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东方行亚洲超市

萍聚头条

探亲保险好方案
签证审核易通过
拒签全额退保费
看中文申请指南
查看: 154|回复: 0

民间故事:包公庆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8-5 20: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划过指尖的烟云



话说宋朝时候,山东有个节度使叫曹有斌,他年年做寿敛财。下面的官吏为了迎合他的贪心,便大肆搜刮百姓,置办各科礼物送给他。
有一年,碰上大旱年,家家没吃没穿,只好卖儿卖女。这时正好包拯做了山东历城县县官。他看到百姓这样穷困,心中对节度使曹有斌很气愤。
一天,包拯正在审阅公事,侍从包兴拿来了一份曹有斌做寿的“请帖”。包兴说: “这是节度府中军送来的。要我们送厚礼。”包拯便叫备红烛半斤,大钱两百送去。
到了节度衙门,包兴将礼送上,门官见了气得大怒,将礼物摔掉,一边大骂: “好个大胆县官,敢拿这些东西来取笑?”包兴也生气道: “千里鹅毛一点儿心,怎么你们这样蛮不讲理?”包兴回来,将送礼的情形报告了,包拯想:有其主,才有其仆,他嫌我礼轻,我就去坐在他的大门前,把礼回绝,看他能怎么难为我?
包拯即带领外班,来到节度衙门,把椅子放在大门前,叫他们都回避了,独自坐着。济南府正堂派人送来寿礼黄金五千两,包拯便说: “节度大人吩咐,寿礼一概不收,原单带回去!”
刑厅衙门的院公也送来了寿礼,包拯照样回绝。院公以为包拯要门包,忙补了个上去,包拯一见发了怒,说: “休要如此大胆,快快回去!” 冷如春想:阿爹做寿,明明是为了进账,这次为何不收,又要黑头来回绝?便离了轿前去偷看,果见骇人的包拯,独坐门前。
包拯见冷如春来了,就背身假盹起来。他认为该放他进去送信,才有“文章”好做。冷如春见着也不顾他真睡假睡,当作不见,溜了进去。
曹有斌得报冷如春来了,赶忙命奏大乐,亲自把他迎了进去。曹有斌的弟弟,营务司曹公茂也出来迎接,大家见过礼,冷如春立即说道: “儿有一事不明,特要请问。”二堂上三人坐了下来,冷如春开始说道: “阿爹帖子既经发出,怎么反把寿礼回绝?”这使曹氏兄弟都莫名其妙。冷如春就气愤地将包拯的事讲了一遍。
曹有斌早气得两眼发白说: “岂有此理,小小县官,胆敢假传节度使命令,在老夫面前胡行!快叫家院把包拯绑来。”曹公茂挥退了家院,说: “且慢,我闻他到任才只三月,人人就都叫他青天;且传说他又是王廷龄的门生,你我不知他底细,切勿鲁莽从事!”
曹公茂在他俩耳朵边说了几句,设下了计策,叫曹有斌将包拯假迎进来,令他跪席饮酒,杀杀他的臭威风,看他虎落陷阱有何办法。于是曹公茂和冷如春回避了,家院们撤去了酒席;两旁奏起乐来,曹有斌整整衣袍,出去迎接。荒旱,寿礼一概不收,原单带回!”



包拯早又打起假盹,曹有斌勉强地说:“啊!贵县有请!”包拯假装糊涂说:“又是哪里来的?节度大人吩咐,年成荒旱,寿礼一概不收,原单带回!”曹有斌抑住火,硬笑着大声说: “贵县,老夫曹有斌前来恭迎大驾!”包拯方才装作惊醒过来,说: “呀!我当是谁,原来是节度大人,卑职挡回寿礼,特此请罪。”
曹有斌忙道: “哪里话来!老夫寻常小寿,不知哪个部下滥发请帖,贵县代为回绝,实在是好很呀!怎说有罪?”说着,便拉他进去。茂、冷如春正在后堂偷听。
包拯说: “听说大人年年做寿,帖儿下去,人人厚礼,可是真有此事?”曹有斌摇摇手,尴尬地回答: “贵县,休听那些话!”
包拯故意再大声地责问: “大人年年做寿,卑职不敢反对,倘要家家厚礼,包某以为不可!”曹有斌一听恼羞成怒,将茶盏拂掉说: “不可便怎样?”
这时曹公茂和冷如春出来,想一同来挖苦包拯,谁知包拯却拱拱手,对他们笑着说: “嗯!原来都已在此,请!”曹公茂装着笑脸命家院摆上酒席。座位只摆了三副,包拯猜到了他们的诡计,便径向上座走去,曹公茂急示意冷如春上去拦阻。
包拯也不回答,仍向上座走去,这可急坏了冷如春,忙跑上去伸手拦阻道: “我们面前,芝麻官敢上座?”包拯却理直气壮地说: “自然该我上座!”包拯将冷如春推开,就大模大样地坐了首位。他说: “既是寿堂, ‘主不僭宾’,当然该我主客上座!”冷如春没法,不顾一切,硬想把他拉开。
冷如春大声说: “我是节度义子,怎好不来?”包拯一听,也大声说: “站后些!包某和节度同朝为官,职有大小,辈分一等,你乃子侄之辈,怎可与父同席?”曹有斌气炸了,但他也知包拯理直气壮,当众奈何他不得,只好另找话说: “好个大胆县官,这乃老夫寿堂,怎容你撒野!”包拯道: “依理论位,非为撒野,你袒护皇亲,却为哪条?”
曹有斌见又治不倒包拯,气得浑身发抖,只得说: “此地不是历城县,我曹府的事你管不着!”家院把酒拿来了,包拯拱拱手请曹氏兄弟入座。曹氏兄弟没法,不得已坐了下来;冷如春想溜之大吉,封被包拯高声喊住。
冷如春没有办法,只好低着头,为他们斟起酒来。厮役送来一盘滚热的汤,由冷如春接迎上去。那厮役有意叫了声: “冷少爷请!”冷如春脸一红,一不小心,把一盘汤弄翻了。





冷如春淋得满身油垢,烫坏了手。曹公茂趁此拉着冷如春告退。曹有斌下位相送。他们犹如出了困笼,急急走出二堂,曹有斌就小声对冷如春道: “皇亲,莫怪愚兄弟!”
曹有斌回来,包拯也即告辞,一边挖苦了他们几句,羞得曹有斌无地自容。从此,曹有斌再不敢“年年做寿”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微信登录

x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AGB|Impressum|Datenschutzerklärung|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网站地图

GMT+2, 2021-9-19 00:31 , Processed in 0.043703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7-2021 DOLC GmbH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