再有怨言。”
刘奎喜形于色,他说道:“这个好办,我去买丰厚的香烛纸蜡便是。”张阿公说道:“普通的俗物判官怎么看得上?你得拿出至宝孝敬它老人家。”刘奎求张阿公明示。
张阿公说:“自从御窑厂前任督窑官张海死后,“青花双向五爪龙纹蟋蟀罐”的烧制技艺失传,此物深受人间帝王喜爱,想必判官也会喜欢。你只需要将其埋在门前,判官明白你的心意自然不会打扰你。”
“只是,此物乃是贡品,民间不可以使用,张海所制的蟋蟀罐都是登记造册的,根本无法得到。”张阿公言语间很是惋惜,刘奎一脸懊恼,他送上百两银子当作心意,亲自把张阿公送到门口。
刘奎神态自若地找来管家,对他说道:“你快去挑选一匹快马,我有些事要离开家中几日,你让丫鬟看住夫人,不可再出差池。”
须臾,小厮牵来一匹骏马,刘奎翻身上马,执鞭朝着城外方向跑去。管家回府之后,从胡同口出来两个黑影,他们相视一眼,一人离开,一人追着刘奎而去。
四天之后,已经是三更半夜,只见一个黑影背着包袱,手里拿着一把铁锹来到刘家门前。他举目四望,确定没有发现人迹,然后弯腰轻手轻脚挖坑,片刻之后,挖了三尺,然后他放下铁锹,直接把包袱放进坑里,正要填土回埋的时候,原本黑漆漆的胡同口被火把照的如白昼。
原来是十几个衙役举着火把将刘府门前围住,张阿公和荀管事从黑暗中走出来,荀管事一改往日身穿儒服的模样,反而是身穿青色官袍,头戴纱,脚穿白底朝靴。
衙役已经把黑影五花大绑,他被衙役按在地上,荀大人撩起袖子,好整以暇对他说道:“刘老板这大半夜埋什么呢?”原来这个黑影竟是多日不见的刘奎!
刘奎闻言抬起头来,他看到眼前人,大惊失色,他惊骇问道:“你到底是谁?”,在一旁的捕头厉声道:“大胆,竟敢在知县大人面前放肆!”另一个衙役将刘奎的包袱打开,只见里面竟然放着“青花双向五爪龙纹蟋蟀罐”!



荀知县厉声道:“刘奎你胆子真大,竟敢偷盗贡品!”刘奎脑子灵活,虽然不清楚荀管事为何摇身一变成了知县大人,为了活命硬着头皮狡辩道:“我偶然得到师傅所烧制的蟋蟀罐,准备进献给皇上,我担心被宵小顶上,所以将其埋藏起来。”
荀知县闻言冷笑一声,须臾,几个衙役架着一个奄奄一息的中年人来到众人跟前,刘奎见到此人之后,面色苍白,浑身哆嗦,额头的汗润湿了眼睛。
此时,刘府大门也打开,只见潘月儿穿戴整齐带着刘瑞走了出来,她望着荀知县盈盈一笑说道:“民女不负大人重托,完成了您交代的任务。”
接二连三的事情发生在刘奎面前,看到儿子完好无损,他终于明白,遇上荀管事采办陶器,潘月儿癫症,刘瑞失踪,再到张阿公面相,这一切都是围猎他的骗局,其目的就是为了让他拿出“青花双向五爪龙纹蟋蟀罐”!
荀知县只所以精心布局针对刘奎,正是为了替御窑厂前任督窑官张海翻案,张海为人善良,无儿无女,将好友的孩子当成亲生骨肉,对他无微不至,这个孩子正是荀知县。
有一天,御史告发身为督窑官的张海监守自盗,将作为贡品的“青花双向五爪龙纹蟋蟀罐”贩卖到民间,虽然张海矢口否认,但是厂卫在其家中发现银票,因此证据确凿,抄家问斩。
其实“青花双向五爪龙纹蟋蟀罐”的烧制工艺并非只有张海一人知道,徒弟刘奎也是个烧瓷高手,他早已对青花蟋蟀罐的秘法了如指掌。张海年纪大了,马上就要告老还乡,可是他不准备推荐徒弟当督窑官,反而是让一个新来的匠人来当。
张海为了升官发财,不顾师徒之情,恶从胆边生想了一条毒计,他私自仿造青花蟋蟀罐倒卖出去,偷偷把钱放到张海家里,然后他又写信匿名信给御史举报张海监守自盗,果然这件事捅出去之后,张海被杀,刘奎靠打点官员受到推荐,如愿以偿当上了督窑官。
这些年,刘奎在郊外建了一个私窑,将官窑的残次品拿到私窑里二次加工贩卖出去敛财,衙役所抓的中年人正是私窑的掌柜,他知道刘奎所有秘密。
这几天刘奎只所以消失,他是相信了张阿公的话,于是躲在私窑烧制青花蟋蟀罐,趁天黑埋在家门口消灾避祸,没想到这一切都是荀知县设下的陷阱。
荀知县从不相信张海会监守自盗定是被人诬陷,为了报仇他发奋读书,终于进士及第,通过关系放任到此地为知县,他大量走访和调查,觉得刘奎的嫌疑最大。
此时,又得知刘奎酒后强占潘月儿,潘月儿知道以她的身份无法报仇,正要寻死的时候,荀知县找到了她,请她假意嫁给刘奎,找机会误导刘奎新宅有判官和阴差作祟。
刘奎心中一直藏着谋害师傅的亏心事情,对于魑魅魍魉的说法嘴上说不怕,心里却怕得要死,所以,在潘月儿的误导下,他很轻易的掉入陷阱。



刘瑞知道父亲的恶行后,他心里非常难过,他说道;“爹,你认错吧。”刘奎闻言自知在劫难逃,对于他的罪行供认不讳,荀知县将此事上书朝廷,恢复了张海的清白,刘奎穷凶极恶,欺师灭祖,被判秋后问斩。
荀知县和潘月儿都大仇得报,最后在荀知县的周旋下,刘奎家产平分给刘瑞和潘月儿,从此潘月儿过上了幸福的生活,荀知县也此事擢升到京城任职受到皇帝重用,刘瑞因其父的罪往后不能科举,但是为替父赎罪一生行善,最终活到八十岁。
写在最后:
世人都对周易先生都很敬畏,出门都要翻看皇历查看吉凶祸福。我倒是认为多此一举,人们常说有因必有果,“今日的得与失,都是你前日行为所决定的。”
如果一个恶人,靠着翻看皇历就可以躲避惩罚,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与其整日提心吊胆害怕业障,倒不如老实本分地做一个好人。
“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意思是:别以为做坏事没人发现,就可以逍遥法外,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惩罚虽然会迟到但是不会不来。有益于别人的好事,别以为小就不去做,要知道做一次好人容易,但做一辈子很难。
所以,我们应当常怀敬畏之心,谨言慎行,积德行善,方能享受福报。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Sign in with Twitter 微信登录

x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Sign in with Twitter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AGB|Impressum|Datenschutzerklärung|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网站地图

GMT+1, 2021-11-29 00:23 , Processed in 1.952171 second(s), 13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7-2021, DOLC GmbH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