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东方行亚洲超市

萍聚头条

查看: 139|回复: 0

民间故事:婢女夜盗金盒,将军解散死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8-21 11: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自说文史



大唐中后期,潞州节度使薛嵩家有一位婢女,叫红线,擅长弹奏阮咸(古琵琶的一种),对音乐很了解,而且她也明通经书、史书,很有学问。于是,薛嵩就让红线负责文书等工作,称她为“内记室”。

一日,军中大宴,薛嵩眼前很多将军,其中一人是羯族将军。

喝着喝着,众人都醉了,此时羯族将军说,要给节度使演奏一下乐器。他拍起了羯鼓,众人跟着起哄。此时,红线跟薛嵩说:羯鼓声音透着悲痛,这个将军家里,可能有事了。薛嵩也通音律,他肯定了红线的说法,把羯族将军召来询问。

那位将军说:我老婆昨天晚上去世了,我想送她一程,但是又不敢跟将军,所以才会在鼓声中如此悲痛,希望将军不要怪罪。薛嵩表示理解,让他回去了。



当时是大唐至德年间(唐肃宗的年号,公元756-758年),两河之地还没安宁,皇帝派薛嵩招义军镇守釜阳镇,控制山东。薛嵩杀敌的同时,草草创了军府。
没多久,皇帝派使者告诉薛嵩,让他把女儿嫁给魏博节度使田承嗣的儿子,同时,田承嗣的儿子又娶了滑州节度使令狐彰的女儿。这么做,既是让三地节度使互相联姻,忠心报答朝廷,也是为了互相制衡。
魏博节度使田承嗣得了一种病,叫热毒风,体内燥热,所以一到夏天就很严重。山东那一带靠海,比较凉快,田承嗣就常常说:我如果能到山东坐镇,选一个阴凉之地,就能多活几年了。

说干就干,田承嗣从军中挑选三千勇武之士,号称“外宅男”,意思就是给他找外宅养病的好男儿,不但培训他们武艺,还美酒佳肴高薪养着,使得他们成为了死士。田承嗣还常常选几百人,晚上到山东打探,甚至选好了日子,要吞并潞州。



薛嵩早已听说,但是他没有好办法,每天忧愁郁闷。

这一天晚上,薛嵩拄着杖在月下叹气。红线说:主公近日寝食无心,是不是有心事?莫非担心什么?薛嵩随口说:事关重大,你不懂得。红线则说:我虽然出身下贱,但是只要主公说出来,我就有办法能替主公解忧。

薛嵩说:我继承祖上的功劳,又受到国家大恩,所以守卫此处。但是,听说田亲家翁要吞并这里,我如果不能守护这里,丢失疆土,功劳没了不说,岂不是获罪于陛下和上天吗?

红线说:这是小事而已。这样,我去一趟魏博镇,看看他那里的情况。现在一更天了,我现在出发,三更就能回来。主公可以先挑好使者,写好寒暄的书信,其他等我回来再说。



魏博镇到釜阳镇三四百里路,红线居然能在两更内来回,薛嵩这才意识到她是异人。他赶紧说:不知道你是高人,是我的糊涂。但是,如果不成功的话,田亲家翁就会加速攻打了,那时候怎么办?

红线则说:请主公放心,只要我去了,就一定会成功。

说完后,红线进入闺房,束发配钗,穿紫绣短袍,青丝轻履,胸前佩着龙纹匕首,额头上写着太乙神名。出来后,她对着薛嵩拜了拜,突然就不见了。

薛嵩回屋里坐下,喝酒打发时间,才喝了几杯酒,忽然听到外面风动,起来一看,发现红线已经回来了。薛嵩大喜,问她事情办得怎么样,有没有杀了他?红线说已经办好了,并没有杀人,只是取了他床头的金色盒子,作为证明。



薛嵩听后,连忙问她具体情况。
红线说:我子夜前三刻就到了魏博镇,经过了重重大门,到了田亲家翁的营帐里。外宅男都睡熟了,鼾声如雷,中军的士卒在外面巡逻。我进门后看到田亲家翁已经睡着,枕前有一柄七星剑,剑前有一个金色盒子,里面写着他出生的生辰八字,还有北斗神的名字。他刚醒来,我就让他昏睡过去,带着金盒子回来了。

出魏城西门,急行两百里,看到一铜台高昂,漳水东流,晨鸡动野,斜月在林,一时没忍住,尽情欣赏了一番,误了点时间,幸亏听到滴漏声音,我就赶紧回来了。往返一千余里,经过了五六座城,只希望能替主公分忧。



薛嵩大喜,连忙写了文书,连着金盒子都让使者送达。文书上面写着:昨宵有客从魏中来,云自元帅床头获一金合,不敢留驻,谨却封纳。

使者骑着专门的快马,赶到魏城时,天还没亮。只听城里乱哄哄的,都说找金盒子。使者请见,田承嗣出来后,一看金盒子大惊失色,又看了文书,几乎吓死。

这封文书表面似乎只是客气,但实际上是薛嵩在告诉田承嗣:我可以半夜从你的床头拿走你的盒子,那就表明我可以随时随地取你的头颅。而且,神不知鬼不觉,没有人能够发现。就算别人想查,也查不到。

田承嗣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如果薛嵩不留情的话,自己已经死了。



想到这里,田承嗣浑身冷汗,稍作调整后,他赶紧叫来美妾侍奉使者,给了使者很多金银财宝。使者离去的时候,他又赠送三万匹绢帛,名马两百匹,以及无数的财物。另外,还有一封信。
使者回来,薛嵩收下礼物,打开信一看,上面写着:
某之首领,系在恩私。便宜知过自新,不复更贻伊戚。专膺指使,敢议姻亲。役当奉毂后车,来则麾鞭前马,所置纪纲仆号,为外宅男者,本防他盗,亦非异图。今并脱其甲裳,放归田亩矣。

大意就是说:我的头还在脖子上,都是您的恩赐。我已经改过自新了,不会再想着吞并潞州了,我们还是亲家。只要您来,我给您驾车执鞭,哪怕是做仆人也可以。那些外宅男不是死士,都是用来治理本地盗贼的人,现在我已经解散他们了。



这件事传开后,附近的人纷纷跟薛嵩交往,两河之地因此平定。

红线一看薛嵩平定了两河之乱,便跟他告辞。薛嵩纳闷,说:你生在我家,还能去哪里呢?而且我能有今天,都是靠你,怎么舍得让你走呢。

此时,红线说了自己的身世。
原来,红线前世是个男子,职业是郎中,常年走江湖救人。有一回,一个孕妇中了蛊,他用错了药,致使孕妇和肚子里的两个孩子都死了。天帝怪罪,让他托生为婢女,戴罪立功。



她还说:我很荣幸生在主公家,主公从不把我当下人看,还让我锦衣玉食,恩宠有加。我昨晚去魏城之事,保全了两地数万人,也让乱臣知道害怕,他不会造反了,我已经立了大功,可以赎罪了。我的时间到了,必须走了。

薛嵩知道留不住,于是设宴送别,还请人填词,亲自抚琴高歌。到后来,他拉着红线的衣服,苦苦挽留。

红线几次犹豫,但最终还是走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微信登录

x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AGB|Impressum|Datenschutzerklärung|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网站地图

GMT+2, 2021-10-23 18:34 , Processed in 0.047097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7-2021 DOLC GmbH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