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东方行亚洲超市

萍聚头条

探亲保险好方案
签证审核易通过
拒签全额退保费
看中文申请指南
查看: 179|回复: 0

[国际新闻] 性交易合法化加剧人口贩卖,沦为“欧洲妓院”的德国将何去何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8-4 12: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惠然观史

“我们的商品是一种‘生活方式’,购买其商品的人可以像对待其他商品一样打分。——网络色情交易商”
除了打分,为了刺激人们“购买”,商人们往往还会采取竞拍的方式来售卖“货品”,价高者享有更多“服务”,同时消费额达到一定程度的忠实客户,还可以免费升级为VIP,组团享受折扣价。
最重要的一点,这里的大门24小时全天候敞开,质量有保证,服务包满意,无论你想去天堂还是地狱,群魔乱舞就在德国。这是德国“性交易”合法化下,导致的“性交易”产业化。事实上,德国在“性交易”合法化的道路上,磕磕碰碰地走了近20年了,可扔到今天仍有诸多争议,现在让我们一起来看一下。



性交易合法性世界地图
上图是“性交易”合法性世界地图,该图是美国一家研究机构,对全球100个国家对性交易进行的研究。研究表明:在100个国家里只有39个国家,也就是红色区域的国家将“性交易”认为是不合法的,其中就包括中国、伊朗、韩国,而蓝色、绿色标识的国家对“性交易”都有不同程度的开放,如欧洲的爱尔兰、瑞士、德国,亚洲的孟加拉和印度等等。
从这张图上可以很明显地看出,世界上的国家对“性交易”是否应该合法化这一问题,产生了较大的分歧。其中一些主张“性交易”合法化的国家认为,性工作者长期以来工作环境十分恶劣,健康问题得不到保障,还会促进艾滋等疾病的传播,不利于社会公共健康安全。出于保护人权,和促进有效的治安管理,而逐渐放宽了对性交易的限制。
但是另外一些国家则对此持有完全相反的观点,以中国为例,中国认为“性交易”合法化会导致社会风气败坏,不利于社会和谐发展,是历史的倒退。因此中国严格限制性交易,甚至将其与毒品、赌博简称为“黄赌毒”,视为社会三大毒瘤。



由此看来,不同的国家基于不同的国情和价值观,对性交易合法化问题有着不同的观点和看法,但不管怎样,世界上的国家普遍对卖淫嫖娼不构成犯罪这一观点,持赞同态度。
但是,社会公众却对“卖淫嫖娼不构成犯罪”这句话,产生了不同看法。一种人认为正是处罚力度太轻,才会导致国家卖淫现象屡禁不止,进而衍生出人口买卖、毒品泛滥等一系列问题,建议严肃处理。另外一种就是比较人性的看法,他们认为性源自于人类最原始的需要,而且卖淫者对自己性行为有自主决定权,并没有危害某人的权益,因此不构成犯罪。但是归根到底,不论“性交易”合法的国家还是不合法的国家,它们都知道这是杜绝不了的,“性交易”只有买和随便买的区别。
那么你认为“性交易”应该合法化么?本文以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德国为主要研究对象,以此来分析“性交易”合法化的合理处与不合理处,供大家思考。



    德国“性交易”合法化之路
想到德国你会想到什么?风景如画、人们生活安逸、重视人权和自由、社会福利待遇好等等一大堆赞美的词。但是从2002年之后,德国却被贴上了一个新的标签“欧洲第一妓院”。
提到法兰克福,喜欢足球的朋友一定知道法兰克福俱乐部,但是你可能不知道的是,这里也是全球第四大“红灯区”。法兰克福的白天是浪漫的、是忙碌的,可是到了晚上,这里却亮起了“红灯”,迎接着那些远道而来的“客人”。橱窗里尽是些性感尤物,无论你是想要东欧人、泰国人、亚洲人还是尼日利亚人,这里都能满足你,放宽心这里没有突然闯入的警察。
对此,德国《世界报》曾写道:任何想要揭开法兰克福红灯区神秘面纱的人,看到实景都会感到震惊。对于那些丝毫不知道这个地区存在的游客,可能在无目的游玩中突然在火车站旁、酒店旁、KTV里、洗浴中心等各种各样的地方,都能看见“红灯”。由此可见,“性交易”合法背后是法兰克福的猖狂。



据不完全统计,在德国,几乎每天都有120万男性接触性工作者。仅一年里,性工作者们就创造了145亿欧元以上的财富,结合成人民币约1162亿元。这是个多么可怕的数字,而这一切都要从一个法案的公布开始说起。
2002年,应性工作者的呼吁,以及德国绿党的支持,《色情交易法》正式颁布。这一法律标志着德国正式成为“性交易”合法的国家之一,从此性工作者享有医保、失业等福利,还可以理直气壮地领取工资。
2015年,《色情交易法》再添新规:为保护免受人口交易及强迫“性交易”,德国警察有权力随时登门检查,并且在检查时,性工作者应出示许可证。
2017年,德国又进一步颁布了《卖淫管理法》,该法律规定:卖淫者入行必须登记;禁止性暴力;要求性交易过程中必须使用“安全套”等相关规定。



但是截至现在已经近20年了,德国轰轰烈烈的“性交易”合法化进程似乎并不顺利。
    人口买卖增加
德国“性交易”合法的初衷是想要维护社会治安、减少人口买卖,但是并没有取得显著的成效。《色情交易法》规定:性工作者必须定期进行身体检查,“性交易”也必须在指定的场所进行。
经官方统计,“性交易”合法化地区,性工作者染病概率是0.42%,但是在不合法地区,概率却是前者的40倍不止。这说明了一个什么问题?这种举措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性工作者的工作环境,有效地放防止了艾滋等病毒的传播。从健康的角度看,此举确实是对性交易工作者身体健康的一种保护,但是在人口贩卖方面却事与愿违。



据不完全数据统计,2002年,德国性工作者约20万,之后逐年递增,截至2015年,工作人数已有40万以上,但是这一行业却始终供需不平衡。经官方统计,德国每天都有近120万人接触性工作者,其中从日本、美国等地远道而来的“嫖客”,每月就有3万人以上。一个性工作者曾向记者抱怨:人非常多,我每天几乎工作16小时以上,每天接待的客人数都数不清。
在一个低门槛、高收入的行业里,供需不平衡会导致什么?人口贩卖。愿意从事性交易的人毕竟有限,“质量”也参差不齐,但没关系,多得多赚,少得少赚。性工作者中也有很多是“个体户”,但是那些洗浴中心、KTV、俱乐部等一些相对“高大上”的地方,对性工作者的质量就有比较严格的要求,而这自然也会导致供给不足,影响发展。
此外,“性交易”合法化之后,“妓院”之间也展开了较为激烈的商业竞争。经不完全统计,卖淫合法后的德国,国内色情市场盈利竟然高出禁止卖淫的瑞典60倍。如此暴利的行业自然会吸引大批的市场准入者,因此截至2018年,德国红灯区娱乐场所激增到3000——3500家,对“货品”的需求进一步扩大。



有钱能使鬼推磨,金钱足够,法律红线也敢趟。在市场竞争激烈的色情市场,怎么才能赚取更多的钱?高质量、大规模。那么,怎么才能有很多高质量的商品呢?那就是人口买卖。据悉,截至现在,该行业已经衍生出一条完整的产业链。上游是“妓院”的实际老板,资金的最终汇集处,中游是经销商,掮客,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皮条客”,皮条客下还有很多小皮条客,他们是毒品贩卖者也是人口买卖者。
他们获取“货品”的来源非常广,常见的有以下两种。第一种,他们看见独自出行的女性,往往会绑架,卖到“妓院”,逼良为娼。或者怂恿他们的男性客人卖人来交换毒品,诱导他们的女性客人从事皮肉交易来获取毒品。要知道,一个大的皮条客往往背后都会有一些“权利”关系,如美国富豪杰弗里·爱泼斯坦。



为什么德国“性交易”合法化无法杜绝人口贩卖?因为通过“性交易”合法化减轻人口贩卖的行为属于本末倒置。事实上,“性交易”合法化不但不会抑制人口买卖的犯罪数量,还会加剧人口贩卖。
为什么中国将黄赌毒结合起来,视为社会三大毒瘤,因为他们之间存在着相互关系。“性交易”可以快速地赚取金钱,然后用于经营赌博、吸毒等业务的发展,进而扩大财团的经济实力,而这一切的一切的供应源都是人口买卖。换句话说,资本发展的下面是累累白骨,人口买卖是卖,性交易是买,“性交易”合法化必然会导致买的增多,而供不应求就必然会导致人口贩卖。
事实上,“性交易”合法化最大的受益者,是那些性工作“个体户”或者中小型场所,对那些真正人口贩卖聚集处的“高端场所”,影响其实没有那么大。



现在走进德国的一家“妓院”,你会看见东欧的、泰国的、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各个国家的性工作者。据统计,在德国40万的性工作者中,外国籍占81%,这说明了什么,用德国著名的犯罪学家曼弗雷德·保鲁斯的话说:德国已成为强迫“卖淫”的中心。
经欧盟调查,在德国,人口贩卖的受害者多达23600人,其中有三分之二的人都遭遇过不同程度的侵犯。值得注意的是,这只是官方数据,其真实情况往往要比官方数据要严重得多。由此看来,德国要想兼顾削减人口贩卖和性交易合法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性工作者不愿意签合同
之所以说德国性交易合法化之路坎坷的另一个原因,是性工作者注册率低。德国汉堡市是除法兰克福外又一个全球知名的红灯区,性工作者的数量可想而知,可真正登记在册的只有32800人,愿意与雇主签订劳动合同的只有1%不到。这一数据从侧面反映了德国“性交易”合法化执行的无效性!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当然其中不妨有一些是被强迫卖淫的,但是还有一些人却是怀疑政府此举是想要他们交税。或许在许多人眼里,妓女赚钱很快,应该很有钱,但其实并不是!有一句话说得好:有妓女的地方,就有皮条客。社会真正打击的人是妓女么?不!应该是皮条客!



有多少女性是皮条客诱拐进来的,“性暴力”、软禁、或者用一些手段来迫使她们臣服,乖乖做他们的摇钱树。每日夜劳动的是性工作者们,但是得到的钱有大半数,都进了皮条客的腰包。除此之外,皮条客们还会监视她们、限制她们的自由以防止逃走。累活、风险都由妓女们承担了,皮条客们却在后面开心地数着他们的黑心钱。这就是性工作者的现状,皮条客无法杜绝,足够的金钱会让人疯狂。
事实上,在“性交易”合法化之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从事这种低成本、高收入的工作。言归正传,为什么性工作者不愿意注册,是因为她们自身的生活很艰苦,不具备交税的能力。尤其是近几年,红灯区数量的增加,性工作者的人数增加,她们的工资也相应下降。据了解,现在法兰克福最低廉的妓女价值为20欧元,结合成人民币约200元,她们的生存压力越来越大,所以她们不愿意签署合同。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没有德国的居住证。前文已经提到过,在德国40万妓女中,除了20%的是德国籍,剩下的80%都是外国籍,她们有很多都是被拐卖来的,没有德国居住证,不具备签署劳动合同的资质。
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也是皮条客控制她们的一种方式,没收他们的证件和手机,强制她们从事卖淫。一个身无分文的女人在这个陌生的环境里,就算有幸能逃出去,也没法回家。想要找警察来揭露他们的罪行,可是德国法律不会眷顾一个偷渡者,德国警察也不会保护她们。一次次地反击、逃跑换来的都是生不如死的来自心理和身体上的折磨。
《色情交易法》本意是要维护女性的权益,杜绝人口买卖。但是实际上,这些对于那些被拐卖群体来说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女子原罪论
人心中的成见是一座大山。妓女给人的印象是脏、是低贱,甚至还会有人说是“公共厕所”。但是我们有没有想过,其实性工作者也是弱势群体。这帮人孤立无援,她们是没有朋友、家人,她们是社会的边缘人,也是黑暗帝国的受害者。大家应该都听过这样一句话:没有卖,哪来的买。听起来似乎是那些嫖客们大言不惭说出的话,不知道他们可曾听说过,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经联合国毒品与犯罪问题办公室统计:全球被奴役的人数高达2700万人,已超过18、19世纪黑奴买卖的高峰。在这些受害者中,80%是女性,50%是儿童。这些被拐卖的女性和儿童,大部分都将被送到各个国家,从事性交易。而且因为嫖客的变态要求,妓女低龄化的趋势显著。



一位名叫Kara的性工作者曾对记者说:因为继父酗酒,并且经常殴打她,所以她在12岁那年就离家出走了。在流浪的时候,她遇见了一个男人,与继父不同的是,他礼貌、绅士,对他无微不至,所以很快他们就在一起了。没过多久,他提出要带她去一个新的城市,在那里能赚很多钱。她信了,然后就被卖了。人贩子经常殴打她、侵犯她,还强迫她接客,经常一天接待15个左右,最高曾达到30人,就连怀孕、生理期都不得幸免。
这时,我们不免要思考一个问题:“性交易”合法化到底是谁的呼声?“性交易”合法化到底是谁受益?是那些被拐卖的女子么?是那些性工作者么?不,真正受益的是人贩子背后的资金所有者。



    “性交易”合法化挑战道德底线
道德和法律之间的区别是什么?凡是法治不及之处,皆是德智用武之地。简单来说,法律是人在社会上生存发展必须遵守的基本规范,也就是底线。而道德是人内心的一把尺,不同的人心里的刻度也是不一样的。
“性交易合法化”这五个字有没有一点诱惑的意味?之前有法律和道德的双重禁锢,所以有很多人不敢踩红线。但实际现在法律的约束已经消除了,“性交易”已经成为一种产业。从市场营销的角度看,为了扩大市场覆盖面积,赚取高额的利润,很多色情经营场所会派发小广告、电话营销、甚至还会在专门的平台放一些淫秽视频来刺激消费。一次、两次看见了可能出于内心的谴责而坚定内心,但是要知道,媒体是有诱导性的,那些心志不坚定的人很可能会就此沉沦。
底线下调,欲望就会增长,这也就是为什么德国“性交易”次数是瑞典的60倍。从某种程度上说,“性交易”合法化就是在怂恿“犯罪”!



    引发社会治安
像Kara这样的案例不在少数,之所以他们会出现这种情况,大都是童年的不幸和性自由引起的。有很多受害者都是本着脱离魔爪的目的而逃出来的,但因为从小家庭、爱的缺乏,导致她们很容易受到蛊惑,本以为未来光明,却没想到,又进了另一个魔窟。
其次是教育问题,一个著名社会学习理论奠基人阿尔伯特·班杜拉,在1961年开展的一项名叫《波波玩偶实验》。在这项实验里他将72个小孩子分成三组,然后分别将他们和一个成年人关在一个房间里,房间里放置了一个玩具。前两组成年人都在安静的玩具,可最后一组情况却完全不一样,第三组的成年人开始暴力殴打玩偶,甚至还会说一些充满暴力的话如打死他等等,整个过程持续约10分钟。然后工作人员将这些孩子带到了另外一间充满玩偶的屋子,但是令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前两组孩子都在安安静静地玩玩偶,只有第三组的孩子表现了极强的暴力模仿行为,甚至还会研发新的暴力行为。



《波波玩偶实验》
这个实验说明什么?小孩是有很强模仿能力的,人类的本质是复读机,刚开始接触社会的小孩都是通过不断的模仿来学习的。而这也进一步说明,他们还不具备明辨是非的能力,很容易受外界的不良影响,而脱离健康的发展轨迹。
众所周知,“性交易”合法化必然会导致性自由、“性暴力”,整个社会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色情广告、淫秽视频、红灯场所,都会在无形中影响孩子。买卖不断,伤害不断,婚内出轨、未婚妈妈、少女母亲、代孕、弃婴等现象是否会加剧,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总的来说,“性交易”合法化,确实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性工作者的工作环境,保障了身体健康问题,但是在人口贩卖方面却愈演愈烈。一个问题的解决就会催生出其他问题,有一句话说得好,“性交易”合法化就是一种妥协,受害者依旧是性工作者们。



两性关系永远是最复杂的关系,德国有关“性交易”合法化的法案从现在看来,形式主义多了一些,实际能做得少了一些,未来德国“性交易”合法化将何去何从,不仅是德国政客需要思考的问题,也是我们所有人应该关注的问题。那么你对“性交易”合法化持有什么态度呢?欢迎评论。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微信登录

x
Die von den Nutzern eingestellten Information und Meinungen sind nicht eigene Informationen und Meinungen der DOLC GmbH.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AGB|Impressum|Datenschutzerklärung|萍聚社区-德国热线-德国实用信息网 |网站地图

GMT+2, 2021-9-23 01:01 , Processed in 0.046662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7-2021 DOLC GmbH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