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东方行亚洲超市

萍聚头条

探亲保险好方案
签证审核易通过
拒签全额退保费
看中文申请指南
查看: 546|回复: 2

[德国新闻] 德国疫情6个月后的平常生活缩影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10-12 21:50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20-7-27 14: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月27日德国巴伐利亚州汽车供应制造商Webasto公司因为一名来自上海的员工出差感染,造成德国出现了大流行的第一个例感染,此后该病毒在Webasto公司内部出现小范围传播。

    谁也没有料到之后迎来了封锁管制,禁足令,取消各种活动,各行各业关门歇业,大家开始在家里上班!然后谨慎的逐步宽松政策…….整整6个月过去了,这段时间我们有什么样的回忆,大流行还没有结束,它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什么样的变化?

    德国图片报采访了德国不同的家庭,了解他们在新冠大流行中的喜乐哀愁……

    萨克森Tebsen:66岁的Regina和78岁的Peter

    新冠时期是我们再次重新走进的最好时光。我们在一起生活了50年。在第49年里,我们单独在一起生活了三个月,重新感觉恩爱如初。

    我们出去郊游,因为餐馆都关门了,我们就去易北河边野餐,或者两人开车到空无一人的机场,一起散步。当我们看到一个孤单的兔子从旁边跳过时,我们感觉自己非常年轻。


    汉堡城市导游Brent Foster,40岁

    我已经做了10年城市导游。一般情况下我是不愁生计的。但是新冠大流行让我损失了95%的收入。现在我已经沦为HartzIV(社会救济)的大军。

    我提供英文的城市导游,但是现在没什么游客。我对未来的前途非常担忧。现在的人们都很谨慎,他们尽可能回避大城市。我是来自加利福利亚,我本计划带着16岁的儿子过去,他的爷爷奶奶已经有1年半没有见他了。现在我已经取消的行程,因为担心那样可能就不能飞回来了。



    石荷州Norderstedt特别一家人


    Leichsenring夫妇(37岁,36岁)有1个儿子,2个女儿。

    我们从2016年12月一直在全球旅游,今年3月拜访了在Norderstedt的父母家。我们本来计划4月20日离开,乘坐房车穿行欧洲。现在不行了,我们只有待在这儿。这是我们家三年来首次”定居“。我们在德国正好是夏季到来。一路的旅行,孩子们的位子很小,现在他们突然可以到处玩。我们也有更多的时间开始新的项目。我(36岁的母亲)我写了一本书,我们成立了新的资讯公司,远程教学对我们完全没有问题,我们2016年就开始了。

    三周后我们就要打破现在的修整,前往奥地利,瑞士,然后是意大利。


    汉堡餐馆老板:筋疲力竭了

    我和伴侣经营三家酒吧。3月中旬我们关门歇业,为很多小破事吵了很多架。现在筋疲力竭,渐渐有所好转。

    我想在家教8岁的儿子,但是他需要的是学校,不想要我教。我无法每天花6个小时给他上课,现在给他报了一个补习班。我还得为我的三个酒吧和员工张罗,做账,申请补助。

    大流行破坏了我们大部分的养老金。我意识到还会发生什么,解除了一笔基金投资和一笔建房存款合同,现在钱在不断流失。


    农民:我们一直惶惶不可终日

    Peter,43岁,来自巴伐利亚州纽伦堡:现在继续组织收割工作就是一个挑战。
    我们一共有25固定的工人,每年从3月开始还要招募70个外国季节工人帮忙。当我们发现形势越来越严重时,我们不得不提前一个月把这些季节工人招来,当然我们还要额外支付费用。

    因为严格的卫生管理措施,招来的工人必须先进入额外租用的集装箱房间隔离14天。一个集装箱一个月的费用是300欧。即使我们每天严格遵守所有措施,还是每天担心会出现疫情而被关闭。

    理发师:我在脸书上出名了

    北威州Hattingen的理发师Aysel自己开了一个美发沙龙。

    我在脸书上发了一个保持距离为客户洗头的视频:我将一桶水浇到远处的顾客头上。那个视频被点击了15000次,从此我就出名了。但是后来就面临歇业的,那真正危机我的生存了。现在想起那关闭的6周仍然不寒而栗。重新开放真的太好了。人们来我的店不再是来理发店,而是来Aysel这儿。我被大家看成了朋友。很多人都想念理发,对我们开门理发也非常感激,直到现在都是。


    农场主:我很无力



    64岁的Sigrid Vetter 是法兰克福附近的农场主。

    我们这儿是法兰克福最后一个养牛场。我们向国外出售怀孕的母牛。但是因为新冠病毒,很多国家停止了进口贸易。这对我来说简直就是灾难。我现在有20头怀孕的母牛需要出手,但是现在没有办法。现在小牛仔也要在我的农场出生,我还要额外为他们准备饲料和看护。我完全无法赚钱,只要靠积蓄为生。我感觉很无力。


    老人:不能去看我刚刚出世的曾孙

    Birkenwerder的Gerlinde 70岁了。

    我很理解现在的卫生措施,我和老版都是严格遵守规程的,我的曾孙适逢新冠时期出生,不能前去看望让我很难过。

    几周前他刚刚出世,我把它搂在臂弯里,感到了真正的无与伦比的幸福。新冠搞得我70岁的生日大聚会也泡了汤。我们本来计划至少要去波兰海边。

    不过现在好了,我们可以去走亲戚了。

    跨国工作的瑞典人:一切都改变了,对我来说更好


    31岁的Patricia:我的丈夫是慕尼黑人,平时我也住在慕尼黑,但是因为在瑞典一家能源管理公司供职,以前每周都要在斯德哥尔摩和慕尼黑两边飞,生活很紧张动荡,这也不利于环境和气候保护。
    现在可以在家中工作,我就一直住在慕尼黑,可以和丈夫一起过着正常清闲的生活,一起早餐,一起带着狗狗遛弯,一起去吃冰激凌,一起郊游,两人在一起的时间更多。我现在开始画画,已经画了50副画了。


    十个孩子的妈妈:病毒将我们紧紧联系在一起


    来自萨克森Radebeul的单亲妈妈有10个孩子,她是一个大客司机。

    我每天事情很多,安排他们在家上课,给他们找乐子,家务事,以及一点工作。尽管如此我很开心,我们终于有时间真正在一起,我们做饭,做手工,画画。特别是最小的孩子可以有更多时间和妈妈在一起。我现在全方位地了解了我的孩子们。 新冠病毒将我们全家紧紧地拧在一起,没有任何嫌隙。

    高中毕业生:没有新冠,我现在就在哥斯达黎加

    来自勃兰登堡州的18岁的Pauline去年高考结束后申请了哥斯达尼加一年的志愿服务。

    但是刚刚工作了6个月,新冠病毒就来了。我们这些志愿者必须选择返回德国。我是德国撤侨行动中的一员。但是很遗憾我错过了2020年暑期的时间,我还必须在家过度6个月。然后我准备开始申请在莱比锡学法律。

    旅馆老板:我们有生存危机

    旅馆老板夫妇(66岁,52岁)共同经营一家带餐馆的旅馆。

    我们很糟糕,非常糟糕,我们无法回到以前的生活。我们只能维持着现在的经营,如果就靠继续过活,马上就要花光了。我们现在每天开一天门,就亏损一天。我们要支付员工工资,老客户都是老人,他们害怕感染,也不来了。有时我们一天只有10个客人。我们感觉到生存恐惧,特别是现在这个要退休的年龄。

    德国转账账户比价器               德国Tagesgeld比价器               德国投资账户比价器               

    汽车贷款比价器                     小额贷款比价器                       人工智能理财比价器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0-7-28 09:36 | 显示全部楼层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0-7-28 11: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AGB|Impressum|Datenschutzerklärung|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网站地图

    GMT+2, 2020-8-14 12:10 , Processed in 0.27775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7-2020 DOLC GmbH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