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东方行亚洲超市

萍聚头条

探亲保险好方案
签证审核易通过
拒签全额退保费
看中文申请指南
查看: 114|回复: 0

[社会新闻] 家暴、杀夫、弃子、纵火、被性侵……她用复仇填满自己的人生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0-8-11 10: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蒙面女子接连纵火,声称被迷奸后报复

2014年从2月到5月三个月之内,柳州市柳南分局辖区内先后12家旅馆发生纵火案。在这些旅馆监控视频里,频繁出现一可疑蒙面女子的身影。



警方调查发现,每次案发后,该女子都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在事发旅馆周围徘徊,具有重大作案嫌疑。






5月16日,辖区内旅馆再传火警。在案发现场的对面,民警们果然又一次找到了监控中反复出现过的那个女人,当时,她正盯着混乱的火灾现场,目光灼灼。






在所有的证据面前,女子承认了她多次纵火的事实。



女子自称胡连芳,四川宜宾人。但是警方在人口管理系统,查不到这个人。

她说,自幼父亲去世,出门流浪至今,长年栖身各种小旅馆,靠捡垃圾为生。她之所以在旅社纵火,是因为她要报复。



胡连芳反复提到自己在旅社住宿时,被多次性侵的经历。她说自己有时候被迷奸,有时候被轮奸,但她从未报案,也没留下任何证据。



表达语无伦次、反复被迷奸却从不报案,纵火后还喜欢围观,这让警方对胡连芳的精神状况产生了怀疑,随即对她进行了精神鉴定。



鉴定结果显示,胡连芳精神状况正常,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既然胡连芳精神状况正常,为何她在反复被性侵后不报案?为什么警方始终查不到她的真实户籍信息?疑团一个接着一个,等待查明。于是,胡连芳被暂时羁押在了柳州市第一看守所。

接下来,管教民警们又发现这个连自己名字、家人信息都搞不清楚的胡连芳有着非比寻常的防备心理。



因胡连芳身体状况不好,管教民警对她一直照顾有加,逐步赢得了她的信任。胡连芳开始与民警聊天,说出一些关键信息。



根据胡连芳提供的模糊信息,民警在网逃信息里,查到一个名叫“阳某香”的女子,湖南衡东人,牵扯到13年前的一桩杀夫惨案

2.        怨念累积举起屠刀,残忍杀夫携子潜逃

2001年9月23日凌晨五点,湖南衡东110接到了报警电话。报警人是一女子,称在石湾镇光明三组,有个叫罗武平的摔伤了,需要救助。

然而当民警赶到石湾镇时,看到的却血泊中的一具男尸。



死者名叫罗武平,死于自家卧室,致命伤在头部。因生殖器被割掉,民警直觉这起杀人案存在感情方面的因素。而案发后,死者罗武平的妻子阳某香和儿子小强不见了踪影,案发现场有且只有这一家三口的脚印,阳某香成为重点怀疑对象。

罗武平和阳某香属于半路夫妻,婚前两人各有一段婚姻,罗武平还有一个女儿。

婚后起初的生活还算平静,但婚后不久,阳某香生下了儿子小强,因只有五个月就把孩子生出来了,这让罗家人怀疑孩子不是罗武平的,夫妻开始有了嫌隙。

对于孩子为什么不足月出生,阳某香的回应是:不知道。

在嫁给罗武平之前,阳某香有过一次情感经历。



从17岁开始,阳某香跟那个男人生活,期间有过一个孩子,早夭,后来因为一直没有孩子而分开。

因为罗武平已有一个女儿,阳某香生下儿子后不久,村里就要求罗家做绝育手术。

阳某香说,她做完结扎手术的当天,罗武平的态度就变了,开始对不听话的老婆使用家暴,而阳某香又无人可求助,生活中两人频繁吵架。



更让阳某香惊恐且自己也无法理解的是,挨打多了,她开始拿儿子撒气。



儿子小强3岁时,阳某香离家出走,5年没回过家。

等她再回家时,她说发现小强得了严重的肾炎,可能会夭折,而罗家人不肯给孩子治病。

但罗家人说,小强根本没有肾炎。



阳某香认为是因为罗家嫌弃小强、没有好好待他才导致小强生病,怨恨开始深种。

2001年9月16日,案发前几天,阳某香和罗武平又因一件小事动手打架,争执中阳某香受了伤。



后靠娘家人的斡旋,以罗武平的母亲给了阳某香一百块医药费收场。之后几天,夫妻相安无事。

2001年9月23日晚上,在床上辗转难眠的阳某香回想起在罗家的经历,越想越无法忍受。第一个男人因自己没生出孩子,分开,第二个男人也就是丈夫罗武平,因为自己做了绝育而对她态度有变。孩子生病后,婆家的反应是,生不了就再找一个。离婚——很多农村女性的命运跟生育、传宗接代密切关联。

积累的怨念终于爆发,她要对罗武平实施报复。



凌晨3点,阳某香拿出家里的锤子、剪刀。身高只有一米五、体重只有36公斤的阳某香,打算先砸晕罗武平再剪睾丸。



一阵混乱过后,罗武平不再动弹。



阳某香叫醒了儿子小强,带着他匆匆离开。临走前,9岁的小强目击了父亲的惨状

3.        再嫁弃子流浪13年,坚称被性侵纵火报复

到了当地火车站,阳某香感觉到后怕,打了报警电话,称石湾镇的罗武平受伤需要救治,然后带着儿子爬上了最早的一列火车。

逃离衡东的阳某香带着儿子到了湖南攸县,又辗转到了贵州麻江、凯里。

直到几乎身无分文时,被人介绍到重庆,给一个名叫陈义荣的单身汉做老婆。在陈家,化名胡某某的阳某香经受不住巨大的精神压力,病倒了。

此时开始,阳某香的记忆与真实情况出现了严重偏差。阳某香称因她生病,陈家人想赶她走。然而警方调查却显示,陈家对阳某香母子一直很好。



阳某香和儿子在陈家住了半年,期间陈义荣曾发现阳某香身份证上的名字并不是胡某某。但他并未拆穿,而是张罗起了办户口、领结婚证的事。在阳某香看来,陈义荣是发现了她的真实身份,要拿她去换通缉悬赏金。



2002年3月,在陈家暂住6个月的阳某香趁着夜色偷偷离开。这一次,她并没有带走儿子小强。那个10岁孩子被留在了没有一个亲人的异乡。



又是在火车站,阳某香给陈家人写信,拜托他们把小强送到孤儿院,自己则去自首。



但阳某香并没有去自首,她改名胡连芳或陈连芳,开始独自流浪的日子。她去过广东、四川、河南、贵州、湖北,做过缝纫工,给小饭店洗过碗,也去过按摩院。因拿不出身份证明,失业的时候很多。直到流落到广西柳州,阳某香靠捡垃圾、偶尔住小旅馆维持生活。

阳某香一口咬定自己受到了性侵。她痛恨那些小旅馆管理不严,觉得是旅店老板伙同强奸犯一起作案,所以,2014年2月到2014年5月,3个月内,她在柳州纵火烧了12家旅馆。最终被警方抓获,结束了长达13年的逃亡生活。

4.        拒不承认儿子还活着,只为内心得到一点平衡。

在押送回湖南的路上,民警告诉阳某香:小强还活着,而且上了大学。阳某香听了,却拒绝相信。



真实情况是,小强在陈家过得很好,在当地上了学,两年后被罗家寻回,之后跟着奶奶生活。奶奶靠出租门面房拉扯小强和姐姐长大,阳某香的娘家人也对小强一直援助。

十三年来,奶奶一直坚信小强会是找到阳某香的突破口,她认为一个母亲一定会跟儿子有联系。



然而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阳某香会如此干净彻底地跟家人、儿子断了联系。

这么多年来,不知小强会如何回忆起杀害父亲的母亲,更不知他要怎样面对母亲已落网的事实。母亲杀父、目睹现场、中途遗弃、奶奶的反复提醒、两家人矛盾的交织点,这个在沉默中长大的儿子,心理状态值得关注。

说道:

柏燕谊:阳某香不肯承认儿子小强还活着,坚信医生说小强有肾炎,肯定早死了,这是她的一种心理防御机制。因为如果小强没有得肾炎,那就意味着罗家人不够恶毒,不足以让她举起屠刀;陈义荣虐打孩子的理由如果不成立,她就必须面对自己抛弃孩子的愧疚感,她就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一个邪恶的女人、狠心的妈妈,这是她不能接受的。所以在她心中,小强必须得肾炎、必须长不大、必须已经死了,她的内心才能找到平衡。

人在重度抑郁当中,会有幻觉和妄想,而这种幻觉和妄想使她所感受到的那种被破坏或被迫害、被伤害的疼痛感,会是在他的意识世界中真实存在的,所以他会有那种真实的恐惧,但这是一种病态的反应。阳某香认为那个地区的那些旅馆老板清一色全是坏人,这肯定不符合逻辑。

俞柏鸿:中国农村妇女的归宿是家。婚前是娘家,婚后是夫家。阳某香的父亲去世母亲改嫁,导致其无娘家可回,夫家的家暴更让其无归宿感;逃亡路上那个对她好的陈姓男人要跟她结婚,想给她一个家,但有可能以暴露她的身份为代价。所以,阳某香认为自己所谓的家已被彻底毁掉,所以她要报复、发泄,甚至把她认为是家的地方通通毁掉,包括后来纵火旅馆的动机都可能也源于此。

编审/李文娟

策划/周纪文

编辑/刘诗洋

记者/邱灿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AGB|Impressum|Datenschutzerklärung|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网站地图

GMT+2, 2020-9-27 22:46 , Processed in 0.225314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7-2020 DOLC GmbH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