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东方行亚洲超市

萍聚头条

查看: 736|回复: 1

[德国新闻] 东德要独立,西德要挽留,德国统一却突如其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9-14 07: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读懂本星球
本来是同一国家,但分裂成两个政权的两部分,都要面对这两个问题:一、对方是什么?二、其他国家把我们当成什么?

二战后分裂为东西两部分的德国,自然也不例外。

直到1990年统一,整部德国的分裂史,随着两德实力的变化,就是一部围绕这两个问题反复博弈的历史。

东京奥运期间,我们这个号写了东德体育的往事。有网友评论说,想了解德国这个欧洲强国曾经的分裂历史。今天我们就以独到的视角理清德国分裂期间“两个德国”的关系。




1.“有他没我”

西德:我们绝不是两国,你们也不能把我们当成两国。

西德建国时,在总理阿登纳和外交部长哈尔斯坦的力主下,坚决奉行一个德国,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政府是德国唯一合法政府,与西德建交就必须与东德断交,谁敢跟东德建交,那西德就跟他们断交。这个政策被称为“哈尔斯坦主义”。




▲康拉德·阿登纳

不过,苏联例外,因为对德国而言,苏联是四大战胜国之一,所以苏联与西德建交时,跟东德保持外交关系,东西德都没反对。

而拳头没苏联硬的国家,就没这么好命了。比如1957年南斯拉夫、1963年古巴在跟还西德保持外交关系时,就跟东德建交,西德立刻跟他们断交。

这是西德建国前二十年、尤其是阿登纳时代的主要外交政策。为了彰显自己是德国唯一合法政府,西德甚至拿钱买地位,主动承担全部德国战争赔偿。




瓦尔特·哈尔斯坦

东德:实力不如你,我想离开你

而东德,1949年颁布实施的《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宪法》(即东德宪法)第1条规定:


“德国是由德国各州组建的一个不可分割的共和国……世界上只有一个德国国籍”。
民主德国(东德)总统威廉·皮克,在1949年的就职演说中称:


“德国分裂是绝对不能被承认的……我们要努力将民主德国和尚处在军事占领下的西部德国统一成为一个民主的德国。”


这就是汉贼不两立的格局,东西两德都在争取获得正统。

到了60年代,因为双方经济差距越来越大,大量东德人跑到西德,东德不光建了有名的柏林墙,并且开始有了在名份上跟西德彻底“分家”的念头。

1967年,东德不再承认西德人是本国国籍。西德居民去东德,要跟其他国家的人一样用护照和签证,完全按照外国人来对待。

1968年东德修改宪法,在第1条将“德国是由德国各州组建的一个不可分割的共和国”修改为“民主德国是一个德意志民族的……国家”,并且删去了“世界上只有一个德国国籍”的规定。

并且,本来在1954年时,当时的东德领导人乌布利希在统一社会党党代会上还宣称:“我们要捍卫德国的统一......因为我们深知国家统一是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




▲瓦尔特·乌布利希《时代》封面,背景上红色部分为东德领土

但是,还是这位乌布利希,到了1968年修宪时,他的态度就暧昧多了:

“当前工作的出发点是让西德承认民主德国存在的事实,反对西德唯一代表德国的主张……唯有西德完成民主和社会主义的转型,才可以讨论两德统一的问题”


2.勃兰特的“新东方政策”

到了70年代,因为苏联的强势以及美国深陷越战,美苏关系缓和过一阵子。而为了向对方表示善意,这两位大哥慷他人之慨,拿自己手下小弟示好,都希望两德“正常化”。

还有,1969年勃兰特成为西德总理,放弃了哈尔斯坦主义,实行“新东方政策”,在与美国阵营同盟关系不变的前提下,希望与苏联阵营改善关系。




▲威利·勃兰特:华沙之跪

勃兰特的“新东方政策”给人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1970年的“华沙之跪”。自然,我们绝不能否认这一跪对于德国悔罪以及二战后形象改善的意义。但对德国而言,勃兰特实际影响最深远的措施,是与东德关系的转变。

勃兰特:我不想承认你是国家,但不反对其他国家承认你

二战之后,关于两德关系的定位,德国有的学者提出了“屋顶理论”,并被勃兰特用来作为“新东方政策”处理两德关系的原则。

“屋顶理论”是说,我同意我们各自当各自的小家,但我们绝对是一家人,彼此绝不是外人。






▲中国与西德建交谈判

本来,勃兰特盘算,与东德改善关系,就先做到“屋顶理论”:我不再主张国际上只能我是德国唯一合法政府,允许其他国家同时跟两德建交,恢复跟南斯拉夫这些国家的外交关系。

但西德仍坚持,我们彼此绝不是外国,彼此公民绝不是外国人。

勃兰特认为,先跟东德改善关系,哪怕做一些妥协让步,对统一肯定还是更有利。

东德:坚持分家

可是正如前面所说,东德已经露出独立的倾向,因此坚决不同意“屋顶理论”。

勃兰特和时任东德总理斯托夫于1970年3月在东德的埃尔福特市进行了历史性的会面,双方在同年5月19日在西德的卡塞尔市再次会面。

在第二次会面中,勃兰特明确提出,愿意与东德政府缔结和平条约,不过条约应兼具国际法与国内法的特征。

而斯托夫表示,应让两德之间形成平等的国际法关系,民主德国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

尽管两人没谈出什么实质性成果,但是两德的和平条约谈判还是开始了。而西德只是想改善关系,东德坚决要独立,这种谈判注定得闹很多别扭。

谈判中双方僵持不下,而双方的大哥,美国和苏联又在催他们赶紧把条约谈好签了。




▲尼克松访问苏联,与勃列日涅夫



3.民间友好?推动独立?

于是,西德谈判代表提了个折中方案,条约的文字在字面上看上去一致,但是都可以解释成双方各自的主张。东德谈判代表同意了,也就是说,“同一条约,各自表述”。

1972年,两德签署了《两德条约》。

条约规定,两德问题的本质是民族问题。两德之间是权利平等的友邻关系。两德应坚持国家之间主权对等的原则,尊重彼此的互不隶属性、独立性、领土完整和自决权,并且均不得在国际上代表对方或以对方的名义活动。

《两德条约》:国内和平还是分家独立?

但是,前面说了,两德签这个本来就是“同一条约,各自表述”,因此这个《两德条约》到底意味着什么,东西德各执一词。

西德认为,这个条约只是让两德之间不再敌对,是让我们之间更加亲密友好,东西德是“两个德国,一个民族”,我们只是现在暂时尊重对方的主权,尊重对方被其他国家承认为独立国家;可长远的、最终的目的还是要统一,是为了未来的统一创造更有利环境的。

可是东德认为,这个条约的意思,就是我们彼此已经独立了,我们是完全独立的两个主权国家。我们是“两个国家,两个民族”,一个是资产阶级的德意志民族,一个是无产阶级的德意志民族。既然已经彻底分开,就像正常的国与国那样,不存在什么统一不统一的问题。

德意志内部关系部”

正常情况下,两个主权国家,是用外交部来打交道。但是坚持“特殊国与国关系”的西德,一直拒绝用外交部跟东德来往,在政府中设了一个部门,叫“德意志内部关系部”,专门来处理跟东德的交往。

不过,东德只愿意用一般国家的方式跟西德打交道,坚决不承认什么“德意志内部关系部”,要求西德,有事儿让外交部来谈,这个部门我不认。

可是西德决不妥协,就是不把东德当成一般国家。于是乎,与东德打交道的事,事实上是由总理府直接负责,具体工作,由总理府第二司,也就是“外交和德意志内部关系、外部安全司”负责。

而且,由于西德坚持,两德一直没在对方那儿设立大使与大使馆,而只弄了个联络处与代表。



4.民间友好?推动独立?

《两德条约》签署之后,两德加入联合国,被国际社会普遍正式认可为两个国家。




《两德条约》对民众往来的利好

当然,我们得看到,《两德条约》签订之后,在经贸作用上对两德的作用非常积极。

因为坚持不把东德当成外国,西德对东德进口商品一律免关税,甚至自1975年起,允许民主德国向联邦德国银行申请无息贷款,以偿付贸易赊账。

而在缔约之前,两德之间别说邮政联系,东西柏林之间甚至连电话都没通;但是在条约缔结后,这些不光实现了,而且巨幅增加。

还有,东德在缔约后对西德放开旅游业,西德赴东德的旅行人数在1978年激增至300万人次;同时东德也放宽本地人入境西德的条件,允许他们基于“紧急的家庭事务”前往西德。




▲少数获得准许的东德居民可以去西德(来自电影《间谍之桥》)

渐行渐远的两德

可是,我们也得看到,在《两德条约》之后,尽管西德政府还是在拼命地争取统一,但是西德人对统一的信心,的确越来越弱。

1979年,在西德国家法学者大会上,学者伯恩哈德公然宣称,“屋顶理论”已经过时,东德毫无疑问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东德人已经是外国人,西德不应该再把他们当成本国公民。而这番言论居然得到了参会绝大多数学者的支持。

1987年,在联邦德国的民调显示,只有8%的人认为国家统一有可能实现。

至于东德,就像前面说的,独立就是他们的心愿。

1971年昂纳克成为东德领导人,1972年他在对东德人民军的讲话中就说:“联邦德国就是外国,而且是帝国主义性质的外国。”

更重要的是,作为对西德“两个德国,一个民族”的回应,1974年东德又修改宪法,原宪法条文里所有包含“德意志民族”和“统一”的内容,都在这次修宪中被删干净了。

比如把原宪法第1条中的“民主德国是一个德意志民族的……国家”改成“民主德国是工农的……国家”,“德意志民族”被“工农”取代。

这次修宪,事实上就是东德正式宣布独立。

1987年,昂纳克访问西德,西德按照国际法上对国家元首的礼仪接待他。

不过,尽管感到希望渺茫,西德总理科尔还是争取了一下,向昂纳克表示,西德愿意以全体德意志民族自决的方式完成两德统一。

东德的昂纳克说:“两德之间国与国的关系已经被国际社会所公认……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水火不容,不可能实现统一”。



5.形式终比人强

当代人站在上帝视角,自然可以尽情地评说,前面两德的各种“统独问题”是如何如何讽刺;但是,我们得明白,在这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无论是东德西德政府,还是苏联和西方国家,都是被大潮裹挟着,走一步看一步。

两德统一,是一个相当机缘巧合的产物。

戈尔巴乔夫不能失败”

首先就是苏联的妥协。假如美国对西德撒手,西德也不会崩,西德已经是欧共体的老大、西欧GDP第一的国家;但是苏联撒手,东德就要乱了。

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政策,不仅包括国内的西化,也包括苏联势力开始撤出东欧。

科尔甚至这么说:德国统一的第一个条件,就是“戈尔巴乔夫不能失败”。




▲戈尔巴乔夫与昂纳克




▲推倒柏林墙

1989年11月9日,柏林墙倒塌后,大批东德居民开始涌进西德。

因为担忧局势,正在波兰访问的西德总理科尔,在11月10日动身回国。但是在这时候,他仍然不认为德国会统一。

直到11月28日,科尔才向联邦议会提出《实现两德统一的十点计划》,主张先向西德提供全面经济援助,然后再跟东德组成邦联制的“德国同盟”,再像美国建国十三州那样,逐渐过渡成联邦制,以此来实现国家统一。他估计,这起码得需要5到10年的时间,甚至大部分西德领导人觉得,在21世纪以前统一就已经很不错了。




▲赫尔穆特·科尔

到了12月19日,东西德政府展开谈判,双方一致同意,大家先确定一个小目标:在1990年4月以前建立同盟,5月进行首轮自由选举。

可是,随着东德政府的丑闻大批爆出,人心进一步浮动,涌入西德的居民越来越多,没去西德的东德人也开始越来越躁动。这时候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如果要迅速摆脱当下的困境,最一劳永逸的办法,就是用最快速度完成统一。东德总理莫德罗已经开始控制不住局面了。




直到1990年1月14日莫德罗仍然对外坚称:“两德统一绝对不会列入议程。”

不过,迫于国内压力,东德进行改革,统一社会党在随后的大选中失利,3月18日,东德民选产生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新政府。

尽管这个政府是由原来东德的反对派组成,但“屁股决定脑袋”,即使此时,新政府也认为,不能把东德就这样拱手让给资本主义的西德,而是应该走“第三条道路”,即追求一个民主社会主义的德意志民主共和国。

东德此时的总理在此前就曾经表示,德国的统一并非“此时的话题”,它要等到“我们的孩子或者孙辈”考虑。

时势造英雄:被大潮裹挟的西德领导层

可是,形势终究比人强。苏联最终抽了东德的梯子。

尽管说戈尔巴乔夫彻底放手不是那么准确,比如戈尔巴乔夫本来一再强调,不同意统一后的德国加入北约;但是,随着东欧剧变如山倒,只要苏联开始撤出自己的势力,局面的发展也由不得他了。

本来,在1990年2月10日,在科尔的会谈中,戈尔巴乔夫仍然坚持:“我仍然愿意看到统一后的德国置身于各种军事组织之外,而又拥有国防必须的武装力量。”也就是成为一个“不结盟”国家。




▲戈尔巴乔夫与科尔

不到半年之后,7月19日,戈尔巴乔夫被迫表示,不反对统一后的德国继续留在北约,拆除了自己的最后一道防线。






▲貌合神离的撒切尔夫人与科尔

欧洲强国中,英国法国对德国统一防备心极重,尤其是英国,撒切尔夫人可以说是两德统一最强硬的反对者。

但是关键在于美国支持,两德统一之后,北约势力就会向苏联的势力范围扩展,美国简直求之不得。因为美国支持,并且在两德与美苏英法四大战胜国的2+4会议中,同意做出巨大让步,英法才勉强同意德国统一。

1990年一共举行了四次2+4会议,在9月12日的最后一次会议之中,六方签署了条约:


美苏英法四国放弃在德国的特权;到1991年3月15日,统一的德国将拥有完全主权;苏军在1994年底撤出德国;德国也承诺不拥有核武器、生物武器和化学武器;东德将成为一个无核区域;德国确认和波兰的国际边界,以及1945年战败后所被割让的领土。



▲《最终解决德国问题条约》的签订



德国也同意与波兰单独签个条约,以确定他们之间的现有边界。德波边界条约于1990年11月14日签署。

而同意之后,德国修改基本法,声明在已统一的领土以外,没有任何德国领土尚未加入德国。以这种方式让其他国家对德国放心。

其余的事情,就是如何安排统一的具体工作了。

8月,东德人民议院通过决议,东德并入西德。8月31日,双方在柏林签署了1100页的两德统一条约。

9月24日,东德国家人民军正式退出华约。

10月3日东德政府解散、宪法失效,原东德的14个专区为适应联邦德国建制改为5个州,以各自加入的方式并入联邦德国。两德统一完成。




▲10月3日成了德国统一日

纵观整个两德关系史,实力更强的西德一直是更追求统一的一方;而实力更弱的东德,从消极统一到追求独立。

西德从来没有承认过两德是两个独立国家;而东德,从1967年修改国籍法开始,到1972年《两德条约》正式宣布独立。




▲两德统一

两德之间,从“有他没我”,到一个追求友好、一个追求独立。这个转折的加速,就是西德总理勃兰特的“新东方政策”,尤其是签订了《两德条约》。

那么,勃兰特到底在两德统一中起了什么作用?这是个很值得争议的问题。

有相当多的学者认为,勃兰特是两德统一的功臣,在统一近20年前就做到了,让两德不再绝对敌对,与对方正常交往。尽管不是完全自由交往,但双方通贸易、通邮政、通旅游,让双方人民比原来更自由往来、更相互了解。




▲康拉德·阿登纳与威利·勃兰特,后者修改了前者的对外政策

可是,这个说法未免有点事后诸葛亮,有些过于上帝视角。

因为事实上,放任其他国家承认东德、允许两德同时加入联合国、以及签订《两德条约》,勃兰特的这些措施,在苏东剧变以前,效果明明就是让东德可以更堂而皇之地搞独立、让西德人对统一越来越失去信心。

而两德最后的统一,就像前面说的,其实是相当机缘巧合的。

两德统一主要是被外因推动的,是东欧剧变的大环境,以及苏联自己内部一团乱麻,对西方步步退让;最后带来了东德的崩溃。

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如果苏联一直强盛,有能力全力支持东德,勃兰特的政策会意味着什么?这种在国家统一问题上的“政治纵容”,还会让他成为“统一功臣”?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微信登录

x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发表于 2021-9-14 09:58 | 显示全部楼层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AGB|Impressum|Datenschutzerklärung|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网站地图

GMT+2, 2021-10-24 01:55 , Processed in 0.050336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7-2021 DOLC GmbH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