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Sign in with Twitter

It's what's happening?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萍聚头条

查看: 181|回复: 0

民间故事:剑侠夫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5-25 18: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自说文史
以下故事,出自清代王韬志怪笔记小说《松隐漫录》,翻译时有改动。文中插图来源网络,如有侵权,烦请告知删除。



在扬州有一位年轻人,叫许琳,字玉林,他是一位世家子弟,家里很有钱,他家的祖祖辈辈都住在扬州。
许琳的母亲是越(古代对长江以南沿海一带称为越)地人,她怀孕快分娩的时候,曾经梦到玉制的燕子飞入怀中,不过刚到怀里,玉燕翅膀就断了。当天晚上,她就生下了许琳,家人都觉得,这孩子不一般。

许琳长大后,身高八尺,玉树临风,丰姿俊逸,风流倜傥,是个标准的大帅哥。许琳不仅帅气,还很聪明,简直可以说是神童,他看书从来都是一目十行,而且过目不忘。他喜欢诗词,但写诗词时却不太在意诗词的意境,只是随性而为,但即便如此,他的诗词也很不错。

除了写诗词外,许琳还喜欢剑术,他常常自己挥舞长剑,剑术不错。

后来,许琳得到一把倭国(古代中国对日本的称呼)的宝刀,这把刀寒芒锋冷,削铁如泥,十分锋利。自从得到这把宝刀后,许琳就佩戴在身边,轻易不给别人看。

这一天,许琳去参加朋友的宴会,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此时,月亮不见了,几颗疏疏落落的星星也不甚明亮,天色很暗。途径空旷的山野,树林更是连星光都挡住了,完全算是伸手不见五指。但是,有宝刀在身,许琳一点也不害怕。

正走着,忽然树梢上有一丛磷火,从树上落下来了,就在许琳眼前。这磷火十分奇怪,看起来是一串串的,就像是一串珍珠。磷火落下来的一瞬间,许琳挥舞宝刀,将磷火拦腰砍断,结果这磷火忽然变成了千百道白光,环绕在许琳周围。

许琳大惊,一路向前狂奔,但是那些白光却在后面追着他,似乎没有打算放过他。



许琳继续往前跑,大约跑了一里多路,他看到一间房子在跟前,房子看起来很华贵,很漂亮,门口左右两边各有一个石狮子,显然是大户人家。

许琳敲了敲门,看门人打开后,看到他,问道:公子是什么人?为什么半夜到这里?

许琳说:我去赴宴回来,路过这里迷了路,希望借宿一晚。

门开后,看门人请许琳到屋里。内堂中有一位虬髯男子,穿着戎服(军服),如果没猜错,他就是这间房子的主人。虬髯男子看到许琳后,从内堂出来,从台阶上下来,出来迎接许琳,并把他请入内堂中。

进了内堂,虬髯男子自我介绍了一番,许琳才知道,原来他姓萧,官居总兵,他本来是小将士,因为平定反贼才升到总兵。

这里,四面墙壁上挂着几十把刀,每一把刀都露着寒芒,在烛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似乎是星星一样,射着光芒,看起来,这里每一把刀都是宝刀。许琳喜爱剑术,也爱宝刀宝剑,于是盯着看,目不转睛。

萧总兵一看,笑着说:客人也喜欢兵器吗?

许琳目光还盯着宝刀,也不回头,漫不经心地回应:是啊,我也喜欢宝刀,跟大人有同样的嗜好。大人,不妨看看我这把宝刀,如何?

说着,许琳解下了佩刀的宝刀,双手举起,示意萧总兵看看。

本以为萧总兵看了会吃惊,没想到他瞥了一眼许琳的倭国宝刀后,很不屑地说:什么宝刀,你这不过是一块腐朽的铁片而已,都算不上宝贝。本总兵以前从军,攻打金陵城,城破之日,我一跃跳到城头,从断壁残垣中走着,然后到了伪天王府。那时候,我忽然看到伪天王府里的后园中,有一口枯井,里面冒出白光,直冲霄汉。很快,白光不见了,我默默记下了位置。

许琳一听,着急问道:后面怎么样了?



萧总兵看了看他,说道:当时我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因此不敢贸然下井看里面的情况。次日,我招募几个勇士,然后用绳子系着篮子,把勇士放进篮子里,吊入井中,看看情况。原来,井底下有一块石匣子,这匣子被封起来了,很是坚固。勇士把石匣子砸碎后,里面藏着一把匕首,晶莹剔透,似乎刚磨锋利,匕首背部还铸着两条龙,上面还有几十个蝌蚪文,不知道是什么字,估计是匕首铭文。勇士们出来后,把匕首献给了我。当时,正好有反贼逃跑,我拿出匕首一试,发现这把匕首的确锋利,杀人不沾血。
顿了一顿,萧总兵继续说:后来,曾侯听说了这件事,问我要匕首观看。他看完后说,匕首应该是东周或者秦代的宝贝,不过他不知道蝌蚪文是什么意思。后来,他问了幕僚,其中一位叫张君山,他学识渊博,张君山看完蝌蚪铭文后,又看了不少古籍,这才大概知道铭文的意思。原来,上面的铭文是:彩铁链,质刚性柔。敛锷于匣,得气之秋。用则佐汝封侯,不用则斩天下不义丈夫头。

许琳是个才子,知道这段铭文的意思是:这把匕首叫彩铁链,材质刚柔并济,这把匕首短剑藏在石匣子里,打开得气的时候,如果能用这把刀,就可以帮助主人封侯;如果不用,也可以用来斩杀天下间不忠不义者的人头。

如此看来,这把匕首短剑,不但是宝贝,而且还颇具灵性。

只听萧总兵继续说:以前,这把匕首我一直佩在身边,一刻也不离身,即使是睡觉的时候,也要藏在枕头下。如今我已经老了,老骥伏枥,也没有什么志向了,以后也没什么飞腾机会了。我看客人很是豪迈,颇有侠义之气,所以,我想把这柄匕首送给你。

萧总兵说完后,让一个童子去取匕首来。



很快,童子把匕首捧来了,萧总兵握着匕首,然后到院子里,开始慢慢舞动匕首,时而盘旋,时而飞跃,时而站立……后面他越来越快,只见刀光一片,已经看不到萧总兵的身子了,他全身都笼罩在银光之中。

许琳知道,萧总兵这是在传授他剑法呢,于是用心观看,他领悟了许多,剑术自此后又大有精进,世上鲜有匹敌。

萧总兵演练后,把匕首传给许琳,说:这把匕首,锋利异常,即便是几尺厚的铁块,轻轻一刺,也能把铁块洞穿;还有,这把匕首能够斩妖辟邪,你要慎重使用。希望你能珍惜宝刀,用它建功立业吧。

许琳双手接过匕首,内心激动不已,他收起匕首后,又对萧总兵施礼,表示感谢。

萧总兵给许琳安排好房间,然后就去睡了。许琳激动不已,躺在床上睡不着,不断想着萧总兵的剑法,后来在迷迷糊糊中才睡着。

天亮以后,许琳觉得身体有些凉,他睁眼一看,发现自己居然睡在几个野坟中,匕首还在他手中。原来,居然是一场奇遇,也许是神授匕首吧。

许琳起来后,转身看了看,发现身后不远处就有一座巨大的坟冢,坟冢旁边的石碑上,写着“萧将军墓道”。原来,这里就是萧将军的墓,难怪会有萧总兵传授匕首给许琳。看来,萧将军并不想让匕首陪他埋在地下,他还是希望匕首能够重见天日,再帮世人建功立业。

想到这里,许琳在坟冢前跪拜了,心中默默感谢萧将军。

许琳的舅舅在蜀中做官,他写了一封信,让许琳去帮他做事,负责整理文件等。

许琳打包后,就向蜀中出发。途径楚南,傍晚时,许琳看到客栈,就去要房间住一晚。客栈已经住满了人,许琳看到后面房子没有人住,就说自己可以去后房住。



老板却说:后面的房子里闹妖精,早就没人敢去住了,所以客人不要去那里住,免得惹祸上身。

许琳哈哈大笑,说:妖精都是人引起来的,它们岂能害我!放心吧,我今晚就住在那里,不会有事。赶紧让人打扫房间,弄些被褥来。

老板劝了没用,只好安排。许琳入住后,点起了灯,在灯下看书。

一开始,房间里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三更天时,只听有脚步的声音,声音很轻,猜测是个女子。随即,又有几个女子说笑的声音,许琳有些害怕,但转念一想:我有匕首在,何惧它小小的妖精?我就以不变应万变吧。

许琳装睡觉,偷偷听动静,并仔细观察着。

很快,来了三个女子,个个都很漂亮,说是妖艳也不为过。不过,她们的衣服都很古老,显然不是当时人。她们进了房间,看到许琳,很是生气,质问道:哪里来的狂生,居然敢占据我们的闺房?看来,我得让赤精子来请走他了。

于是,三个女子捏着嘴唇,发出口哨一样的声音。

这时候,只听外面狂风四起,门窗都打开了,只见一条几丈长的大蛇来了,大蛇浑身赤红,如同一条火炼,从空中飞了进来,还瞪大了灯笼般的双眼,突出几尺长的蛇信子,显然要吃了许琳。

许琳丝毫不惧,拿出匕首,一挥而过,只听一声好像撕裂布帛的声音,赤火蛇已经被砍为两段了。赤火蛇断成两截后,那两截在地上忽然不见了,变成了两把剑,看起来也是很古老的剑。再看那三个女子,也都不见了。

既然没了动静,许琳也就枕着匕首睡觉了。



天亮以后,老板带着人来看许琳,他以为许琳也会被妖精吃掉,因为之前每次都是这样。结果,看到许琳安然无恙后,老板大吃一惊,下拜说:我阅人无数,从没看到你这样的英杰,请受我一拜。

许琳也不说昨夜之事,还礼后,收着古剑离开了。

来到峨眉山下,许琳放慢了马蹄,慢慢欣赏山色。正看着呢,只见一个东西从树林中飞出来,疾若闪电,直奔许琳跟前。马已经反应过来了,突然扬起前提,站了起来。许琳来不及多想,拔出匕首刺向那个东西。

就在同时,许琳背包里的两把古剑也发出长啸声,从包裹里出来,迎着前来之物。
而在这时候,匕首已经脱手而出,飞到空中,一瞬间追着那东西到了云中。那两把古剑,也迎难而上。没多会儿,云中一件东西落了下来,这东西长着狗头蛇身,身上有鳞甲,头上有角,血淋淋的,乃是独角龙。

接着,匕首回到许琳手中,而两把古剑则飞到云中不见了。

也许,这两把古剑是通灵神物,不肯久在人间吧。许琳这么想着,心中有些失落,他觉得古剑看不上自己,不肯跟着自己。

到了蜀中,许琳住在舅舅住处的西边屋里。有一回,他和舅舅及舅舅的朋友喝酒,酒酣耳热,许琳说了自己的匕首很厉害。那些客人一听,顿时来了兴趣,都要看看。许琳也不小气,拿出来让大家看。

没想到,舅舅看了之后,顿时很诧异,说:真是奇怪,难道这把匕首和我女儿所收藏的匕首,是雌雄双剑吗?



许琳忙问舅舅,到底怎么回事。

舅舅说:峨嵋山上有一位隐士道人,是一位世外高人,他除了会画符施咒救人外,还擅长剑术,而且不轻易传人剑术。前年的时候,我妻子和女儿去峨嵋山上玩,道人一看我女儿,就很震惊,说我女儿是女聂政(聂政乃是战国时期四大刺客之一,刺死过韩王)!过了几天,他居然下山到我家,表示愿意把剑术传给我女儿。我当时不愿意,说学剑不是女儿家的事,委婉谢绝了道人。

许琳慌忙问:这么说,道人没有把匕首传给表妹?

舅舅又说:并不是。当时道人叹气,说这是运数,躲不掉的,然后把匕首送给了我,让我把匕首给女儿,还让我女儿日夜佩戴,这样才能保护她。我本不想要,但是道人把匕首放下后就走了,我追之不及。如今,那匕首还在我女儿屋里呢。前几天,匕首发光长啸,即便裹着厚厚的杯子,也掩盖不住声音和光芒。那时候,正好是你来的日子。今天看到你的匕首,我才想起来,难道这是雌雄匕首要合体的前兆吗?

许琳迫不及待问:可是舅舅怎么知道,表妹的匕首和我的匕首是一对雌雄双剑?

舅舅说:你这把匕首,纹理突出,上面的铭文也是;而我女儿的那把匕首,形制、颜色和你的几乎一样,只是稍微小一些,上面的纹理和铭文则是凹陷的。你的匕首铭阳文,我女儿匕首则铭阴文。所以,我才说两把刀乃是雌雄一对。

许琳已经等不及了,催着舅舅拿出来看看。

舅舅一招手,婢女去了又很快回来,她拿着那柄匕首,许琳上前一步抢过来看,果然和舅舅说的一样。看起来,表妹这把匕首,和自己的匕首,真的是雌雄一对。许琳看了又看,赞个不停。



众人也都围过来看,都赞不绝口,还说许琳和表妹是天生一对。

许琳听到众人的话,看着舅舅,意思也很明显了:舅舅,快让我看看表妹啊!

表妹性情温婉,模样秀丽,喜欢刺绣,也喜欢读书,她颇有才气,家庭出身好,对择偶要求很高,因此虽然已经十七八岁了,但还没有嫁人。许琳则已经二十岁了,他志在四方,不重女色,所以也没有娶妻。

许琳年轻有才,又很帅,舅舅一向很喜欢他,这件事之后,舅舅跟妻子女儿商量后,就把女儿许配给了许琳。

两人婚后琴瑟和谐,伉俪相得,有时花前月下,有时互相吟诗,或是举案齐眉,或是学张敞画眉……十分幸福。至于闺房之乐,那就更是妙不可言了。

一天下午,快日落了,许琳和妻子在屋中,一直不出来。舅舅派人去喊,他们也不回应,敲门也不回答。

舅舅担心出事,让人撞门进去,结果到了卧室才发现,两人已经不见了,地上只有两人的衣服,匕首也不见了。看起来,貌似两人化了,只剩下衣服还在。

舅舅大骇,他想起来那位道人的话,赶紧派人去峨嵋山上看个究竟。

那人到了峨嵋山,找到道人的房间,发现两把匕首果然都在道人房间的案几上。只是,两把匕首上还带着血,腥气犹在。那人急忙回来,告诉了许琳舅舅。舅舅于是亲自到了道人房间,但他找不到自己女儿和许琳,只有两把匕首而已。

舅舅下令,让人四处查找道人,但是过了几天,都没有消息。

无奈之下,舅舅只好把女儿和许琳两人的衣服、匕首放在棺材里,选定了吉日,把棺材下葬。棺材很重,但是准备埋的时候,人们发现,两把匕首从棺材中飞了出来,到空中不见了。而在空中,隐隐然有两人,一男一女,接过了匕首,然后又消失不见了。

这神奇的一幕,舅舅和他妻子看到了,抬棺材的人看到了,许多来看热闹的人也都看到了,人们还纷纷跪拜。

事后,大家都说,许琳和妻子都是天上的剑仙,他们来人间不过是游戏而已。时间到了,所以他们羽化成仙,又回到天界了。



注:原故事最后有些血腥,也不太符合主题,倒像是谜案,所以我改了一下。在此,我还是说一下原来的故事结局吧。

婚后不久,舅舅派人撞开卧室门后,发现许琳和女儿只剩下了身体,脑袋都不见了。而且,两人身体都没穿衣服。后来,舅舅在道人房间里,找到女儿和许琳的脑袋,还有那两把匕首。

排闼入视,则生与女俱裸卧血泊中,并失其首,遍觅不得……至则见双匕首宛在道人案上。嗅之犹带血腥,余渍尚新。返告生舅,亲诣寺中觇之,道士已逸去。搜其房,男女两首,赫然并在。
后来,埋葬两人尸体时,棺材忽然轻了,打开一看,两人身体脑袋都不见了。人们议论纷纷,“咸以为生与女皆剑侠者流,游戏人间,借尸解仙去”,但是“疑案终不能明云”。
好好的仙侠故事,忽然感觉像是仇杀案,实在不太好。如果真是解尸成仙,怎么会裸身在血泊中,脑袋都不见了呢?唉,冒昧一改。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 Sign in with Twitter 微信登录

x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Sign in with Twitter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AGB|Impressum|Datenschutzerklärung|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网站地图

GMT+2, 2022-7-3 08:37 , Processed in 0.049969 second(s), 12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7-2022, DOLC GmbH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